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隔房不识少年事

  自武琼花和温柔双双归隐桃花谷,两人可说是天天相伴一起,如影随形,从不曾有过一时半刻的分离,大有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美眷。

  如今斗然间面对这短暂的分离,竟如生死离别一般凄风苦雨,心中俱是极为难受,依依不舍之下,更是充满了无尽的失落之感,就好象彼此之间融洽的世界,忽然因为对方的离开而一瞬间从万丈高楼坍塌得支离破碎如坠深渊。

  温柔步步如莲,柔肠百结,眼眶红红的几欲要哭了起来,大约是碍有旁人,便忍住没哭,但却是送了一程又一程,终是不肯回转。

  范思责和王莹夫妻二人瞧着相视一笑,想起彼此的情分,那心里早已甜蜜到了家。左明月却笑嘻嘻的说道:“嫂子,你就放心吧!武兄与我一起,我保准给你盯他牢牢的,不让他去看一个女子。”王莹笑道:“不让武大爷看一个,那是要多看几个啰?”众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温柔脸面一红,极尽羞涩,却也不着恼,只得对武琼花再柔情款款叮嘱一番,才在武琼花催促之下三步一回头的随吴伯回转去了。

  chunguang拂道,蹄马催催,四人骑着高头大马,一路西行。

  由于此去四川青城,虽是千里之遥,但轻骑磊马,时间却还是足够,所以一路行来,也不甚急。

  这一日傍晚,斜阳映翠,暮色苍蔼,晚霞灿美之中却平添了一分凄凉。

  四人来到一个叫千里坪的镇甸,镇里街道明了,清房简舍,但地处前往四川的唯径之路,故此商家贾里多有通行驻歇,倒让镇子浅显繁迹。

  四人寻了一家比较大的客栈,要了三间客房住宿下来。武琼花和左明月各居一室,范思责和王莹夫妻住在左明月隔壁。

  吃过晚饭,也没有什么事情,范思责夫妻二人便向左明月告退,回房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了。武琼花望着他们的背影,深有感触,道:“左兄,他夫妻二人情深义重,对你可真是周到贴心啊!”左明月心中一叹,面有愧色道:“先父曾对他们祖上有恩,他们夫妻却执意要图报,这些年来便一直跟在我身边…唉!怎么说呢?真是一言难尽的。”武琼花赞许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也本是为人之道。但以范兄和范夫人…却是令人敬佩!”

  左明月淡淡一笑,转身从范思责带来的一个包裹里取出几样东西来,却是一只紫砂壶和七只茶杯。待他泡好了一壶“七子孝母茶”,武琼花不觉微笑道:“左兄,怎地连茶具也带来了?”左明月笑道:“这茶具就好象我的伴侣,那可不能不带的!”左明月出身富贵之家,虽好饮茶,但出门多是自带茶具,不但是因为他素好干爽洁净,而且更因为他这茶具制作特异,非普遍茶具可比。武琼花故意说道:“那你可有意中人没有?”左明月一愣,随即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武琼花见他神色,便知其意,心想:“也不知他意中人是谁?象左兄这般潇洒俊雅的美男子,也只有天仙般的女子才可般配呢!”心中不觉想起温柔来,更是情不可抑。

  左明月慢慢提起茶壶,又为七只杯子一一满上,动作甚为轻柔。那茶水色泽清明却又浅现淡绿,转而嫣红,甚是奇特。

  那日在明月山庄,武琼花对这茶也没经意,今日闲来瞧着左明月泡茶到斟茶,动作柔和不说,就那茶水变化也令他眼目一新,这才明白这“七子孝母茶”果然是不同凡响。

  忽然听得左明月淡然说道:“武兄,听别人说那岭南之地,景色十分优美,可曾去过没有?”武琼花道:“那倒是没去过。”左明月道:“这几年嫂子也没说要回岭南去看看吗?想她经年在外也挺不容易的。”武琼花道:“这柔儿倒是不曾说过,自从我们隐居桃花谷,那里便已是我们的家了。”左明月喝了一口茶,又道:“岭南温家在江湖上也是有名得很的,温姑娘既是温家人,为什么会随他爷爷搬来桃花谷隐居呢?”武琼花一愣,一时未明白左明月话中何意。左明月又举杯笑道:“来,武兄,喝茶吧,这茶若是凉了就差之其味了!”

