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蓝帮主和韩立牧说话的功夫,我和张大爷已经悄悄地走到了街边。经过他们这一番搅合,我和张大爷都没人注意了。眼看一群人纷纷离开,我和张大爷也打算返回旅店。这时,一个游魂拉住了我的手,打着哈哈说道:“这位爷,买个灯笼吧。”

  “不用了,今晚月亮够亮的。”张大爷说完,就拉着我往回走。

  “不买你们会后悔的,我看这些天可是夜黑风高啊。”游魂不甘心地继续推销道:“我这比别人的亮多了,就连蓝帮主的府上也都是到我这里来订货的呢。”

  “等等。”听了游魂的话,我一下子站住了脚步,对张大爷说道:“这个灯笼很不错,我很喜欢。”

  说完,当下就买了这个灯笼。张大爷先是一怔,随即想到了什么,也微笑着点了点头。

  一路回到了旅店,张大爷和我都明白,游魂谷一下子出现这么多门派,再加上魔戒和魔链的吸引力,只要是稍微有点想象力的人都明白,目前正在酝酿着一场杀戮。而按照游魂所说,蓝帮主府邸定做的也是这种灯笼,那么我和张大爷去盗取魔链的时候,也许可能有用处的。

  俗话说得好,月黑杀人月,风高放火天。无论怎样,一场血雨腥风的杀戮是无可避免的了。

  韩立牧之所以让这些自己得罪了的人去黑鳞客栈去,应该是有原因的,不过不会是去打架。毕竟,这些来到游魂谷的人,大多都是各个门派中比较拔尖的人物了。别说所有门派的高手都上,就是其中随便挑选出一个门派来,都要比韩立牧的擒幽门派要强得多。

  我和张大爷仔细研究了一下当前的形式,决定到黑鳞客栈走一圈。担心引起其他门派对我们的注意,如果被这些门派发现还有两个人也自行参与这次行动的话,我和张大爷可能还没来得及去盗取魔链就被这些门派给灭了。从这些门派来的人数就可以知道,如今的游魂谷是个怎样险恶的地方了,为了得到魔戒和魔链,前往这里的都是每个门派挑选出来的百余人组成的高手。对于胆敢两个人就闯入游魂谷的张大爷和我,自然会成为他们潜在的危险。虽然我暗中获得了魔戒,功力大增,但也很难说就可以和这些高手对抗。再说了,在魁冥帮放松警惕的时候,也正是我和张大爷行动的好时机,所以我们现在必须潜伏。

  不过,即使到了黑鳞客栈,我们也是不能够露面的。但是,这样就无法知道韩立牧把这些门派的人都叫去的原因了。张大爷同样也在考虑着这个问题,我们怎样才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能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呢?

  “能不能装扮成鬼魂,去收买黑鳞客栈的伙计去探听情况?”我对张大爷说道。

  更新\Q最{快9上酷匠Z网}m

  “我们是扮不成鬼魂的,丧尸倒是可以勉强装扮。”张大爷回答道:“不过,如果真是要对魁冥帮有所行动,韩立牧是绝对不会让这些游魂知道的。”

  “那里有没有隐蔽的地方,或许能让我们提前躲到韩立牧的房间隔壁偷听呢?”我又说道。

  “不可能的,如果是机密事的话,隔壁的房间一定会安排他的手下。”张大爷皱着眉头说道:“还有,那么多门派的高手都汇聚到哪儿去,如果靠的太近的话,我们稍微有点动静,他们都能感应到的。”

  “看来,只有运用我的专业了。”我沉思了一会,突然就有了办法。

  “你想到了什么,快说。”张大爷连忙问道。

  “你很快就会看到的,我现在就去买几样道具。”我微笑着说道。

  “我们把包裹都带上。”在准备前往黑鳞客栈之前,张大爷对我说道。

  “探听了消息我们还可以回来拿的啊。”我有些纳闷,带着包裹什么的,很麻烦啊。

  “现今不同以往,每一次出去行动,都要当成一次冒险,冒险是没有回头路的。”张大爷面色严峻,小声地对我说道:“你没有发现,身后有一个鬼魂跟着你呢。”

  “不会吧,我都没有一点感觉。”我大吃一惊。跟踪我的是鬼魅的话,那此人一定是蓝帮主的手下。难道它们发现了我的魔戒?这个念头一出,我随即又打消了。

  “跟得很有水平,我也是刚才从窗口往出去的时候才注意到的。”张大爷说道:“我们尽快离开这儿吧。”

  我把一切都准备好,张大爷又画了两道符分别粘贴到了身上,口中念念有词,便化装扮成了丧尸的样子,这才朝黑鳞客栈赶去。黑鳞客栈离这儿并不远,很快,我和张大爷就赶到了那儿。

  此时正是黑鳞客栈最繁忙的时候,里面都是些丧尸、游魂之类的在用餐,所以也没人注意到我和张大爷。趁着各个门派的阴阳师还没有来到,我和张大爷稍微一打听,便故意要了一间能看到韩立牧的雅间来用餐。

  这黑鳞客栈有两间大瓦房,都是两层楼的,在相距仅有十多步左右的瓦房中,还有几棵大树在那里排立着。一间是为住宿之用,另外一间是供客人吃喝的饭店。眼下,韩立牧所住的屋子就在斜对面。韩立牧和手下一共开了三间屋子住宿,中间那屋子便是他所住的地方了。

  随便点了些酒菜,等那伙计一离开,我便赶紧掏出了刚购来的道具。爬上了窗口,向上一跃,立刻就翻身上了房顶。自从戴上了这枚魔戒,我浑身似乎都充满了能量,想到什么都想跃跃欲试的,而且竟然也都能很好地完成。很轻松地就上了房顶,一时间自信心极大地加强了,我的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

  下面乌烟瘴气的,不时传来嘈杂的叫喊声,一群幽灵正猜拳喝令、吃喝得正欢呢。我运了运气,猛地朝中间那棵枝繁叶茂的万年青树冠上跃去。一切都很顺利,没人发现我。从树顶上望下去,透过重重叠叠的树叶,我看到韩立牧正在和几个手下说话。不一会,黑鳞客栈的几个伙计便送来了酒菜。

  韩立牧居然直接就在客房里用餐!看样子,他正在等待着其他门派的人前来找自己呢。正寻思着,又看到他的手下人也两边的屋子里,等待着用餐。总之,他们擒幽门派都没有人离开屋子。看样子,韩立牧这么警戒,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的?

  顾不得多想,在其他门派的高手还没有赶到之前,我必须把能做的一切都做好。这么一想,我再次飞身跃到了客房的房顶之上,从包里取出了一个圆形的空心小盒做成的听筒,小心地安放到了墙壁和顶部相连接的缝隙中。然后用一条棉线塞在了听筒的底部,随即纵身跃到了树上,中转之后,拉着这条棉线回到了雅间里。

  接着,我再次将棉线放入听筒里。这时,一部土电话已然完成了。

  “这……是什么……东西……”张大爷让惊讶地看着我,问道。

  “这就是所谓的土电话啊。”我冲张大爷一笑,回答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