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桃影掠惊风

  原来,在三年前在一次偶遇中,温柔的爷爷温九无意间目睹了一个庞大的江湖集团暗杀了皇亲国戚赵显玉赵王爷一家老小的犯罪事实。于是由此惹祸上身,遭到凶手的疯狂追杀,为躲避仇家,温九带着孙女温柔来到凤凰山桃花谷隐居。怎奈凶手还是循迹而至,温九终致惨遭毒手,温柔在温九拼命保护下,躲藏在凤凰山的雄山峻岭中,才得以幸免于难。

  只是在温九临死之前,他不知是出于何因,竟将这件凶案的凶手姓名录在了一个小册子里,用牛皮纸丢在山里的一个瀑布水潭里保留了下来。

  这件事原是江湖大案,而且事关皇室,牵连甚广,却不知为何,官府竟毫无动静,秘而不查。

  更7新最=L快7上酷匠lR网

  这时,对温柔一直爱慕的武琼花和友人刘寻阳来凤凰山探望温柔。可惜他们看到的只是满目苍夷,再无桃花人面。二人惊骇之极,正茫然无顾之时,躲藏在崇山峻岭里艰难生存的温柔突然出现,当她目光落在刘寻阳脸上时,顿时色变,浑身颤抖。武琼花只道她因家逢变故才变得如惊弓之鸟,便温言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温柔只是悲泣,完全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到得晚时,杀手陡然又至,温柔机警的避开杀手,独自找到武琼花,哭着问道:“你到底爱不爱我?”武琼花正值年轻气盛,哪见得女子这般哀怜,更何况他对温柔本是心有爱慕,想都不想就答道:“柔儿,我当然爱你,从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你!”温柔便道:“那好,你去帮我报仇,我就嫁给你!”武琼花心中发冷,丝毫不喜,反而正色道:“就算我们是朋友,如果不违正道,我也一定会为你报仇,更何况我对你一番情意,我当然更会义无反顾的帮你去报这个仇。但我想要你知道,我并不希望我们的爱是在交易下进行!”温柔痴痴的望着他,忽然扑在他怀里放声痛哭道:“大哥,有你这番话,我温柔死也值了!”

  于是,温柔带着武琼花来到桃花谷,从水潭里捞起温九留下来的册子。看了温九留下的小册子后,又经温柔将爷爷温九遇害的始末一一细说。武琼花听完,心头大震,不但未料凶手中不泛江湖名门正派,而且其中一人正是自己的朋友刘寻阳。

  对于赵王爷被杀一案,武琼花自然也有听闻,但他绝未想到此案牵涉竟是如此之广。武琼花深感棘手,也不敢张扬报官,要为温柔报仇,显然境况不容乐观。但他艺高胆大,为了温柔,更是满腔热情,何况又是有言在先,自然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决定不惜一切挺而走险也要去为温柔报此大仇。

  可就在此时此刻,凶手又追踪而来,带头的果然正是刘寻阳。武琼花又是震惊又是难过,但别无选择,只得拼死厮杀,怎奈敌人势众,而他又带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温柔,终是难以突围。

  所幸紧要关头,温柔的表哥楚江南带人赶来,解了他们的势危,并要横刀夺爱带走温柔,讥咭着说道:“要为我表妹报仇,我楚家庄有的是人,但是你呢?孤家寡人,拿什么去报?还是省省你的小命吧!”武琼花哪受得了他这口恶气,拉了温柔的手说道:“柔儿,你相不相信我?”温柔毫不犹豫的道:“相信!”

  所为士为知己者死,何况武琼花爱的就是温柔,立时热血沸腾,于是更加坚定了他为温柔报仇的决心。但是他要去寻找凶手报仇,不但势单力薄,而且更不可能带着丝毫不会武功的温柔。可是他又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下,万一凶手来杀人灭口,那该如何是好?

  正自左右为难之时,温柔忽然说道:“大哥,左明月是你兄弟,不如我先上他庄里避一避吧?相信他一定会收留我的。”武琼花想想也只有这样了,便带着温柔来到明月山庄,求助于以“明月照三江”名誉江湖的好友左明月。

  左明月义气为先,竟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又见武琼花是孤身一人前去报仇,怕他不敌,奈何自己无法前去助他一臂之力,便只好私下委托自己的好友方天从边城大侠燕南飞手里借来名著江湖的“碧玉七星刀”,以助武琼花报仇之用。

  当时江湖上对这把“碧玉七星刀”,传闻奇多,渐渐便有一首诗文流传了出来,那首诗是:“碧玉舞九衣,凌锋欲天齐。七星耀连城,绝世而独立。”至于诗中喻指何意,江湖中人纷纷猜测,说是宝刀上有藏宝图,价值连城,再者宝刀镶有七颗宝石,那岂不更是富可敌国?又有说是宝刀里隐藏有绝世武功秘笈,谁练了便可天下无敌。所以江湖上很多人对这把宝刀虎视眈眈,只是惧于边城大侠燕南飞的威名,谁也不敢掠夺,就是有人胆大包天的去偷刀,也是有去无回。武琼花自未料到左明月竟然将这把绝世宝刀给借了来助自己御敌,那一刻他感动的心情自是毕生难忘。但他绝对没有想到却因此而惹恼楚江南,使得楚江南一把火将明月山庄差点烧了个干净。

