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琼花身子一颤,握紧她冰凉的手,生怕忽然间会从掌心滑落,心头酸楚,微声道:“柔儿,你别乱想,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的…”温柔哀哀叹息道:“大哥,你也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病我自己清楚。大哥,你……能抱着我吗?”

  武琼花听她言语黯然,难受之极,上前将她冰冷的身子拥入怀中,心酸得大颗大颗的泪珠滚滚而下。

  温柔抬起头来,颤栗着手轻轻为他拭去脸上的泪珠,柔声道:“大哥,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不可以为我哭的,知道吗?”武琼花怕她难受,拼命的点头道:“知道……知道……”起先尚能忍住,待得温柔别开目光,他越忍那泪珠越发落的快。

  温柔望着脚下的桃花,道:“大哥,我知道这些天,因为我的病让你受了很多苦,而我是你的女人,却不能好好的去伺候你爱你,我…我…真是对不起你!”

  武琼花勉强露出一丝心酸的笑容,柔声道:“柔儿,没什么的,千万别这么想,大哥为了你,什么苦都不怕,只要你好起来。”温柔轻轻摇摇头,道:“这些天有你在我身边,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日子,只可惜我们虽然象夫妻一般,可是因为我的病,却不能给你夫妻之实…咳咳……”武琼花急道:“柔儿,不说了,不说了,好不好?”

  温柔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动作显得非常细腻,就好像在细细感受着与这个深爱的男人从相识到相知的每一个熟悉的感觉,好一会之后,才蔚然叹道:“你是个男人,也有男人的需求。可是我……我,唉!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武琼花正要出言安慰,温柔却用手轻轻掩住他温热的嘴唇,轻轻摇了摇头,神色中不尽旖旎,但声音已充满了凄凉,沉吟说道:“燕转春回,昔人无意,不念五月风,却是最爱桃红舞不尽。我爱桃花,我是桃花,爷爷是这样说的,你也是这样说的。那我就是桃花…”她转过身去,双肩微颤,望着满眼纷飞的桃花,又轻柔道:“我爱花,我便会要随它而去。大哥,你不要难过,就算我不在了,你看到这些花,也就是看到了我一般,是不是?”

  这时,忽听一个充满着恨意的声音说道:“武琼花,你这该死的混蛋,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只见一群人猎狗一样从桃林外穿花绕树的闯了进来。为首一人一身白衣如雪飘飘,相貌俊朗,一柄精钢折扇玩弄于五指之间,如蝶翩飞,甚是潇洒,不乏一股风流浮浪之态。

  武琼花和温柔一见到这白衣男子,心中不觉极是厌烦。武琼花更是头痛,面色一沉,不悦道:“楚江南,你这人怎么象只苍蝇一般赶也赶不走?”楚江南干笑两声,也不气恼,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涎着脸道:“武琼花,我今天来不想和你逞口舌之争。”

  温柔面若冰霜,冷冷道:“表哥,你又来干什么?我不想看到你,你走吧!”原来这楚江南是楚州豪门楚家庄的少庄主,也是温柔的一个远房表哥。

  当初武琼花去为温柔报仇的时候,楚江南在这中间没少添事,三天两头的来纠缠,而且也不知为何,最后竟然把武琼花的好友左明月的“明月山庄”放火烧了个干净。所以武琼花打心底对这人讨厌之极,如不是看在温柔之面,早已把他打得满地找牙,以泄心头之愤恨。

  楚江南望着温柔消红瘦翠,弱柳扶风的样子,心中大是怜惜,道:“表妹,你看你都病成这样了,未必还要生我的气?”温柔横了他一眼,不再理他,牵着武琼花的手,柔声道:“大哥,我们走罢!”楚江南急道:“表妹,别别这样啊?你听我说嘛,只要你跟我走,我便有办法为你治病。”温柔叹道:“不劳你费心了,我这病是谁也治不了的。”

  楚江南大声道:“表妹,这个你放心,你的病,我绝对有办法治,只要你跟我走,你要相信我啊!”

  武琼花不由望了他一眼,见他满脸信心十足的模样,心中微微一动,问道:“楚江南,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能治柔儿的病?”楚江南一拍胸脯,斩钉截铁的道:“废话,我当然能!”武琼花没有再问,心中黯然轻叹。

  温柔却忽然泪流满面,痛苦的望着武琼花道:“大哥,你要狠心丢下柔儿,是不是?”

  楚江南眼光中闪烁着一种狡黠的狐光,化成百般绕指柔,充满了殷切的期待,望着温柔。温柔忽然又泪雨婆娑的冲楚江南泣道:“表哥,我就是病死,也不会跟你走的。”楚江南一瞬间面色一片灰白,嘴角抽动,叹道:“表妹,你看你…你这又是何苦呢?好好活着难道不好吗?何必要为了一个武琼花,竟连命也不顾了。嘿嘿,表妹,我可慎重的告诉你,你可别忘了我们…我们…”似乎想到什么,忽然止口没有说下去。转头又对武琼花打攻心战,扬声道:“武琼花,爱一个人,不是要去如何占有她,而是要让她好好活着,要让她开心,要让她幸福,而不是让她天天沉受着无尽的痛苦。好了,我也不想与你说得太多,希望你不要太自私,好好的考虑一下。”

  阳光灿烂而温暖,花色温馨而柔美。但武琼花的心却如冰冷,耳畔听着温柔时缓时急的呼吸声,听着她痛苦的咳嗽声,心中难过得要命,真是苦难取舍,几乎连正视她的勇气也在花香雾色中死去。“爱一个人,不是要去如何占有她,而是要让她好好活着,要让她开心,要让她幸福,而不是要让她承受着无尽的痛苦…”楚江南的话在他脑海中盘旋萦绕,象一把利剑,刺穿了他的心,刺穿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已经因为痛苦而在颤颤和扭曲,一种深入骨髓的痛已让他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奈和窒息,仿佛一个声音在对他耻笑着说:“武琼花,你好自私,你好自私,你没有办法为他治病,是你害死了她…”

