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神龙忽现举棺行

  时值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正是人们游行踏青的烂漫季节。

  在凤凰小镇东去十里地有一座凤凰山,因山色险秀,景象幽观,颇为游人交织。更何况最近三年多来,在凤凰山南麓一片幽谷处,有如云烟漫雾般,忽然多出无数株璀璨待发的桃花来。每到春时,千树万树桃花盛开,整个山谷遍布桃花,绚丽艳夺,宛似天阙花海般壮丽,蔚为奇观。

  这一日,天色陡变,原本温阳的天空忽然黑云密布,如涛翻涌。紧接着一阵狂风大作,吹得街道上的尘土漫天飞扬。一声春雷炸响,声震云霄,撕裂的闪电仿佛群魔乱舞般扯破了天空的黑布,便听“哗啦”一声,倾盆大雨尽泻而下,豆大的雨点洒落在地上,发出暴豆般的乱响,惊得街上的人门纷纷四处避走。

  凤凰镇上的“高升酒楼”内,此时空荡荡的一个客人也没有,清冷的空气夹杂着薄薄的的雨雾,在店堂内飘荡萦绕。

  店堂中左侧靠梯口板壁处,有一个深红得极其陈旧的柜台,柜台后面坐着一个肥胖的秃顶中年人,臃肿的脸上仿佛被外面涌入的风吹得横肉颤动。他就是这家酒楼的老板戴老默,痴呆的望着外面噼里啪啦的大雨,贪得无厌的心中不觉甚是烦躁,埋怨的想道:“该死的老天,是要世界末日了吗?春上头竟下得这般大雨,未必这年头总是有什么不祥的预兆麽?”

  柜台右边靠板壁墙根坐着一个百无聊赖的瘦小二,名叫狄平,只见他身材瘦小,面黄肌瘦,正人生渺茫的望着外面风呼雨啸,心生无限感慨。痴迷得一会,他又麻木的扭头往胖掌柜望去,待见到胖掌柜那长满横肉的脸面露出一种寡毒怪异的神色,心中不由又着急起来,知道这胖老板一定是又在因为下大雨影响了酒楼的收入,便挖空心思的想法儿要从伙计们身上巧立名目的克扣下几两工钱,好弥补一天营业额的损失。

  果然,胖掌柜戴老默望着外面地上浑浊的流水,心痛的想道:“这流走的哪里是水,分明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哎,今天下雨没了客人,这损失总得想办法补回来才是,否则岂不是白亏了几个伙计的工钱?”狄平却正想:“唉,伤心的天啊!水流四方空荡荡,工钱没有了,只怕媳妇离我也是越来越远了?”这样的天气,显然是不会有客人上门的,没有了客人自然就没有了收入,没有了收入自然就没有了银子,没有了银子自然就不能回家娶媳妇了。这个道理怎么想都怎么简单,但于现实来说那是残酷得割人。

  狄平想得心中愁苦,不觉黯然神伤,忍不住无望的叹了口气。

  忽听戴老默伸长脖子吼叫道:“你个死猪头,又在那呆愣呆愣的青天白日做梦娶媳妇了是不是?”狄平虽然很怕老板责骂,但还是嗫嚅的应道:“老板,我没钱娶媳妇,难道想想也不能啊?”戴老默瘪着脸嘿嘿冷笑,说道:“怎么,想得很爽,是不是?”狄平老实的点点头,显得很天真的回答道:“嗯,想想也很爽的!”

  戴老默见他不但不怕,反而还有问必答,不由气急败坏,两只小眼一瞪,指着大门喝道:“爽你个猪头,你没看到外面的雨水都喷到屋里来了吗?还不快去把门板上起来?”

