我叫丰神,出生于一个庞大的帝国皇室,我的父亲腓力烈三世大帝——一个英明的皇帝;我的国度,是一个充满魂与技的国度,每个得到魂技的人都会在额头出现属于自己的魂痣,魂痣有着独特的属性,也代表着修炼者的属性,有的魂痣代表着魔法,有的魂痣代表着武技,对于常人来说,能够修练出属于自己的魂痣并非一件易事,然而对于皇族成员来说,在出生时便带着自己特有的魂痣。我的魂痣是一枚五瓣枫叶状,那象征着我将会成为一名魔武者,皇宫里的术士都说我将会是自圣鼎帝国开国以来最为强悍的王,父亲的魂痣是一片水蓝色的印记,这象征了父亲强大的术力和平易的性格,在他执政期间,硕大的圣鼎帝国被经营的一片祥和,国内民生安乐,四方邻国也是恭敬有加,从我出生到现在,圣鼎帝国已经有一百二十年没有经历战事了,作为父亲唯一的儿子,我没有太多的烦恼,或许安逸的生活让我叛逆,或许皇宫里老古董教习的唠叨让我反感,于是我不再喜欢魂技,从十岁那年击败了皇宫第一守卫加西谷之后,我便不再练习属于我的魂技,转而沉溺于玩乐嬉戏。

  +z更tc新最r快E{上*酷!匠r、网

  在这样平和安宁的国度里,人们都已经变得慵懒闲适,包括我的父亲——英明的腓力烈三世大帝。于是,当邻国谟曷帝国突然发动进攻的时候,我的国家突然之间措手不及,军队一败涂地。

  我还记得,当谟曷帝国的士兵撞开圣鼎城大门的时候,夕阳正艳,晚霞如诉,晚风抚过皇宫里的枫树,火红的枫叶仿似勇敢战士那滚烫的血,却又没有鲜血那般耀眼,当侵略者攻入皇宫时,血覆盖在枫叶上,伴着晚风簌簌作响,那个画面如此灿烂炫目,却又让人心疼,然而我却无能为力,皇宫第一守卫加西谷也在夕阳中战死,傍晚的阳光照在他的战袍上,满是鲜血的战袍,还有背后那残缺的披风,一柄卷刃的阔口长剑支撑着他健硕的身躯,曾经的虎目如今已然暗淡失神,只有脸上还挂着不甘。我看着宫中的凌乱,凌乱的人群,凌乱的脚步,却只能等待,等待着敌国的利刃带走我的生命。

  “殿下,王在凌月殿召唤你。”思绪踌躇中,一名还在恪尽职守的宫女走了过来。

  “知道了,下去吧,”看了看这名小宫女,我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金币扔给了她,“快点逃命去吧,别在这儿白白等死了。”我转身走向了凌月殿,留下了满是茫然的小宫女,和身后肆意的烟雾。

  “父王,儿臣来了。”凌月殿上,父亲仍是一袭华衣,以往喧嚣的凌月殿今天煞是平静,只有殿中的香炉依然氤氲着上好香料燃尽的青烟。

  “丰儿,坐。”父亲指了指殿中的千年楠木椅子,我顺从的坐下,空旷的大殿似乎阻断了外界的厮杀和硝烟,“丰儿,你应该了解现在的战局了,我们就要亡国了。”父亲艰难的说着,这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耄耋老人,无奈的耄耋老人,父亲的手无力的垂在了雕金的沉香木王座上,父王那无奈的眼神和鬓角的白发,让我不能忘记。

  “我知道,父王。”我淡然的说道,却无法掩饰住内心那份落寞与凄凉。

  父亲望了望我,“你有什么想法?”

  “呵呵,”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能有什么想法呀,不过作为圣鼎帝国皇室的一员,我时刻等待着,为了我的家园献出生命。”

  “献出生命?”父亲笑了笑,“傻孩子,在我心里,你远比这个国家重要,所以,我要你活着,好好地活着。”父亲在此时像极了一个寻常百姓,那种舐犊之情让我不由得感动。

  父亲似乎看到了我的感动,神情突然一紧,“其实我让你活着是为了我们圣鼎帝国的复国,因为,你是唯一的希望。”父亲垂下的头抬了起来,外面“呜呜”响起了谟曷帝国的进攻号角,“丰儿,好好活着,这是我最后的希望。”我看到了父亲那眼角落下了一滴泪,晶莹凄凉,我知道,父亲的心意已决。

