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谁人最多情

  此时人人心中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传闻中以驱赶僵尸为谋生职业的江西赶尸术士,这些术士原是利用一种奇门法术,将客死异乡的死者尸体运送回乡,只因这事极易吓人而生纠纷,是以多为夜深行走,不见天日,故无形之中显得极具神秘色彩,人们谈起之时,自然就更是茫然无知的谈之色变。但眼前这举棺人却是湖北神农架原始大丛林的一个神秘种族,因世代以睡入墓内相传,故称“睡墓人”。

  这睡墓人一族,生存于丛林,却也传有一套驱动僵尸的法术,而且别出溪径,比江西术士更为凄厉诡异,才因此而被江湖人所敬畏。

  举棺人不但能驱动僵尸,而且还可以元神出窍,与僵尸合二为一,其凌厉之势已远出于一般的元神出窍,更加显得厉害无比。至于何以如此,这等秘术已不为外传,世上除了举棺人外,便再也无一人可知。

  惊愕之余,众人心中此时却已生出同一个念头,那就是这红衣女子是一具僵尸,自是必然无疑。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是一突,只觉一股凉气仿佛要透出背脊一般。

  这时,举棺人已然欺身掠出,将快要落地的棺材接住,高举在手,面向着黑衣女子微微诧异道:“姑娘如何知道破解之法?”楚江南“哦”了一声,心想:“我正自奇怪,这女子如何要暗器突袭站在一旁的举棺人,却原来是攻‘男’而破了‘女’,妙极妙极!”他却不知,这红衣女子的尸体被举棺人用本门秘术控制,然后又借自身元神与她合二为一,其威力极限倍增,而举棺人定立在旁,却已无功击之力,旁人自然不知,惧其神威,更是不敢去与他一斗,这样举棺人也乐得“旁观”自己和红衣女子合身斗敌。

  这种情形倒是有点象野史中传说鬼魂上身的说法。

  所以江湖上极少人知道这内情,往往与他们拚斗的对手,无不被刀枪不入的红衣女子所累得精竭力净而死。但要破解的唯一法门就是间接类似“声东击西”之法,无论用什么东西打在举棺人身上,只要见血,他们这种邪门武功便也就破解了。

  黑衣人却不回答,反问道:“她就是你妻子?”她指的自然就是那红衣僵尸女子。举棺人一愣,道:“是的!”神情甚是黯然,就是漠然无神的眼睛突地一亮,竟现湿润之色。黑衣女子微微一叹,道:“怎么会这样?”举棺人脸面又显出一片寂漠之色,道:“她已死了两年!”黑衣女子道:“哦,既然……那……那你怎么不让她入土为安呢?”举棺人眼里寒芒暴闪,道:“大仇未报,何以为安?”刚才还死追烂打的两个人忽然间又象好友一样唠起家常来,倒是出人意料。

  但众人还是不免大吃一惊,不寒而栗的想道:未必死去两年的人,他却是天天带在身边,以至不离不弃,夫妻同气连枝,双栖双宿?既然是睡墓人,那便一定是这样了。可是整天和一具僵尸形影不离,那是如何一个可怖的概念,却是谁也不敢想象。

  空气中忽然间充满了涩冷的寒意,就是耀眼的阳光仿佛一瞬间也变得无比妖异的炫耀。

  LR酷匠KW网唯;#一》正e版/…,I其9,他Q◎都_R是zL盗5版~@

  楚江南身后几个胆小的仆从面色死灰,浑身颤抖,恨不得找个地方躲起来。那独眼龙低声道:“怪异!怪异!”

  黑衣女子又问道:“你还要夺‘九件衣’?”举棺人不再理会,走向武琼花,凝视良久,道:“能接我夫妻二人合力神功,江湖上少之又少。你武功高强,刚才又心存善念,不忍伤我妻子之身,多谢手下留情!”武琼花一惊,心想:“他既元神出窍,却又怎么知道我刚才掌下容情?哦,是了。他本身元神付于他妻子身上,她妻子已死,自然不知,但他在旁边观看,又是高手,倒不难看出。”

  原来武琼花刚才和红衣女子对战,确实是手下容情,虽然看似一拳一脚打在对方身上,但却不伤内部,而只以力震其身,施以独特的手法,借内力游走在红衣女子身上,可以任意打穴。所以他看似大手大脚的拍打,其实是在点对方穴道,想将她制伏,但红衣女子乃一僵尸,自然点她xue道也等于是白点。

  武琼花这种绝技与普通点xue手法不同,普通手法是聚内力于指端,直接点击人身正确xue道之上,方能制敌,稍一偏离xue道,只能让敌人疼痛一下,并无作用。江湖各派点xue手法不同,皆因内功心法各异而已,所以解法也极不相同。武琼花的点xue手法是师门独创,可以借深厚的内力打在对方身上,然后内力趋于一线,直接流水一样“流”到对方xue道点xue。