  酷匠◎网唯X一qy正t版,☆A其;他。R都是T盗z版d

  狄平望了一眼门口,果见外面洒落的雨点被风一吹,便飘到了屋内,将门里地面淋湿了一大片,清亮清亮的水迹正不断向里边流动,不由装模作样的“哎呀”叫了一声,说道:“老板,这可真是清水也不流外人田啦,就连老天也都眷顾着你,若是再来个大水冲了龙王庙,岂不是更爽?”边说边一摇三晃的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

  他走到门边,刚一抱上门板,突听喧嚣的雨声中传来一阵急重的“啪啪”声响,不觉一惊,连忙抬头望去,还未瞧得明白,蓦地只觉眼前突地一黑,一片冰凉的雨水劈头盖脸的扑面浇来,随后又见一个人影暴闪,宛如急箭一般从雨中抢身掠了进来。

  狄平闪身不及,立时迎面被冰冷的雨水给浇了个湿透,嘴里也莫名其妙的灌了一口水,他还未来得及品尝咸淡,便被这登堂入室的黑衣人撞了个满怀,顿时歪身摔了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口中的冷水“咕噜”一声,竟滑入肚子里去了。他被摔得晕头转向,不由火冒三丈,爬起来就跳脚破口骂道:“操niMa的,哪个乌龟王八蛋走路不长眼……呃……”还没骂完,只觉口中突地多了一物,稀软之间夹杂着一股又臭又涩的味道,竟是一团黑乎乎的烂泥,直呛得他险些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狄平是又惊又怕,看这人登堂入室的身段,显然是身手不凡,自知嘴里的烂泥八成是这人塞入的,只是没看到他如何出手,竟如鬼魅一般,当下也不敢再骂。他抖抖嗦嗦的垂头退开一旁,心中却恨得咬牙的斜眼望向这人,只见对方头戴黑帽,身穿黑衣,浑身上下湿淋淋一片,宛如从水里捞起来一般,脚下兀自水流不止。只是他站在门内,背影朝后,面部向着门外,自然无法看到他的面貌。

  狄平虽然有些畏惧,心中却大胆的想:“你个天杀的王八乌龟蛋,撞了我不说还要塞我泥。哼,如不是看你是个大男人,老子非要打你一顿不可。你ma的,假如你要是一个女子,爷我非要你好看!”一边臆想,一边又往胖掌柜望去,意思是说你是老板你看着办吧!

  戴老默鹅一般呆在那里,一双小眼不望这黑衣人,却反而盯着门外噼噼啦啦的大雨,双眼瞪的老大,神色极端怪异,胖胖的脸上变得死一般灰白。

  狄平心底下轻蔑的“嗤”了一声,想道:“哼哼,你也怕了么?”顺着他的目光探头往门口一望,顿时也吓得口瞪目呆,面色刷的一下变得寡白,就好像突然看到恶鬼一般恐怖。

  原来外面大雨之中,不知何时,竟然天王霸山一般站着一个壮硕的大汉。这大汉其实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雨中,天神般动也不动,右手冲天举着一口巨大的棺材,黑坳坳的也看不明白石棺还是木棺,但到底充满着震慑人心的诡异和幽厄。

  就这样凄风苦雨的天,就这么一个僵尸一样的人,就这般举着一口大棺材,象撑着一把雨伞一般,的确是世间少有,人间不见的骇人之极。

  豆大的雨点打在棺材上,发出一种沉闷而促狭的乱响,令惊雨纷乱下的幽厄氛围更添惶恐。

  狄平吓得退肚子都打起甩来,舌头缠成百个结般的说道:“我……我的……乖……乖,这……这是人……还……还是鬼啊?”他艰难的吞了口吐液,发觉喉头又干又涩,就好像被别人塞了一把灰土,窒息得连气也透不过来,愣在那里又是害怕又是心惊,想要挪脚走开,却脚板生根的根本无法动弹。

  这时,那黑衣人望着雨中举棺人笑道:“看来我除了佩服我师父她老人家以外,现在也不得不佩服你了,竟然举着这么个笨重的棺材跟着我追了三天三夜。只是我觉得奇怪,你这棺材难道是纸扎的,难道你一点都不觉得累?”

  戴老默和狄平惊恐的咬着嘴唇,心想:“我的妈啊!这口大棺材,我搬都搬不动,他……他还这麽举着追……追人追了三天三夜,这……这不会是做梦吧?”狄平害怕的脸上不禁露出一种敬佩的神色,又想道:“我的祖宗八代啊!要是我能有他这么好的本事那该多好啊!否则我一定要举着这麽口大棺材来吓一吓我老板!”

