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空约计
  |酷*h匠网正版A首c发P

  一想到温柔的处境安危,武琼花脸色就变了,立时眼睛一瞪,冲这二人冷声喝道:“你们在这做什么?”那二人虽然害怕,但还是仗着有后台,硬着头皮虎着脸说道:“我们爱在这里捉迷藏,你管得着吗?奶奶的,还瞪……”一个“眼”字还没有说出,只听“啪”的一响,两人脸上同时吃痛,不由“哎呀”一声。武琼花道:“楚江南没教会你们我来教教你!”

  那二人又气又恼,本想犟嘴,但想武琼花武功厉害,便也不敢蛮横。胖子捂着脸眼泪打转的不甘道:“打狗也得看主人,你打我就等于打我们楚少庄主的脸……”瞧着武琼花脸色不对,立时不敢再说,往后退去。武琼花也不理他,转身便往山上奔去。

  这胖瘦二人只得摸着自己又红又肿的脸自认倒霉,望着武琼花远去,胆子又大了起来,口中兀自不停的叫骂道:“tama的奶奶的唐家二少,死王八羔子的,说是出来溜达溜达,却原来是溜达到这里来了,也不知他什么龟……龟儿子的怎么知道天仙一样美貌的温姑娘住在这山上,竟然偷偷跑这里来耍,这且不说,最可恨得是偏偏要老子陪他到这里来,害得老子不但挨了半夜的冻,而且还要吃得这一耳刮子。”一个哼哼唧唧的道:“tama的武琼花,该死的王八蛋,得罪咱少庄主到时加倍还他。只是咱少庄主也真是的,做什么不好做,干嘛要我们来伺候这死selang唐二少呢?要是少庄主知道他娘的唐二少在山上调戏温姑娘,怕是要气个半死呢!哎呀,这可不能让少庄主知道了,否则又免不得讨一顿好打。哼,他该死的唐二少自个在山上欲仙欲死,这下怕真是要死了!”二人骂到这里,同时心中一喜,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均想:“哼哼,唐二少不是好东西,武琼花也不是好东西,就让你两个斗个你死我活,那真是爹爹的快活娘娘的寂寞。”

  此时天色已亮,桃林里涌起一片薄薄的晨雾,冷冷的象轻纱般流淌。

  武琼花如电般掠上山谷,穿林绕树,奔近自家竹楼门口,只见门口外面站着五个白衣汉子,胸衣左边都绣着一朵硕大的“唐花”,花色灰朴,但白衣衬底,也是格外醒目。这种服色正是堂门的标志。

  这五人站在门外,似乎也不甘寂寞,时不时会心一笑,笑得十分yin邪,随后便凑近门边侧耳倾听,又或者探头向大厅内偷偷张望,就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极能引起他们内心膨胀的yuwang。

  屋内大厅中依然点着红艳艳的灯火,灯光衬得一片温心暖意。

  这时,只听里面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说道:“娘子孤身一人住在这荒山野岭,美貌好比天上仙女,尊贵脱俗,绝非凡间有啊!当然,就是那千年狐狸未成精,当也得各擅妖娆,又怎能不食人间烟火?如今娘子久受这清世之苦,想必也是寂心廖廖,寂寞难耐,今唐哥哥我有幸登临神仙宝地,得与娘子屈膝欢娱,一解那日煎夜熬前世今生的相思之苦,岂不是今世良缘,天作之合?不知娘子认为如何?”言语之中极是轻薄下流。又听得一个女声说道:“看公子端容华贵,人模人样,岂知说起话来…咳…这般…这般…咳…”却是一阵咳嗽,正是温柔的声音。

  那男子又轻笑道:“娘子无须激动,既是有恙在身,必定是阴盛阳衰…”武琼花只听得一句,已是怒不可竭,哪还听得进去,大喝道:“好不要脸,是谁竟敢在此胡言乱语?”抢上前去,拳打脚踢,快捷无伦的便将门口那正偷听得津津有味的五人打翻在地。正要走进屋里去,忽觉眼前白光一闪,只见一个身着白衣,xiong前绣花的少年公子玉树临风一般从屋内飘然而出。