  二人随后又说了一阵闲话,想着明天还要动身赶路,这才起身回房安歇。

  回到房中,武琼花歪身躺在床上,心思难眠,想着刚才左明月说的几句话,不禁心中一动。

  温柔和她爷爷温九目睹了赵王爷被杀一案后,按理来说他要躲避凶手杀人灭口,当应该回往岭南才是,为什么反而会冒险以势单力孤的搬来这桃花谷隐居呢?再则以温家的地位势力,为何这些年来却从不见有人来寻找他们呢?

  这几年来武琼花从不曾去想过这一点,现在陡然想起,他心中顿觉疑窦丛生。想得一会,终是不明便也不想,只睁着个眼睛望着屋顶发呆。不知不觉中,他脑海里又浮现出温柔的秀丽丰姿,如花般的笑容,更是令他展转反侧,难以入眠。

  正值神思遐想之间,忽听右手隔壁房间有说话之声,透过板壁隐隐传了过来,声音不是很大,但武琼花却是听得明明白白,心下不禁有些踌铸,自己偷听别人说话,虽非无心,但总觉不好。可这声音硬要往耳朵里钻,他自然也没有办法,只得听之任之,不着特意。

  只听一个清脆的男子声音说道:“妹妹,别生气了好不好?你要是生气,哥哥好心疼的呢!”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哼”了一下,说道:“我才懒得去生你的气呢!”那男子喜悦的道:“你没生气,又为什么老是赶我走呢?”那女子道:“不赶你走那怎么行?孤男寡女的半夜同处一室那太不象话了。”

  武琼花心想:“未必是私奔的小两口?可听他们语气似乎又不象。只是这女子声却是好象在哪里听过。”想了半天却又想不起来。男子又说道:“我们不是说好了让你睡床上,我睡地上的吗?你又怕什么?”女子笑道:“可是你老是说我如何貌美,如何迷人,我想要是我睡着了,你却…你却…做坏事怎么办?”这女子说这话时,语意极是羞涩忸昵,但芳心却难掩喜慰。

  男子也不知是心意诚恳还是花言巧语,百般讨好的道:“你本来就是貌美嘛!在我心中就象神仙姐姐一般,我哪会…我哪敢对你做坏事?”女子嗔道:“啊!你先说‘哪会,又说‘哪敢’,那不就是心中想对我…对我…做坏……”男子也不待她说完,抢声道:“我对你当然是真心一片啊!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被你美丽的容颜所吸引而无以自拔,已是深深的爱上你了!”

  武琼花这才知是两个爱恋的少年男女,想到自己却在偷听他们说话,不由脸面发红。这时只听女子说道:“原来你也只是看到我美貌才说…喜欢我,哼哼,果然是骗我的!”男子大急,慌忙道:“不是不是,妹妹貌美如仙,惊为天人,在我们那世界里却是没有一个比得上你的,我好生爱慕,能与妹妹得以相遇,那自是上天的缘分,我可以对天发誓,从此以后,一心一意对待妹妹…”女子叹道:“你我才相识不到一个月,你说你喜欢我,我总是不大相信。”武琼花心中大奇,顿觉得这二人似乎充满了难以说得明白的怪异感觉。又听男子道:“我对你一是见钟情,也是此生不谕,你不相信,我好伤心。呜呜呜呜呜呜……”口里哭着音质却已是笑了出来。女子大约是瞧他神情怪异,忍不住也跟着吃吃笑道:“那你真的是从那个什么未来的世界来的?”男子见女子的笑了,精神一震,欣然道:“是啊?我的好妹妹,我真的是从未来过来的。我们那世界和你们这个世界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比如我们那里,要去一个地方,我们不用马,而是开,飞车飞船飞艇,要去你们青海,坐飞车一会儿就到了。还有住的吃的用的一切都不用,你跟我去就知道我是不是骗你了。”

  武琼花听得心中疑异,更是一片迷糊,不懂那男子说的是什么意思。起先他总觉偷听别人说话不妥,,这时心头兴起,不觉侧耳细听了起来。女子沉默了一会,也不知心中在想什么,又问道:“你说你那里那么好,那你又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男子道:“这事怎么说呢?这个……我是来……那个……嘿!就是我们教授搞科学研究,发明了一种‘时光宝盒’,可以穿过时空隧道,去往任意一个过去的空间,所以我就来了嘛!”心中已然想道:“我实际也是为了‘碧玉七星刀’而来,这事儿可不能跟你说。”