  温柔忽然走上前,为他轻轻拭去额上冰冷的汗珠,然后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只觉得他的手颤抖得很厉害,柔声的说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的手终究要在彼此温热的掌心中滑落,就算我现在没有了生命,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我短暂的生命有你而充满快乐…”没有什么比这更激动人心温暖人情的语言了。

  武琼花凝视着她的脸,已是热泪盈眶,嘴唇蠕动两下,却什么也也说不出来。忽然一把将她拥入怀里,心中酸楚得要命,泪忍不住终于在那一刻滴落了下来。

  一阵风吹拂,桃花飘零,竟如化蝶般艳舞fengchen。

  楚江南心中又气又恨,仍不死心的大声道:“武琼花,我表妹跟着你受尽了两年的苦楚,你看看,她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如今被病魔折腾得憔悴不堪,真是人比黄花瘦,可叹又又可怜啊!武琼花,她跟着你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你难道真的就那么狠心,那么…”

  武琼花听他言语之中无不凄风苦雨般肝肠寸断,自己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也不待他说完,便冷冷道:“够了,你也不用说那么多,柔儿的病如何,我自要想尽办法为她医治!”

  楚江南一拍折扇,冷笑道:“你连她得的是什么病,你又拿什么给她治?否则两年了又怎么治之不好?”武琼花道:“我不知道,未必你还知道不成?”楚江南面有得色的道:“不错,我不但知道,而且还知识她得的根本不是病,而是一种奇毒。”话一出口,方知不该多说,神色甚是慌乱。

  这时他身后九个仆从却大声欢呼起来。一个尖脑袋的叫道:“哇!咱们少庄主好厉害,一眼就看出这美女得的不是病,而是一种毒。”一个矮胖子吹嘘道:“那还用说,高人就是高人,一个字也不用多说,一语中的,毒不是普通的毒,而是奇毒。”忽又听得“啪”的一声响,两个说话的仆人却各自捂住半边脸“唉呀”的痛叫。显是这二人多嘴,吃力不讨好,被人教训了两个耳刮子。但是何人出手,却是无人看见。就这人一巴掌打两个人,却只发一声响,足见其武功不凡。

  武琼花暗暗一惊,知道打人的高手必定在九个仆人当中,不由向这九人面上望去,最后将目光落在一个独眼仆人面上,但见这人面上毫无表情,正是深藏不露,便也就不作多想,盯着楚江南厉声道:“你是如何知道她中的是一种奇毒?”

  楚江南有些心慌,连忙别开他的目光,道:“我知道就是知道,有什么稀奇,而且我还知道她的病,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可以医治,未必还要告诉你不成?”温柔忽地一叹,拉了武琼花,轻声道:“大哥,不用问了,我们回屋去吧!”

  武琼花知道问楚江南只怕也是白问,便不再吭声,扶着温柔双肩向竹楼走去。

  那独眼仆人见他们要走,向前跨出一步,楚江南伸手一拦,嘴角展出一丝狞笑,望着武琼花的背影,大声说道:“武琼花,我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据说下月初十,四川青城有人要举行一个卖刀大会,你难道不感兴趣吗?”他见武琼花头也不回,冷冷一笑,又扬声一字一字的道:“据说卖刀大会上,拍卖的好像是一把当今江湖上最负盛名最价值连城的宝刀,是叫什么刀来着?”

  他每时说话这么一问,他手下的仆人便伺机讨好,不迭时机的替他答话,主仆一唱一和,倒也颇有意味。岂料后面那尖脑袋的仆人刚才无端挨了一个耳括子,这会正痛着呢,他还哪敢多嘴,只是摸了摸腮帮子却也不说了。矮胖子却毫不在乎,连忙跟声答和道:“好像是名动江湖的碧玉七星刀'。”尖脑袋仆人怕他抢了风头,终于忍不住了,出言纠正道:“什么是好像,应该是一定!”

  武琼花脸色一变,不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有些不相信的道:“你们说的可是真的?”楚江南轻摇折扇,自导风流,洒然道:“我楚江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世家公子,就算因为表妹而让你讨厌,我也没必要拿这话来骗你吧?”武琼花知道他自不会说假,心中已是极为震惊,暗想道:“这些天为了给柔儿治病,对江湖上的事却知之甚少。若真是有人敢在青城拍卖这碧玉七星刀,却是非同小可。”便冷声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楚江南见他面上丝毫没有预想的那种惊讶得不得了的表情,心中冷笑,嘿嘿道:“我告诉你,当然是要你明白两件事。第一,这碧玉七星刀'与你有什么渊源,我想我也不用多说,但这件事对你来说,你不能不管。第二,你既然一定要管这件事,那么我认为你已没有时间和能力去照顾我表妹了,是不是?”他望着武琼花的脸,又得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综上所述,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把我表妹交给我,你就可以安心的去做你自己的事了!”

  8最新章节m。上tf酷F匠,网o☆

  武琼花望着他得意的脸,在阳光下说不出有多狰恶。正值疑惑之时,蓦然心中一动,暗想道:“我为柔儿报仇,借‘碧玉七星刀’一事,极其隐秘,外人并无知晓,他楚江南又怎会知道得如此清楚?”他想着望了一眼温柔,见她神色有些微妙,不禁轻轻叹了口气,眼前立时浮现出昔日的往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