  武琼花怒道:“你是什么人,在此胡言乱语?”心中倒也惊讶:“这人身法好快!”那白衣人晃了一眼地上东倒西歪的五人,愠色道:“你又是谁?怎地如此粗暴,他们只是下人,打他们做甚?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温柔听到武琼花的声音,心下一喜,便也起身冲出门外,叫道:“大哥,你…你可回来了!”面色苍白,步子轻浮,弱不禁风甚是楚楚可怜。

  武琼花大步迎了上去,将她拥抱入怀,怜声说道:“柔儿,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你没事吧?”温柔将脸伏在他胸口,充满着无比的幸福安全感,微声道:“我没事,好在你总算回来了,如不是我故意拖延时间,只怕,只怕…”欲语还休,也没再说下去。武琼花听得心中怒火,抬眼钉着那白衣公子,厉声喝道:“你,滚下山去!”那白衣公子哈哈一笑,轻蔑道:“你说得轻巧,打了我的人,难道就白打了?再说我这么走了,岂不是很没面子?”武琼花冷笑道:“那你想怎么样?”那白衣公子眼中寒芒毕露,道:“你怎么打他们,我便怎么打你。”说着身子忽地向前一探,左手横切,右手一招“唐山海路”,拍向武琼花左肩。

  这白衣公子出奇不意,身手却快。武琼花抬手一格,将他右手挡开,手掌反转,就要去扣他手腕脉门。白衣公子一声冷笑,变换身势,却从腰间抽出一柄剑来,一抖手,剑花连闪,一连六剑化成九道连环,一气呵成,耀眼生辉。

  武琼花微微一惊,却见那剑身窄细,泛出一股一股幽蓝幽蓝的光芒,显是剑上已煨有剧毒,不由喝道:“四川唐门‘九连环’,果然名不虚传!”心想:“这等纨绔子弟有此剑法倒也不易,只是为人失了正气,未免可惜!”白衣公子道:“算你有点眼光。”剑势顺水扬风,当真是进退如涛,疾行如电。武琼花道:“好剑法,只是毒辣了些!”抱起温柔,掠出三丈开外。

  白衣公子冷笑道:“既要出剑,不毒辣,又如何克敌制胜?”剑势如影随形,已然从背后分三路刺来。武琼花侧身闪避,但剑风刮面,却也惊险无比,将温柔扶在一旁,道:“你先站会,待我打发他们下山。”白衣公子道:“那也未必!”剑招不待用老,便已中宫直进。

  武琼花脚尖一点,勾起地上那五个下人遗落的一把青钢剑,“吁”的一声,向白衣公子踢去。那剑去势甚急,夹带劲风,直射白衣公子胸口。白衣公子面色一凛,侧身闪避,竖剑横封,“当”的一声,两剑相交,射出点点火星。白衣公子只觉虎口发麻,手臂震得酸痛,心中暗暗惊骇,也是顺势提脚,将武琼花掷射过来的剑反脚踢回,然后左手一扬,几枚暗器飞射而出。

  暗器一样是剧毒无比,幽蓝一现,立即封喉,端的是厉害无比。

  白衣公子手法怪异,暗器如电忽射,瞬即便已迫在眉睫。

  温柔面色寡白,失声叫道:“大哥…”武琼花也是一惊,暗器虽快,他要闪避却也能够,只是他若闪开暗器,便是露出一个空门,将温柔完全暴露在暗器之下。

  这样一来,这几枚暗器就会全数射在温柔身上。

  白衣公子显是早已算准了这一着,暗器去势不急不缓,刚好给武琼花以闪避的时间,但他一闪,必伤温柔,这是武琼花无论如何也不能看到的,哪怕伤了自己,也绝不能伤害温柔。

  所以武琼花明知暗器来势奇险,明明可以躲得开,却不能躲,反而还要挺起胸膛迎了上去。

  白衣公子满以为自己一“计”必中,不禁冷笑道:“飞蛾若能扑火,未必你胸膛还能挡暗器?”剑尖颤动,忍不住瞥了一眼温柔,见她似乎也在害怕得发抖,心中大生快感。

  武琼花自然不会迎上胸膛,暗器已距胸口不过尺许,他危急之中只有运气缩胸,右手横胸一卷,五指箕张,力贯千顷,数枚暗器顿时如时间停止一般定在他掌心外两寸之处,若不是他兵行险着,使了一招“神魔封印”,以内力逼住暗器,这些暗器便要穿胸而出了。

