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鼎棱道人终于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模样怪异的人物。一个长相清奇,面无胡须,声音清冽,名曰胡阳柳。另一个则头上的毛发斑斑点点,说话粗声大气的,唤作包啸空。

  据鼎棱道人讲,这两人都是在半途遇到的,他们道力不凡,能说会道,与自己极为投缘,所以就邀请两位来到了道观。

  果然,只见胡阳柳道人伸手在空中一抓,凭空地就捉住了一只鹦鹉。那鹦鹉嘴里衔了个玉牌,玉牌上面有个福。

  “扑棱!”那鹦鹉直接飞到了鼎棱道人的手里,把玉牌放下之后,站在他的手里直叫唤:“鼎棱祖师好福气,道馆里面多瑞气。借得三清芭蕉扇,改换瑶池齐歌舞。”

  “哈哈,这鹦鹉好会说话啊。”鼎棱道人听了,不由得喜上眉梢。

  #“最新&章√节0上/;酷匠…V网

  “这真是个清静之所,道兄可真会选地方啊。”胡阳柳奉承道。

  “我也为道兄献件宝贝。”这时,包啸空也不敢落后:“献丑了。”

  只见他走到庭前折了两根树枝放进了盘子里,又找了块红布将盘子盖上,绕着盘子走了几圈,嘴里忽然喊道:“起!”

  那红布顿时飘飞了起来,大家一看盘子里,竟然是一堆鹿角!

  “道兄好手段啊。”鼎棱道人和胡阳柳在一旁赞道。

  “有福自然要有禄的。”包啸空摸了摸胡须,笑道。

  在大厅里坐下之后,胡冰带领我们一干人向鼎棱道人请了安之后,就开始汇报道观里的情况了。得知几个幽灵厨师竟然被我给放了,鼎棱道人对我怒视不语,可是有道友在场,又不便发作,只好让我们快些去厨房做饭,他要为两位道友洗尘。

  来到了厨房,胡冰对我说道:“刚才祖师已经大不悦了,你最好还是先不要再他的面前出现,以免被祖师责罚。”

  “那我到山里打柴了。”我满不在乎地说道。

  “等等,你能不能在给我们弄点野果来。”胡冰说道。显然,昨夜的修炼使得他感到功力大增,便以为是这野果的作用了。其实,他们之所以恢复了些许功力,是因为昨夜我没有修炼的缘故。

  “好吧,在祖师的面前,你们要多帮我说好话啊。”我笑了笑,便离开了厨房。

  当我从山里返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越走近道观,就越感觉到一种无端的压抑,是的整个身心都有些疲劳。

  究竟是怎么回事?顿时,我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将柴火扔到了一边,我小心翼翼地往道观里走去。远远地看到鼎棱道人被挂在了八角楼上,一块冰把他严严实实地封住了。上面贴满了道符,而两个道友胡阳柳和包啸空则在一旁修炼。

  毫无疑问,这两个所谓的道友正要把鼎棱道人给炼化了。一般来说,只有阴气极重而又功力高深的幽灵,为了使得自己幽灵的身份彻底被掩饰,才会找人进行炼化。不过,我感到奇怪,怎么看,胡阳柳和包啸空也不像是作祟的幽灵啊。

  胡冰他们呢,会不会早已经被炼化了?而鼎棱道人道行较深,所以留在了最后的!想到这儿,我心里不由得暗暗吃惊。

  一连找了几个房间,最后终于在柴房里找到了胡冰等人。此刻,他们脸色苍白,整个身体不能动弹,在每个人的脖子上还缠绕着一根红白线头!

  原来他们是被那两个怪异的道友制住了,我连忙把胡冰脖子上的线头拽断,又给他喂了个野果。等待了片刻之后,胡冰这才能说出话来。

  那胡阳柳和包啸空其实是想要夺取道观的,在午饭的时候,他俩变了个戏法,让那饭菜里长出了灵芝,并说吃了这芝草,能延年益寿去病除灾之效。随之,吃了之后,所有人都不能动荡了。鼎棱道人被他们吐出的至阴之气冰冻了起来,而一帮师兄弟的脖子上则被拴了红白线头,在需要的时候被他们当做奴仆使唤。

  “你且不要声张,我先去看个究竟。”我把其他师兄弟的红白线头一一拽断,又把野果都给了胡冰,让他照顾一帮人。自己则悄悄走向八角楼,在一棵老松树下面躲了起来。此刻,鼎棱道人正在被炼化中,看着正在修炼胡阳柳和包啸空,我心里忽然一动,一个主意在我的心头涌出。

  当即,我也盘腿而坐,开始修炼了起来。

  不知到了何时,我从识海中走了出来,却发现此刻天已经大亮。可别让胡阳柳和包啸空捉住了啊,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慌张道。本来,昨夜我是想靠自己的修炼吸收这两人功力的,谁知睁开眼却已是天亮。不知这方法能不能成功呢?我的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看到八角楼上静悄悄的,还好鼎棱道人并没有被炼化。不过,那两个道人呢?

  我正在偷偷地张望,只见胡阳柳和包啸空从楼上相互搀扶着走了下来。

  “修炼得好好的,怎么就这般状态了呢?”胡阳柳便走边问道。

  “可能是夺得了这么个清静之所,道兄高兴得太忘乎所以了,所以便走火入魔了。”包啸空说道。

  “那你也是走火入魔了?”胡阳柳说道:“我觉得有些古怪,是不是鼎棱道人在八角楼上做了什么道符呢?一夜了,不但没能把他炼化,反倒把我们自己也给炼得有气无力的。”

  “道兄别怕,我们休息一会,他们是逃不吃我们的手掌的。”包啸空说道:“等我们恢复了些之后,便来收拾他。”

  眼看两人蹒跚着离开了,我连忙上了八角楼。念动口诀,将冰块上贴满的道符一一化解。随即挥拳朝冰块上重重一击,冰块顿时裂开。鼎棱道人僵直着倒了下来,我连忙将他接住。此刻,胡冰他们赶来了,他连忙给鼎棱道人喂了一颗野果。

  半晌,鼎棱道人才醒了过来。听得弟子们的诉说,鼎棱道人肺都要气炸了,当即带领一行人,找到了毫无抵抗的胡阳柳和包啸空,容不得多问,便挥刀朝两人砍去。

  谁知,拿到却如同砍在了空气上的一般,对两人丝毫未损。鼎棱道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念动真言,并在两人的身上贴满了橙色灵符,这才用火焚之。想不到胡阳柳和包啸空竟然是幽灵,我先前一点也没看出来,不知他们炼化了多少人,方才能隐藏得如此完好。

  事后,鼎棱道人感激不已,对我说道:“严颜,你也该离开这儿了。”

  “祖师,我在这里不是很好的吗?”我不由得问道。

  “这里不适合你。”鼎棱道人用手指了指胡冰他们,说道:“我们和你不一样,其实我们都应该只能算作是半个人,也就是半人半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