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做了什么?再来一遍!”张大爷望着那个凸起的石角,说道。

  “我……踢了它……一脚……啊……”我惊讶地看着张大爷。这是怎么回事啊,还要再踢一脚!就不怕被上面的幽灵发现了吗?

  “快,再来一次!”张大爷沉声说道。

  “嘭!”难道这里面有蹊跷?我顾不得多想,抬脚又朝那突起的石角上踢了一下。

  “再试试这边。”张大爷又指着另外一边,说道。

  “啪!”我踢完另外一边的石壁,一下子就有了发现。突起的石角那边里面是空的,而另外这边,却是实心的。

  “这儿为什么会突起了一个角呢?而且还是空心的!”张大爷小声地自语道。

  “想是那些个搞建筑的幽灵偷懒的缘故。”我不由得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像这样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又能做什么?”张大爷说道:“还不如看看这石角的里面有些什么呢?你到其他地方找点趁手的工具来,看看能不能撬得开。”

  “好的。”我一想也对,因为之前经过的是厨房,而厨房里肯定没有撬石块的工具。于是,我答应了一声之后,便沿着下水道继续往前走去。

  走着一段路,上面嘈杂的声音消失了。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正猜测呢,却隐隐听到了“叮叮当当”的声响。我大喜,这应该是铁匠坊吧!急忙往前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晰,果然是铁匠坊,想不到这魁冥帮里面到是一应俱全啊。

  几缕光线从石板缝隙中射了下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会,走到铁匠坊的外面。那儿有一个出水口,上面没有铺盖石板。我将头探了出来,发现这儿是一个庭院,而不远处的铁匠坊里有两个鬼魅正在打造着一把大刀。在鬼魅的旁边,摆满了各种工具。

  我正沉思怎要盗走些工具的时候,却听到庭院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蹄声,还听到有鬼魂喊道:“快去帮着牵马,抬轿子的到那边去!快,帮助正在议事房里呢……”

  这吵吵嚷嚷究竟是为那般呢,怎么听着火急火燎的啊。我实在感到纳闷,当下便爬出了下水道,顺着旁边的一棵槐树爬到了墙上。

  往外面一看,只见几个面色狰狞的幽灵正匆匆忙忙地朝另外一个院子走去。而它们走进去的那个院子,却有丧尸把守。而几个幽灵似乎是有些身份的,把守的丧尸看到了它们都显得非常的恭敬。

  魁冥帮的重要成员都在那议事房里了,从一切的迹象上看,蓝帮主和手下一定是在商议特别重要的事。我的心里非常清楚,像这样高级别议事的地方,想要靠近时很难的,先不说四周的守卫众多,就这些高手而言,对于周围百十步的风吹草动,它们也是很容易就能感应到的。

  看来,要想探知消息,只能再一次使用这土电话了。我想了想,将扮作僵尸时使用的符章给粘贴到了听筒上。

  此时,那些人正向一个屋子走去,而那屋子里似乎早已等待了一些游魂。我观看那屋子前面,有很多游魂正在来回巡视。从正面靠近时不可能的了,我只好绕到了屋后,却发现这后面侧边相连的一间屋子,竟然是个书房。此时,书房里有几个游魂在整理着书籍。

  看这些整理书籍的游魂身上并没有什么气场,我略微有些放心了。暗暗运了运气,并默默地祈祷,希望自己能尽量轻盈一些。毕竟,不远处就聚集了魁冥帮的所有高手,而且自己也是因为刚获得了魔戒的能量之后,才知道自己有这翻檐走避的能力,但还缺少运用所以显得有些不够熟练呢。

  不过,也有对我比较有利的因素,此刻已是日落西山了,那一抹血阳正照在书房这边,所以从议事房那边抬头望这边的话,会很刺眼的。所以,即使我在书房的屋顶上,那些游魂也是看得不太清楚的,而且它们似乎只关注地面的情况。

  轻轻地落到了书房的屋顶上,我屏住呼吸静听四周的动静,在确定无任何异常之后,我才暗暗松了口气。

  看准议事房的屋顶,那儿有一个透风的墙洞,我就准备把这个粘贴符章的听筒扔到那儿去。听筒必须稳稳当当地落到墙洞那儿,整根棉线在中途不得触碰到任何东西,只有这样,我才能运用自己的功力,实实在在地窃听到它们正在商议的最高机密。

  只是,这听筒扔过去的动静,会不会引起魁冥帮这些高手的注意呢。就在我犹豫的时候,只见一群游魂和丧尸端着盘盘碗碗朝议事房走来。哦,原来是这些家伙要吃饭了啊。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丧尸在跨过门槛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打了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手中的菜也差点掉落下来,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躁动。

  我抓住这一时机,迅速将听筒稳稳地扔到了那墙洞上面。由于刚才的意外,并没有游魂感应到,我庆幸不已,连忙爬到墙边的屋檐下,把听筒放在了耳边。

  《2酷.●匠网永4$久免费看)e小说

  “混账,慌什么?”这显然是在骂刚才差点摔倒的丧尸。

  “算了算了,都退下吧。”接着又是一个声音说道。

  “诸位兄弟,今夜我等要大开杀戒,一定要让阳人知道我们魁冥帮的厉害。帮规有云,举事之前不能饮酒。所以,我们只能以茶代酒,先敬帮主一杯。”这时,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

  “游魂兄弟说得好,待斩杀了这帮阳人,我命人摆下庆功酒,到时候再和众兄弟们在好好喝个痛快!”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这毫无疑问是蓝帮主了。

  “干!”一群游魂、丧尸纷纷喝道。

  在席间,我从它们的谈话里知道,原来这蓝帮主也早有了打算,它请韩立牧来也仅仅只是个幌子。其实就是故意卖个破绽,让韩立牧和众多门派的阴阳师以为魁冥帮毫无防备。但是,得到了至宝的蓝帮主心里明白得很,这些门派的众多高手出现在游魂谷绝对不是偶然的,他们一定是为了那条魔链而来的。但是谁也不知道,在蓝帮主的心里其实却是很恼火的,好不容易盗了惑麟魔王的墓,死了好几个得力的心腹,却只得到了一个魔链,而另外一件宝贝——魔戒却弄丢了,实在是可惜啊。没想到,这帮阳人竟还要来跟自己抢,孰可忍实不可忍。

  不管怎么说,这儿可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啊,在自己的地盘上可丢不起这份脸。蓝帮主算定韩立牧和其他门派的阴阳师一定会在今晚举事,因此它把三魂六尸也给召了回来,准备将这些阳人一举歼灭。

  原来这竟然是蓝帮主布下的陷阱,魁冥帮早就有防备了啊。听到这些情况,我不由得暗暗吃惊,原来这蓝帮主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看来,韩立牧和那些门派的阴阳师今晚都难逃一死。

  毕竟,那些阴阳师和我一样都是人,我正想着要如何去给那些阴阳师报个信的时候,一个游魂说话了:“对了,我的手下发现还有一老一少两个人,他俩和那些人好像不是一伙的,不过行动却颇为怪异。”

  “今年,所有进入游魂谷的阳人都得死!”蓝帮主冷冷地问道:“那一老一少如今在哪里,怎么个怪异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