  白衣公子脸色大变,不禁抓了抓头皮,咬着牙暗暗赞道:“好功力!”瞧准机会,抖手又是八枚暗器飞射。这一次他手法未变,内力却已达十成,意欲与武琼花一较内功高低。

  武琼花见他又发射暗器,虽然劲道更甚,却也无惧,鼓劲一震,顿时一股急劲的内力如波滔汹涌,从掌心滚滚而出。停在半空的暗器受了这惊滔骇浪的反击之力,立时倒转方向,反射回去。

  此时白衣公子再次发射的暗器刚好袭到,两股暗器交接,却也未阻住武琼花的反击之势,便一齐倒向往白衣公子身上射去。

  白衣公子哪料得武琼花应变之力竟是如此神速,又见自己发射的暗器被他反击射回,想要闪避已是不及,不禁吓得大惊失色,,本能之下只得提剑一挡,但听“当”的一声大响,剑身被几枚暗器一撞,立时折断。

  这一剑虽然能挡住几枚暗器,但他所发的是两拔暗器,所谓害人终害己,他挡得了第一拔,却挡不了第二拔,顿时便有四枚暗器射在了他胸口之上。

  白衣公子吃痛之下,脸色剧变,骇得魂飞魄散,惨叫之下,连忙在身上乱摸一气,摸出一个小巧的古木雕花瓶子,惶恐的倒出一些褐色药粉,也顾不得温文雅尔的形象,撕开胸衣就要往伤口撒药粉。岂知他惊慌之下,手指抖颤,药粉顿时洒在地上,再也无法拈起。

  此时他的脸色已变成一片惨绿之色,可见暗器之毒当是奇毒无比。

  白衣公子浑身大颤,又慌慌张张的又取出一个雕花瓶子,慌乱的倒出几粒药丸,一把塞入口中,硬生生的吞了下去,怪声怪气的叫道:“快…快…”只是指着地上药粉,却已无力动弹了。

  武琼花见势不妙,连忙解了地上那五个被点住穴道的唐门人。那五人一得自由,一边叫道:“二少爷,二少爷!”一边连滚带爬的抢过去,乱成一团,也不知如何是好,有的干脆将地上连土带药粉一起抓起,涂在他伤口之上。武琼花虽知是唐门之毒,却也未料竟是如此厉害,听五个唐门人呼他“二少爷”,便知是唐家二少。

  果然,一个黄脸的唐门人射过来一种怨毒的目光,恶狠狠的道:“你好歹毒,竟敢杀我唐门二少。”武琼花本无杀他之意,这时见他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公子此刻变成焉焉一息的丑陋模样,也不知如何是好,但想着他既服食了本门解药,自然应该是死不了。

  过得一会,那唐二少似乎清醒了一些,抬起头来一张脸肿得跟猪头似的,用一种怨毒的目光吃人一般扫在武琼花脸上,恶狠狠的道:“我唐二少除非命丧你手,否则此仇必报!”说完话便只有进的气再没有出的气。

  五个唐门人又惊又怕,我的爹我的娘的哭哭啼啼起来,七手八脚架起唐二少一步一个踉跄,往山下兔跑下去。

  武琼花无奈的摇摇头,冲远去的唐门人朗声说道:“唐二少,我本无意伤你,只是你心存歹念,欲致我于死地,但害人不成,反受己害,这也怪我不得,但望你日后能吸取教训好自为之。”

  其实武琼花当时用内力震住唐二少先发的暗器,本想借力将暗器渐至移向旁边再打入地下。但唐二少已窥其意,待他要转向内力之时,便又趁机再发射一把暗器,想借他无暇自顾之际,欲制他于死地。

  可惜的是他千算万算,却算不到武琼花内力之深厚,已大出他意料之外,竟将他先后发射的两把暗器尽数反射回来,终致自己中了自己发射的唐门暗器而丧了卿卿自家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