  比如他刚才一掌击在红衣女子背部,掌力便可以从她背部一条线传至她脚底随意点xue。这种手法打xue,怪异奇妙,似乎有些异想天开,在江湖之中那是从所未闻之事。

  当日武琼花的师父久居敦煌,在敦煌洞窟里,天天面对洞窟里的佛家壁画,无意中竟参破了一门功夫,那便是这门得天独厚的神奇点穴功夫,叫做“佛缘神掌”,取“佛法大乘,觉于机缘”之意。也就是说这门功夫只是从佛学之中无意中学来而已。但他师父初始创出这门功夫的时候,因过于好大喜功,只以为满洞窟都是神奇武学,不待“佛缘神掌”完全学成,便终日又去沉迷钻研其他壁画。结果他又在飞天壁画里悟出了天机,知道“佛缘神掌”只不过是“飞天神功”的入门而已,更深奥的才是飞天壁画里的武功。

  可惜的是他好武若狂,一心贪求,心生杂念,还未来得及堪破飞天,便受了飞天壁画里的魔障蛊惑,以致走火入魔,终于筋脉寸断而死。

  他在临死之前极是不甘这门奇特的功夫就此胎死腹中,灰飞烟灭,于是便将所创研的入门心法传授给了武琼花,但又怕他重蹈自己覆辙,便慎重嘱咐道:“你师兄卫魔道天赋精成,只可惜他去了喜马拉雅山,从此不知所踪,也不知现在是死是活。如今师父只你一个弟子,希望你要好好活着。另外,师父参破的这门武功,天地无有,若一练成,当独步武林。可惜此功堪堪突破,其难固险,极难研成。一门奇功出世,那是多大的成就啊?若就这麽毁了,师父死不瞑目。”他抓着武琼花的手,不停的颤栗,又说道:“如今师父把入门心法传给你,你当谨记,壁画暗藏凶险,每时当量力而行,切不可贪功冒进,否则必受其害而悔之不及。只是这门神功,能学成固然好,不成也不以为憾。”其实对于他这种性情争强好胜,又极为痴迷武学的人来说,不能完全创世出这门初得端倪的武功,内心上可谓是遗憾之极,只是怕武琼花心有所累,才这么说而已。

  武琼花望着师父满是憾意的眼神,又如何不知师父这种矛盾的心情。他当时青春年少,雄心勃发,为了不让师父遗憾九泉,便按着师父所授心法去学这门以掌点穴的功夫,哪知初时他不得法门,一学便是精神大乱。

  他谨记师父的话,便适时而止,待些时日又慢慢加以钻研,固有所突破,却也只有丁点进程,但对于他来说,却也算大慰人心了。

  到得后来,因为他久浸沉沦,只要一触及与壁画有关的物事,眼前便会条件反射般浮现出满是奇怪的敦煌飞天壁画,象三十三飞天神舞的仙女一样在他脑海中盘旋,而且伴随着全身忽冷忽热,变化奇异,令他不禁极是惶恐,生怕也如师父一样走火入魔。

  幸好这时他师父的好友,有名的敦煌王道人,以及敦煌的得道高僧,这些高人一向善于释义佛法,化解度厄,对武琼花每时以佛道慧解,倒也让他没受壁画魔障之害。而且他终于凭借自己不懈的努力,循序渐进,才慢慢的从师父所遗留的心法里悟会了这种点xue方法,不过遗憾的是他还不能够达到那种随心所欲收放自如点人xue道的最高境界。他当时想:“我没有师父的那般大智慧,只怕也只能学得这样的境地了,希望师父九泉之下不要责怪我。唉,师兄卫魔道比我聪明,他若在就一定能学得会的,只可是他至今下落未明,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呢?”心中甚为黯然。

  后来他离开敦煌,满怀着人生侠道的理想,辗转来到了中原之地。因初入江湖,他象其他许多武林英雄一样毫不落俗套的卷入了尔虞我诈的江湖之争,所幸一一化险为夷。这时他偶然遇上了温柔如花的少女温柔,而且一见钟情,又因温柔之故,反又惹得诸事缠身,这门武功他也就更少有时日去加以勤学了。所以这几年来,每时与人对敌,他都是极少去运用这半生半熟的“佛缘神掌”。

  直到今日与举棺人一战,他看到那女僵尸时,但觉她盘旋如舞,也不知如何,心中一动,竟突然使出了这“佛缘神掌”来,不过终是毫无用处。

  举棺人举着巨棺,向武琼花作了一揖,神情看似极是诚恳,但眼色之中却暗含怨怼。武琼花也还了一礼,道:“睡墓人武功独特,果是惊为天人。佩服!佩服!”举棺人微微颔首,又走近黑衣女子,怪声怪气道:“他日当再见。”语意却是含糊不清,似乎是说他日见了,便要夺取“九件衣”,今日便不了。又好象说,他日见到不知道是敌是友,那也由姑娘取决。