  于是,武琼花带着碧玉七星刀为爱情走上了复仇之路。七大高手在刘寻阳的通风报信下,齐聚雁门关外,等候着武琼花的到来。武琼花毫不畏惧,千里赴约,终于凭借自身的勇气和宝刀的威力,在雁门关外一举杀死了七大首要凶手,从而一战震惊江湖,得以末路而归。

  江湖中人不知道这其间事关赵王爷被暗杀一案,只以为武琼花是为了一个女子而血战江湖,无非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仇杀,但其千里走单骑,历九死一生之险,力诛七大高手的英勇神威也是让江湖人无不钦佩,一时有些好事之人便将这件事冠以“末路有琼花”的美誉来赞扬武琼花为爱情末路生还的神勇。

  武琼花能够得以安还,可以说一半的功劳得于“碧玉七星刀”。当然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当日他杀了七大高手,在与最后一位高手搏斗时,身负重伤的西域和尚天目禅师倾尽全力,以佛珠为暗器突施偷袭。武琼花刚好一刀杀死对手,蓦地听得脑后破空声响,知道有人偷袭,却要闪避已然不及。眼看他不死也要重伤在佛珠之下,正自紧要关头,忽然一只破草鞋飞来,打落佛珠,从而救了他一命。他惊骇之下,呼道:“哪位高人救我,请现身一见!”唤得数声,那人始终不出现。武琼花四下寻找也不见有人,无奈之中,只得满腹疑团的回转中原。后来这段隐情也只能慢慢放在心底,以待日后有机缘再来图报。但借刀之恩他不能不报,本欲同温柔亲身前往边城,归还宝刀,当然也是为了当面感谢大侠燕南飞。但方天却说不必如此,宝刀由他带回便可。武琼花也不好再说,只得把“碧玉七星刀”交还方天,由他完壁归赵的还于燕南飞,并一再称谢,说他日定要登门当面致谢。

  可是后来温柔无故得病,这件事便也就此搁住。如今听得楚江南说青城有人江湖卖刀,而且卖的正是“碧玉七星刀”,心中那种震惊可想而知,不由想道:“江湖中人从来视自身兵器如xing命一般,何况是一代著名刀客。所谓刀在人在,刀毁人亡。如不是有极大的难处,或是遭jian人暗害,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拿xing命之刀江湖拍卖的,更何况卖的又是碧玉七星刀。看来这其间只怕大有蹊跷。”但到底如何,他也一时无法想得清楚,江湖之事本是变幻多端,诡谲百出,绝非常人所料。但正如楚江南所言,武琼花既然与“碧玉七星刀”大有渊缘,如今出了这件事,他又怎能坐视不理?如果是燕南飞自己卖刀,那也无可厚非,若是奸人陷害,他武琼花必当出手,绝不能让宝刀落入奸佞之手,如此一来总也算是以报燕南飞借刀之恩。

  楚江南心中打着如意算盘,不禁大是得意,望着武琼花心神不定的神色,更是心喜,便朗声道:“武琼花,你想清楚没有?我带走表妹,让你前往青城,免于后顾之忧,你可不要把我一番好心却当成了驴肝肺。”武琼花望着楚江南脸上洋溢着无比兴奋的表情,当中叹道:“既然楚江南能知道我与碧玉七星刀的关系,想来也是柔儿告诉他的了?只是我若前往青城探刀,那柔儿怎么办?难道真的将她交给楚江南?”一时心中好生犹豫不决。

  他为人心向淡泊,不喜江湖,自为温柔报仇之后,便和温柔隐居桃花谷,从不过问江湖之事,就是他为温柔报仇之时所结的仇人竟也无一来扰。他自也不去理会,只是打算和温柔长厢厮守,相濡以沫的过快乐神仙般的日子,从不曾有过一刻分离,就是温柔染上怪病,更是不离不弃,其间的深厚感情,互相依持自不是一言两语可说。若说突然之间,要他和温柔分离,心中自然极不愿意,但世事所迫,却又无可奈何。

  楚江南见他委决不下,不禁冷笑一声,道:“怎么,还放心不下吗?未必你只以为全天下只你一人关心温柔?我表妹如今身中奇毒,被你误了两年,那是丝毫不能再拖延了。现在我有办法为她除毒,你却又推三阻四,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爱她还是害她?”

