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小女孩长发遮脸,看不到容颜,刚经历一场突变,如今见我如此发问,不由得惊悸万分,嘴角颤抖,半晌无语。

  “哈哈,你输了,别说那匕首没被震出来,就连人也没摔坏啊!”刚才那个壮汉嘲笑道。

  “哪里来的破毛毯,害得老子输了二十块钱,看我先踩死它!”摔小女孩的大汉一看自己赌输了,气得七窍生烟,他抬脚就向小女孩狠狠地踩过去。

  “你以为不出声就行了啊,睡了我的毛毯,你必须给我做一个月的工。”我装作一个很无良的商人模样,一把将小女孩抱到了身后,对张大爷说道:“您老可要把它看押好了,别让它跑了。”

  “这位爷,这毛毯我帮您运到这边……”卖毛毯的游魂正要把那毛毯移开,却被那大汉一脚就踏了上去:“哟,你这是干啥,你得赔钱……”

  “妈的,你们找死吗?”大汉没踩到小女孩,却一脚踩到了毛毯上,不由得大喝道。

  “你踩了我的毛毯,还要怎地!”我冷笑道。

  “我踩毛……别说这区区的毛毯了,就是踩你又如何?”大汉嚷嚷着,抬脚朝卖毛毯的游魂踹去。

  “阳人抢东西了!还要打人啦!”卖毛毯的游魂将毛毯朝壮汉一扔,连忙躲到了我的身后,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顿时,整个街道的游魂都围了上来,还有那些刚进入游魂谷准备来淘宝的人也纷纷考了过来。这个景象实在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人和鬼魂参合在了一起,正在围观着一行人!

  O+最{新@,章8节Yp上R酷匠网r

  刚才还很嘈杂的街道,忽然间变得一阵静谧。一股怨恨的情绪正在游魂中酝酿,而人群中也开始有人握紧了拳头。无论如何,按照此时的情形都会是人帮人、鬼帮鬼的。不过,我和张大爷却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一动起手来,我们便要往外躲避。毕竟,无论人或鬼如何交战,都是为了魔戒和魔链而来的,我和张大爷可不去淌这趟浑水,倒不如趁着双方混乱,把那魔链也给弄走才是个道理。

  双方僵持着,眼看打斗一触即发。这时,韩立牧放眼看了远处一眼,不由得冷冷地冲手下大汉喝道:“都退下,别他妈的给老子惹事!”

  “妈的,今天便宜你们了!”几个手下忿忿不已,勉强退了一步算作是忍让。

  “蓝帮主到!”就在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一个声音顿时传来。

  众人一听,都回过头来观望。只见一顶八抬大轿在说话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在周围,突然也出现许多游魂僵尸,它们把所有阳人包围在了其中。此时,所有的游魂纷纷垂下了头来,口中说道:“请蓝帮主替我等做主!”

  “何人胆敢到吾地界搅扰?”隔着帘幔,一个苍老而又透着狠劲的声音传了出来。

  “见过蓝帮主,小的乃是擒幽门派的掌门韩立牧。我派只因慕名而到贵地游玩。小徒无知,失了礼数,小的赔罪。”韩立牧说完,连忙向卖毛毯的游魂作了个揖。手一挥,一个手下将身上的包裹取下来递给了韩立牧,韩立牧将包裹打开,双手交给了卖毛毯的游魂,说道:“我等叨扰了众位街坊,实在抱歉啊。这位仁兄,就请你把这金银给大伙儿分了吧。”

  一群围观上来的人,本来是打算来帮韩立牧打一架,先在气势上占个优。当然,最好是此刻大闹一场,趁魁冥帮不备,杀入进去,夺取宝贝就走。

  可是,如今别说是大闹一场了,韩立牧完全不把这么多好汉当一回事,却忙着去谄媚魁冥帮的蓝帮主。众人在阳间多少也是受人敬重的阴阳师啊,现在都恨不得朝韩立牧狠踹几脚呢。虽然心里很不满,但是这个魁冥帮的蓝帮主已经得到了魔戒和魔链,不知它的公里如何。而且现在又被它的手下包围在这里,众人一时也没打算在这儿下手。

  “韩掌门够豪爽的。”蓝帮主看到韩立牧在自己一句问话之下,便将大把的银子分发给一拨游魂,并赔了礼数,一时间觉得自己很有面子,看韩立牧也似乎顺眼了许多。

  “哪里啊,蓝帮主您太过奖了。”韩立牧赶紧说道:“这一年里,小的备下万金盘缠,就是只为能来到这游魂谷一游,顺便访师寻友购买些实用之物,怎料今日竟然壮大了大驾。我等小门小派,心中久已折服于蓝帮主的英明神武,今日但听得蓝帮主亲口教诲,便是小的万幸之至。”

  说到这里,手下将一个盒子端了过来。韩立牧连忙双手奉上,对蓝帮主说道:“这是一支上好的人参,请蓝帮主笑纳。”

  一旁正在观看的阴阳师们都对此纷纷嗤之以鼻,韩立牧这小子卑躬屈膝的到底想干什么啊?难道他要加入魁冥帮,要做蓝帮主的小弟了!

  隔着个帐幔,不知这个蓝帮主究竟长什么样?还有,它是不是戴着魔戒魔链呢?此刻,所有人心里都在考虑着自己的打算。不过,现在毕竟不是动手的好时机,大伙按下了心头的异动,准备离去。

  “你们可听好了,这里乃是魁冥帮的地盘,一切由吾家主人说了算!”这时,一具丧尸扯着嗓子朝众人喝道:“游魂谷可不是吃素的地方,赶明儿赶集结束了趁早离去。在这儿最好别惹事,否则后悔莫及!”

  “蓝帮主,我们初到贵地,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会告诉他们要遵守贵地的法规,一定不会打扰到游魂谷的安宁。”

  “很好,你的心意本帮主收下了。以后就由韩掌门管理他们吧,我也能省省心。”蓝帮主说道:“还有,晚上本帮主邀请你来府邸做客。”

  什么?韩立牧这小子居然要管理我们!这次赶来游魂谷的各个门派可不是吃素的啊,其中还有几家的名头是极大的呢!这小子自己的人惹了事,却把这一切都怪到了自己的头上,大家在江湖上混了多少年,有这样替人背过黑锅的吗?简直是岂有此理,此刻大伙连灭了韩立牧擒幽门派的心都有了。

  “诸位大哥前辈,现在没事了,大家都先去找个地方歇脚吧。”这时,韩立牧对大伙抱拳道:“这游魂谷我来过几次了,有些好的介绍让大伙去消遣的。如果诸位感兴趣的话,等一会到黑鳞客栈找我,我会为大伙效劳的。不过,一切都得按照这里的规矩来啊,我也是受蓝帮主之托呢,请诸位给我哥面子啦。”

  “哟,诸位本地的乡亲们,你们可得好好地招待我的这些朋友啊,他们可是拿了大把的金银来享受的。”韩立牧转过头去,又对一群游魂和丧尸嚷嚷道:“我敢办证,只要咱们互相信任的话,就今天你们赚到的钱,够用明年后两年的了。”

  “好啊,快来我这看看啊,上好的黄藤酒,这可是宋朝的。是陆放翁诗句里的那种,连酒壶也是古董瓷器啊……”一群游魂听了之后,顿时笑嘻嘻地四散开来,张罗起了各自的生意。

  等一会到了黑鳞客栈,看我们怎么收拾你这小子!一群人连看也不看一下那些商品货物,转身就离开了闹市。不过,他们本来就不是冲着这些东西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说: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