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盒子里是一根不起眼的铁链而已,这难道就是我在苦苦寻找的魔链了?到手这么几天了,蓝帮主竟然还没有自己使用!

  心里正思索着,只见那魔链和当初见到的魔戒一样,开始闪烁起了五彩的幽光,甚是耀眼。

  “严颜,找到了吗?”这时,张大爷问道。

  “找到了,我找到魔链了!”我心头一阵激动,连忙回答道。

  “快,用纸符把它包裹起来!我看这密室里有道痕,蓝帮主很快就会发现魔链丢失了的。”张大爷也显得很兴奋,能这么快就找到魔链,的确很是幸运。但同时又担心着被蓝帮主发现,毕竟现在是在魁冥帮的地盘里啊。

  我迅速用纸符将其包裹了起来,小心地收好。有了纸符的包裹,魔链并没有给我增加能量。说实话,现在我最怕魔链开始运转能量和功力给我了,因为这样我就浑身疼痛,没有一点儿能力抵抗那些鬼魅了。而这一天恢复元气的时间,我得死多少次啊。当下,我从石壁上爬了出去,不解地问道:“蓝帮主得到这魔链之后,为什么没戴在身上啊。”

  “你忘了,你刚戴上魔戒时候发生什么事了。”张大爷说道。

  “哦,明白了,我最初戴上魔链之后,一时间就抵抗不住那输入的强大能量了,难受得要死。”我一听,顿时就恍然大悟了。原来蓝帮主没有立即就戴上魔链,也是有一定原因的啊。其实,对于这惑麟魔王的宝贝,不知有多少人在窥视着呢。蓝帮主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它需要一段时间风平浪静,或者将敢于来争抢宝贝的对手除去之后,才会戴上魔链来慢慢修炼的。不然,直接就戴上了魔链的话,在面对其他对手的时候,自己功力大打折扣,那不是找死吗?

  “对于蓝帮主这样修炼成精的幽灵来说,如果戴上了魔链的话,身上的功力至少要先折去一半以上。而且需要很长的时间,能量和功力才能慢慢恢复并增长。”张大爷说道:“但是你却不同,因为你本身的功力就比较薄弱,所以反而吸收得更快,增长的空间也更大了许多。”

  我们沿着下水道往外退却,准备从西南方向,在翻过山崖之后直接赶到鬼魂山,然后再离开鬼魂山。

  本以为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的,但是我和张大爷没走出多远,身后就传来声响。毫无疑问,蓝帮主已经发现魔链丢失了,正派人追来了呢。奔逃中,我听到有幽灵大声吆喝着,要把所有的下水道出口都堵住。

  “师父,下水道的出口可能都被游魂封住了,看来我们只能找个地方中途出去了。”我对张大爷说道。

  “你把上面的盖板打开!”张大爷对我说道。

  “好的!”我发力猛击头顶的盖板,一阵巨大的声响,那块下水道的盖板被打得断裂成了几块。外面的喊杀声顿时清晰地传到了耳中,韩立牧等人和魁冥帮正杀得难分难解呢。

  我刚要准备跃到下水道上方,却被张大爷一把拽住了:“快走!”

  跟着张大爷继续在下水道里奔跑,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张大爷是故意要造成我们已经出去下水道的假象,这样好摆脱追赶我们的游魂。

  由于知道所有出口被鬼魅封锁住了,所以我和张大爷也没有按照原来的路径奔逃,而是随意地在下水道里穿行。

  “把这儿也打开,跑一段打开一个口子!”张大爷要我继续把头上的下水道盖板击碎。

  “刚才已经留下了一个假象了啊!”我感到纳闷,后面好像没有游魂追的样子了。

  “骗不到它们的,一看上面没有脚步走出的水印,它们还会在下水道里追着来的。”张大爷说道。

  我点了点头,匆忙间这点我却忘了。如果从下水道出去的话,地面上一定会留下脚印的。可是上面没有脚印的话,那就说明我们根本就没有离开下水道。果然,不一会,又有幽灵追了上来。

  “好了,现在我们从这里上去吧。”眼看前后都听到有幽灵的声音了,张大爷不由得对我说道。

  “好的!”我再次将头上的盖板打碎,和张大爷一跃而起。上面好像正在厮杀的样子,可是如今却顾不得那许多了,不管上面发生什么情况,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刚跃到地面上,就看到韩立牧和其他几个掌门,正带领一帮手下砍杀着一队幽灵。很显然,韩立牧和其他的几个掌门等所有人加起来,也只有三百余人的样子了,而之前至少有一千五百余人之多的。在和魁冥帮经历了一番激战之后,他们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此刻,韩立牧等一干人等已经有些慌乱了,正在四处寻找逃跑的路径。

  这时,猛然间看到我和张大爷出现在了面前,他们都愣住了。

  “蓝帮主的阴谋我们早已得知,本当早点告知众人的,岂料却被它将我们捉住,关在了魁冥帮中。如今幸而脱逃,我知道外面的路径,诸位跟随我一起杀出去!”我毫不犹豫地召唤出青鼎剑,将剩下的几个游魂砍杀之后,不慌不忙地对韩立牧一行说道。

  “好的,我等跟随你一起杀出去。”因为没算计成功,却反而被蓝帮主围困的重任,此刻早已成为了惊弓之鸟。忽然看到我和张大爷从下水道里逃了出来,韩立牧一帮人已经完全把我们当成救命稻草。

  我带领着一帮人目标很明确地往西北角那边杀将过去,一路遇到了前来围堵的干尸、腐尸、残尸和狞尸,都被其他几个掌门砍杀了。虽然对于这四尸我觉得并不想传言中的那么厉害,但我并没有出头去和这四尸交手。毕竟,韩立牧等人对我的关注绝不会少,如果我能轻松地手刃这四尸的话,他们一定会认为我得到了魔戒和魔链。

  一通杀戮之后,我正打算要调转道口,往西南角那边杀过去的时候,只见前面突然一阵灯火通明。众多游魂和丧尸手中举着蜡炬油灯之物,一字排开了来。

  “小子,你竟敢和爷爷玩声东击西之计,偷走了我的宝贝。识相点,马上交出魔链,否则你们谁也别想活!”只见当中走出一个游魂,此人正是蓝帮主,它咬牙切齿地对着韩立牧说道。这时,一个游魂走到了蓝帮主的身旁,它指着我和张大爷小声地说着什么。

  “那两人就是你们派出的奸细!”蓝帮主指着我和张大爷,喝道。

  “蓝帮主,我们一向敬重你,为何你的手下要三番五次地对我们下狠手。”我大声说道。刚才那游魂一定就是之前派人监视我和张大爷的,毕竟蓝帮主这边并没有抓到我和张大爷,所以我也就故意把话说得不明不白的。

  酷W"匠q‘网唯.:一I正a‘版p,其a@他r都是f盗~版*f

  “老匹夫,你要打便打,休得找这么个借口!”韩立牧顿了顿,又朝蓝帮主喝道:“我的人都在这里,并没有谁离开过半步。你说你的宝贝不见了,我想那不会是你的手下人自己盗走了宝贝的吧,休得赖到我们的头上来!”

  虽然我没有回头,可是却能感受到所有人望过来的眼光。他们都在关注着我和张大爷,因为,只有我和张大爷是最后才加入到这帮人当中的。不用说,他们都认为宝贝已经在我和张大爷的手里了。但是,韩立牧的这句话却为我和张大爷在蓝帮主面前开脱了嫌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