  黑衣女子不由又后退一步,一张秀气的脸隐含怒色,竟似怒花奔放,不夜秋来。举棺人阴阳怪气的一笑,其意悲切,举起巨棺,便是转身大步出谷离去。黑衣女子遥望举棺人远去,心头一松,长吁一口气,转向武琼花盈盈一拜,道:“多谢大哥援手相助,小女子妮娜拜谢大恩!”武琼花淡然一笑,道:“姑娘不必多礼,没帮上姑娘什么,却是惭愧得紧。”

  温柔近身前来,微声道:“大哥,我们走罢。”武琼花点点头,对黑衣女子妮娜歉意道:“抱歉!”妮娜望了一眼温柔嫣然笑道:“这位嫂嫂真美,大哥请便就是。”她转身扫视身周桃花漫漫,满面春风的又道:“大哥,我看这桃花艳美,随便转转可以吗?”她有意无意的目光在温柔面上一搭,心想:“原来是一醋坛子,嘻嘻!”

  楚江南望着妮娜,心想:“听她名字只怕是青海藏族人,看来真是孔雀堂的人。”望见温柔对她似乎不大喜欢,又好气又好笑,道:“妮娜姑娘,这里主人似乎不大热情呢?”妮娜望了他一眼,笑道:“那你呢?”楚江南道:“素闻孔雀堂的姐妹个个貌若天仙,今日得见果然是令人心慕之极!”妮娜嘻嘻一笑,似乎心中欢喜,道:“你这人果然嘴甜。既然你如此倾心,刚才我有难时,你怎么也不为我退敌呢?”这女子当真是心直口快,说起话来也不怕别人难堪。楚江南面上一红,庆幸温柔已去得远了,没听见却是最好,只得尴尬一笑,道:“我兄弟向来侠义心肠,由他出手,我这做兄弟的自然不必献丑了。”妮娜眼光一亮,道:“他是你兄弟?那他叫什么名字?”楚江南道:“他叫武琼花,在下楚江南!”妮娜嘻嘻道:“多谢楚大哥!”说着掉头就走,任是楚江南眼巴巴的叫,也不理会。

  下得桃花谷,回头望去,满谷桃花如海滔滔,在阳光下耀眼生辉,极是壮观。妮娜心想:“这山谷苍翠重叠,山峰秀丽,谷内又是桃花灿烂,温风凝露,倒是个好地方。以后不知几时才能再来,可惜那…大姐却是不喜欢我。嘻嘻,我故意叫她大嫂,瞧她又羞愧又欢喜的模样,她和大哥绝对没有成婚!”想着心中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走到山脚,沿着大路缓缓而行,忽地触摸到怀里那本假的九件衣,一道阴影袭上心头,暗想道:“好好的怎么会变成假的呢?睡墓人从我孔雀堂偷来,还没看上一眼,便被我暗中又妙手偷回,他决对不会掉换,要不就是他笨笨的在孔雀堂偷了一本假的。哈哈,真是晕死,害得我巴巴的赶了那老远的路,险些还遭了那死人的毒手。”想起睡墓人,兀自心下发怵。

  忽地春风拂面,只觉一股酸臭的怪味直往鼻孔里钻,恶心得她差点要呕吐了,不由的用手捂住口鼻,大步走了一段路,才放开手,皱起鼻子一闻,空气中仍然是臭味熏天。妮娜觉得奇怪,心想:“怎么走了这么远还有臭味?哎呀…”她似想起什么,抬起手臂,用鼻子嗅了嗅身上衣服,不由“呃”的一声,弯下腰拼命呕吐起来。

  原来这些天他被那睡墓人追了几天几夜,又淋了大雨,汗水加雨水,把衣服染的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便慢慢的发霉生臭,只因为一直被睡墓人穷追猛赶,也无暇顾及身上干净与否,直到刚才闻到臭味,才蓦然想起好多天都没洗澡换衣了。妮娜想着,又愧又急,也不知刚才在桃花谷里,武琼花和楚江南他们发觉没有,如果被他们闻到,那可真是要命,她这姑娘家家的不羞愧死才怪。

  妮娜越想越怕,急忙沿着大路飞奔,什么淑女形象也顾不得了。行了几里路,终于到了一个小镇,她硬着头皮去衣店抓了一把碎银抢了几件鲜艳的衣服就寻了一间客栈急闯了进去,将自己狠狠的泡在温热的水中,才吁出一口大气。

  到得天黑,她换上一套红艳色衣服,吃了一碗面,便在镇上买了一匹快马,走上大街,正要翻身上马,忽听对面有人说道:“噫,那不是那藏人女子吗?”妮娜不由循声望去,只见迎面走七乘马,马上七人服色怪异,相貌也是极为蛮横,六人头戴皮帽,一人却是一个光头,左耳吊着一个大铁环。

  这光头望着妮娜,不由惊喜道:“真的是她,得来全不费工夫。兄弟们,抓住她,我们要的东西一定在她身上。”其余六人一声吆喝,双腿一蹬,夹马冲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