  女子茫然道:“什么‘时光宝盒’?教授又是什么东西?”男子一怔,大有对牛弹琴之感,抓头道:“教授就是…就是你们这里的师傅,也可以说知识渊博的发明家。就比如你手里的宝剑,发明它的人就是教授。”女子似懂非懂,轻轻“哦”了一声,忽又一声冷笑,道:“我总是不信,你肯定又在胡说八道。?”男子叹道:“我怎么胡说八道了,你手腕的宝盒总不假吧?再说从那河边我把你从那人手下救了出来,总不错吧?女子道:“可是我还是难以相信。”男子道:“这事在你们听来,自然天方夜谭,不相信也不能怪你。不过你来摸摸我的胸口,看我有没有骗你。”女子愠色道:“我摸你胸口干什么?你又想占我便宜是不是?”男子笑道:“看你总是把我想得那么坏。我要是骗你,就会心虚,是不是?我要是心虚,自然就心跳厉害,你一摸不就知道我骗没骗你了。你来摸摸,看我心跳不跳?”女子莞尔道:“你不心跳不就是死人啦!”男子叹道:“我要是死了,那也是因为骗了你,被你用孔雀翎射死了,我没死那就说明我对你一片真心!”

  武琼花听到这里,心中才“啊”的一声,悟然道:“哦!想起来了,难怪听声音似曾相识,原来是她?”他听到“孔雀翎”三字,才想起这女子正是在桃花谷被自己从举棺人手中救下的那个女子妮娜。

  原来这女子的确就是妮娜,那男子自然便是那个莫名奇妙穿空而来,碰巧又救了妮娜的现代少年李无方。那日晚上,他二人从范思责手中以现代先进科技逃脱,便一起结伴前往青海的孔雀堂,不想他们在路上听说四川青城有卖刀大会,李无方似乎表现得不以为意,但妮娜一听说是拍卖“碧玉七星刀”,不禁心中一动。

  “碧玉七星刀”威名天下,妮娜自然有所耳闻,心想反正自己奉师命出来是为追踪睡墓人找回被他盗去的“九件衣”,如今“九件衣”没有找到,回去也无法交待,还不如去青城卖刀大会看看热闹,要是无意中获悉有“九件衣”的线索,那自是再好不过了。所以她和李无方一说要去青城参加卖刀大会,李无方心中暗喜,面上却依然不露半点心动之色。

  *(看'…正,L版T章节上V-酷b匠.网

  于是,二人便在半途转道,也赶往四川青城而来。

  这两个少年男女一路同行,妮娜生性豁达直爽,李无方的确是从现代社会穿越而去,倒是能言善辩,用现代社会的五花八门的新鲜事情,施以花言巧语,极力去哄妮娜开心。所谓日久生情,妮娜与李无方数日的相处,渐渐由救命恩人的好感,,竟至暗生情愫。只是妮娜对感情之事却也谨慎,总是对李无方抱着一种若即若离若信若无的态度,倒也令李无方不好愈越雷池半步。若是现代女孩,只怕在李无方如此连哄带骗之下,早已得手同居了。

  但李无方心中却也不急,知道古代女子在liangxing方面极是保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对一个“爱情来时头脑不发热的女子”若是操之过急,往往只能适得其反,所以要得到这个女子,只能假以时日,用真心来感动她。

  这样一想,李无方也不打算急着回现代去了,便也顾不得自己穿越来到古代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决定跟着妮娜一起前去青城,不意却在这“千里坪”碰上了武琼花,自然也就更想不道此时却是隔墙有耳。

  这时,只听得妮娜尖声说道:“好,这是你说的,若是以后你骗了我,我…我就用孔雀翎射死你!”李无方心中一颤,心想:“等我骗你到现代社会,还由得了你么?”面上却不动声色,坚定的说道:“嗯,只要你嫁给我做老婆,我要是骗了你,你就用孔雀翎射死我,我也绝不后悔!”

  突然听得窗外传来一道清脆的金铃声响,接着鬼魅般的一声冷笑,一个尖厉的声音怒道:“好一对狗男女,我先射死你们再说!”便听得“噗”的一声,竟是暗器破窗之声。

  李无方吓得一声尖叫,坐倒在地,似乎撞翻一张桌椅,发出一声大响。妮娜听风辨雨,伸出两根手指一转,竟将暗器接住了,也不细看,面色已然大变,连忙翻身破窗窜出,叫道:“大师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