  温柔叹了口气,道:“表哥,你别痴心妄想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她又对武琼花微声说道:“大哥,我知道你心中怎么想,也不用担心我。无论怎么说,燕南飞都于我们有恩,本当图报。如今他的宝刀被人拍卖,相信我表哥的话也不会假,更不会是空穴来风。既有其事,必有其因。这之间的缘故,也非我们所能想象。所以就算为了还他恩情,我们都应该前往青城一探究竟,若是燕大侠有难,我们就是舍却生命,也当义不容辞的鼎力相助。”她语气极其诚挚,顿了一下,又轻轻拥住武琼花,柔声道:“没什么大不了,就算再难,也会过去,而我依然一如既往的等待你归来,陪我一起看这漫山遍野的桃花!”她说着话,没有再吃力的喘息,也没有撕裂的咳嗽,就是苍白的脸面忽然间升起了一片幸福的红晕。

  也许说这话的时候,她心中忽然又想起了两年前武琼花去为她报仇的情景。她也是这样说着话,也是这样拥抱着这个令她痴爱的男人,也是这样感受着短暂的离别所带来的思念和痛苦,但只有在相遇的一刹那,才能更令她体会到相聚的快乐和欢愉。

  一缕阳光映射,正投照在温柔白里透红的脸上,竟是晶莹剔透,极是娇柔秀美。

  武琼花望着她花容般的脸,听着她花语般的话,果然不觉也想起了往事,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自己豪迈而洒脱。眼前的一切,与当年是何其的相似,唯一不同的是当年是为了复仇,而现在却是为了报恩。

  他忽然想起好友左明月来,上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明月山庄”又怎么可能被楚江湖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对于这件事,虽然左明月从不曾有半句怪责的言语,但越是如此,武琼花越是愧疚于心。

  如今又面临着同样难以取决的处境,是不是又要将温柔再度托付于“明月山庄”呢?听温柔言中之意,她显然不愿意跟楚江南走,武琼花自然也不想楚江南带走温柔。想到这里,武琼花望着温柔微微一笑,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好,我们回屋去!”

  就在此时,蓦地一道惶急的娇叱之声从桃林间迭起,桃花飞舞,枝叶乱溅,一个黑衣人影从桃林间疾掠奔来。这人脚还未及地,“呼”的一声大响,紧随其后又见一庞然大物直撞飞来,却是一口黑坳坳的巨大棺材。

  这一突变,令人无不惊愕,待见到是一口诡密的黑色棺材,竟追着一人凭空而至,其形之诡异莫测,就是青天白日,众人也无不心颤骇然。

  楚江南身后有几个胆小的仆从“啊呀”的吓得叫出声来。

  那黑衣人向着武琼花奔近,只是身力虚浮,脚步蹒跚,未及身前便已失势扑倒在地。但黑衣人就这么一倒地,如影随形的棺材便呼呼生风的迎面撞来。

  巨棺夹着一股强大的后劲,似大船乘风破浪一般,所到之处,尽皆树毁花残,真有一种遇佛杀佛,遇魔斩魔的气概。

  温柔眼见无数心爱的桃花尽被摧毁,心中疼惜之极,浑身震颤,不由“啊”的一声脱口呼出。

  武琼花知道温柔对桃花的感情之深切,就如同她的灵魂一般,这时听得她一声惊呼,又见这棺材来的鲁莽霸道,不禁心生恼怒。就这一眨眼之间,巨棺已然撞到,想要闪避却也不及,他只得运转丹田之气,左手护着温柔,右手手腕转处,划出一个圆圈,掌背一翻,掌心向外疾然拍出。

  他这一掌,暗含强大的内力,欲以阻击巨棺,岂知一掌挥出,却又有一股弘浑的气劲当胸袭来,不觉一惊,右掌只得下击,同时足下一蹭,便已滑开丈外。抬首望去,只见一个身着葛衣的高大壮汉一手举起巨棺,一手抓着一本薄薄的书册,昂首挺胸的站在面前,不由吸了口冷气,惊骇之极,心道:“好家伙,当真是天神一般!”

  扑倒地上的那黑衣人此时已站起身来,冲那举棺人大叫道:“你这个强盗,快还我九件衣。”

  温柔望了那黑衣人一眼,目光闪烁,大约是刚才心情太过激荡,不由咳嗽起来。武琼花见她面色苍白,忙关切道:“柔儿,你怎么啦?”温柔目光中泪光闪烁,叹道:“没什么,这…这人毁了我们不少桃花,我心中难过。”武琼花道:“待会大哥去为你出气。”温柔微微叹道:“算了,待日后我们再捕栽几棵就是了。”

  楚江南听着那黑衣人说出“九件衣”三字,不由一惊,心中急跳,思道:“九件衣?未必是青海孔雀堂的九件衣?据说九件衣原是一门变幻无方的极为厉害的武功,只听其说,从未闻其事,未必是真的?”他正神思游离,只见那举棺人一抖手中书册,毫无表情的面上突然现出一种黑光,两道如电的目光盯在那黑衣人面上,厉声道:“九件衣在哪里?”声音异常尖锐,听来刺耳之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