  举棺人面无表情,冷森森的目光象鬼爪般抓在黑衣人身上,冷嗉嗉的道:“把东西交出来!”声音冷硬中泛出一股自有的威严,似乎已没有商量的余地。黑衣人抬手摸了一下额上的水珠,道:“我真弄不懂,这东西是我‘孔雀堂’之物,却被你给盗了去,如今我又从你手中盗了回来,那可以说是物归原主了不是。我不找你算账那也就罢了,可是你为什么老是死皮赖脸的追着我抢夺呢?就好像是我抢了你的东西一样。”

  举棺人也不申辩,只是冷哼哼的道:“我不与你废话,东西交出来,放你走,否则……”他忽地一跺左脚,脚底震在地上,激起水花四射,有几滴水点都溅在了酒楼大门板上,发出“噗噗”几声闷响。

  狄平无意间瞧得一眼,借着昏暗的天色,只见那门板上竟然有几个透明的亮点,却是门板穿了几个小窟窿。这门板在他手里也不知被搬弄了多少次,知道这门板上是从来也没有这些窟窿的,如今突然之间莫名的穿出几个小孔,显然是那举棺人故意一跺脚,暗施内力,借助水珠射穿门板,用以在黑衣人面前示威,好叫她知难而退。狄平虽不懂武功,却也料想得到,一时吓得心中突突乱跳,也不知是该害怕还是该兴奋。

  黑衣人望了一眼门板上的小洞,虽然明知举棺人武功神勇,这时一瞧之下还是吃了一惊,暗想道:“这家伙武功如此了得,我今日只怕是难以脱身了,只是这九件衣是我本门武功秘籍,他又是如何知道藏之所在的呢?当真奇怪。但不管怎样,就是拼了性命也得想办法不让他夺了去。”想着不由一摸胸怀,触手碰着一本小册子,心怀激热,面上却依然神色不动,道:“素闻神农有睡墓人一族,久不闻江湖,何以此次前往我青海孔雀堂盗取本门九件衣?着实令人费解。”

  举棺人目光中现出一种往事如烟的朦脓之色,说道:“我夫妇二人,曾经受过别人的一个大恩情,当时发誓必当全力图报。如今那人欲借贵派九件衣一观,是以央我夫妇二人前来索取,如此虽然不免会得罪贵派,但为了偿还这个恩情,我夫妇二人哪怕是要得罪贵派也顾不得了。”黑衣人吸了口凉气,奇道:“受人恩惠,本当图报,这原也无可厚非。只是以你这说法,不免有些死脑筋不辩是非了吧?”

  举棺人依然不为所动,木纳的道:“其他的我管不着,但这九件衣是志在必得!”黑衣人微微一蹙眉头,不悦道:“你武功固然令人佩服,但九件衣乃我本门之物,又岂能让你夺去?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言下之意自然是说,哪怕是拼了性命,我也要与你全力周旋。举棺人叹道:“我夫妇二人费尽心思,从贵派盗出九件衣,满以为一举事成,没想到姑娘你手法奇高,趁我不备又从我手中盗了去,就冲你这份胆量和武功,我极是佩服。不过姑娘若要和我抗争,只怕还是势单力孤了些!”黑衣人微微一惊,自己一身女扮男装,没想到还是被他看破,不由肃然道:“你果然好眼力,不过却不知是何人非要我孔雀堂九件衣,还承你直言相告,这样我们便可以量人酌情计议,由此不但可以避免为奸人所乘而导致让神农睡墓人蒙污,而且还可以免了你我两派之间不必要的争端。你说是不是?”

  狄平惶惑不已,心中纳闷道:“那举棺材的人明明只有一个人,怎么口口声声老说是夫妇二人呢?这黑衣人未必真是一个女子?”心中不禁生出要一睹芳容的冲动,却又不敢绕过去看。遥见胖掌柜戴老默偷偷向自己招手,似是叫自己过去躲藏,于是躬身伏在地上,一步一步的爬了过去,躲在柜台后面,实在受不住对女性的向往,便伸出脑袋从黑衣人侧面窥望,只是仍然看不到她的面貌,不觉好生失望,心中恨恨的自嘲:“哼,说不定是一大麻子呢,看不到还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