  父亲的手一挥,大殿上蓦地多了四个人,三男一女,“丰儿,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安排生活了,这四个人是你儿时的玩伴,也是帝国最为衷心的四个家族的继承人,我让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帮助你,辅佐你,丰儿,不要让我失望……”我第一次看到圣鼎帝国的王——我的父亲——腓力烈三世大帝是如此的不堪,如此的无力。“这是帝国的传国扳指,从现在开始,你便是圣鼎帝国第三十二代王了。丰儿,外面有一辆马车,已经被我施了禁咒隐没术法,没有人能识破的,你们坐上它去帝国的圣山……”我已经听不清父亲最后的话了,因为父亲已经用催眠术法催眠了我。

  圣鼎历一二五九年,圣鼎帝国都城圣鼎城被谟曷国攻破,圣鼎王腓力烈三世与王后被擒于凌月殿,圣鼎储君丰神下落不明,至此,圣鼎帝国陨落————————《圣鼎大陆史通鉴》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坐在了驶往圣山云龙雪山的马车上,父亲的术法很是高明,这辆马车竟然在谟曷帝国的封锁下仍然畅通无阻。“王,你醒了?”说话的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大个子,他的怀里抱着一把金色的大刀,我知道,他是帝国四大世家之一金刀世家的顺位继承人——屠,也是帝国年青一代最有前途的刀客,他怀里的大刀是刀中之王龙嗥刀。屠的旁边还围坐着三个人,那个面带冷色的年轻人是怜星世家顺位继承人——隠,帝国最年轻的术法师,他的武器是一柄折扇社稷扇;他旁边的清秀女子是飘云世家顺位继承人——蝶,帝国最年轻的乐杀师,也是四人中唯一的女性,她惯用的武器是一把晶莹剔透的玉笛萧云笛;而将自己包裹在一身长袍之中的银发男子则是帝国最为珍贵的炼药师,绛冥世家的顺位继承人——祀,他有着极为高超的用药和用毒技术,他的武器我也不知道,据说见到的都已经被祀送到了另一个世界,这四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宫中陪我玩耍,陪我练功,直到十年之前才离开皇宫回到各自的家族。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眼里的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父亲竟然把帝国最优秀的四大家族继承人安排给了我。“王,再休息一会吧,还有两刻钟我们就到圣山了,到那里我们就安全了。”祀恭敬地说道,其余三人也是一脸的恭敬,“我算是什么王,呵呵。。。”我无奈的爬了起来,透过马车的窗户,入目是一片战火肆虐后的凄凉画面,残垣断壁,废瓦弃檩,一队队的难民扶老挈幼,步履蹒跚。“我的国家,我的故乡,可是如今我却像一个丧家之犬一样”我喃喃道,原本盖在身上的锦缎被子被我紧紧地攥在手里,泪水砸落在腿上,溅起了无数的晶莹。

  “王,我们还有希望”蝶柔声的劝慰道“上王在送我们出宫的时候让我们去往圣山,他说我们复国的希望在圣山的最顶上。”“上王”就是我的父亲,腓力烈三世,因为把王位传给了我,所以他被尊称上王。

  我转过头看了看裹在长袍中的祀,从很小的时候祀就是我们当中最有心机的人,也是我最为倚重的军师。

  “是的,王,传说圣鼎帝国开朝皇帝圣帝曾将一生中最为霸道的魂技——法天象地和最为强悍的武器——绝神剑藏于云龙圣山的顶端,历代圣鼎帝王都在寻找,这是我们复国的最终希望。王,我们相信你,一如小时候一样相信;王,请也相信我们,一如小时候一样。”说这话的时候,祀和其他三人都是一脸庄重,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庄重。

  我再次将脸转向了窗外,外面的雪花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磅礴的云龙雪山绵延数千里,犹如巨龙一般,雪花覆在绵延的山体上,目穷处一片银白,不知是祀的话语起到了作用,还是突然之间责任的使然,我突然明白了好多东西,那是我之前不曾有过的感悟,从这一刻,以前那个玩世不恭,浪荡不羁的丰神王子已经随着圣鼎帝国的覆灭而死去了,活着的是一个只为了复国而存在的圣鼎帝国丰神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殇说:

这是本书的第一章,也是作者的第一次发书,有些紧张,有些忐忑,希望大家能够给与鼓励,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