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张红色的灵符重重地打在了壮汉的后脑以及两边的肩膀上,壮汉整个身体被定住了,它的眼神里露出一阵惊恐,手中的酒壶掉到了地上,“啪”地一声摔碎了。

  我一个箭步跃到了壮汉的身后,将一个鬼魂踢翻在地,抓起包裹的四个角,将刚才给壮汉的一堆金银一股脑地提了起来。

  “弟兄们,我们的钱被阳人抢啦!”不知哪儿喊了一声,正在打架的所有鬼魂都停下了手,所有的目光都注视着我们。

  “笨蛋,刚才它们打你们,你们现在还不赶快报仇啊,我这是再帮你们呢!它们的老大不讲信义,我决定把这些钱都给你们!”我对另外那群鬼魂喊道,刚才它们被壮汉的手下打得屁滚尿流的。说完,我跳过去,对壮汉的手下就是一顿狠揍。

  我一动手,本来停止的混战又开始了,双方的打斗渐渐形成了胶着状态,我趁着混乱冲出来。此刻,张大爷已经把剩下的几个鬼魂制服了。那壮汉已经不能动弹,而它的手下也因忙于应付混战,一时也脱不了身,我拉上张大爷就往人群中跑去。

  “那阳人骗了我们,他带了钱要逃,快抓住他!”不管怎么说,带了金银的我始终是一群鬼眼中的焦点。我这边刚又行动,鬼魂们就发现了。

  总算见识到了金钱的力量,两边的鬼魂一看金银被我带走了,顿时就停下了打斗,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合兵一处向我和张大爷赶来。而我们的前面,是一群正在观战的鬼魂,它们大多数也对我们虎视眈眈的,似乎也紧盯着我们身上的金银呢。

  眼看无处可逃,我连忙将手中的金银往空中一抛,嘴里大喊道:“谁捡到归谁……”

  这招立刻就收到了成效,一群围观的鬼魂立刻疯抢落地的金银,几个被金锭砸中了脑袋的鬼魂,摸着流血的脑袋看着手中的金银傻笑着。黄白之物果然是解决危机起死回生的妙药,我和张大爷趁乱冲出了人群,将一干鬼魂甩脱了开来。

  “严颜,我们得马上离开这儿。”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张大爷对我说道:“经过这番打闹,那伙鬼魅迟早还回来寻我们的。”

  “好的,不过,我们得找个郎中,看看你的伤口怎样了?”我对张大爷说道。张大爷的肩头被灵骨怪的黑色树叶射中,伤得很严重,到现在还在流血。而我的头上却只是轻伤,张大爷帮我包扎了之后,已经无大碍了。经过这番折腾,我认为要想离开鬼魂山,路上很难说会是一帆风顺的。不如先把伤口包扎好,等有了些许的精神再行赶路之事,也好一鼓作气地走出鬼魂山。毕竟古话说得好,磨刀不误砍柴工啊。

  “也好。”张大爷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长叹了一声,不由得感慨道:“可惜这次到鬼魂山来,却没有淘到一件像样的宝贝,秘籍也丢了。现在我们爷俩还带伤而归,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也不能这么说,师父您应该高兴才对,毕竟二十年前的仇得以一报。”我安慰道:“而且,和灵骨怪这一战,对我来说也是极其难得的经历。对于学习秘籍这事,其实也是好坏参半的,灵骨怪修炼了炎宁秘籍提高了功力,可它不也是怕火吗?”

  “不错,你能这么想,很不错。”张大爷听了,欣慰地笑道。

  “快看,那边有医家。”我看到街角那边的墙上挂了一个黄幡,上书“妙手回春,华佗在世”八个大字。

  走进那间小屋,看到一个郎中正在看书。我仔细打量这大夫气度不凡,竟然看不出这大夫的身份来,不过可以确定,此人既非人也非鬼,这还是我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呢。我看了看张大爷,张大爷显然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不管如何,还是先救治要紧。

  见我们进来,郎中也放下书本,他起身观看并询问了张大爷的情况,随即便抓起了药草来。

  酷匠(网Y唯:一b正版‘7,#h其n他都8是盗w版

  “大夫,您是否看仔细了呢?”看到大夫并未给张大爷细看,我不由说道。

  “放心吧,很快就会恢复的。”大夫连头也不回地说道。

  这时,张大爷在一旁示意我别说话,我也就坐在一边观看了。

  大夫很快就抓好了药,他把一些草根树叶放进了药臼里,说道:“把这些药舂烂了敷到伤口上,立刻就好。”

  “大夫,还是让我来做吧。”看这大夫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似乎很有把握似的。不过,这么慢条斯理的我可等不及,毕竟我和张大爷还要尽快离开这鬼魂山呢。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抢过了药臼去舂那些药物。

  “嗯。”大夫摸了摸他的白须,显得很是受用。其实,他不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还以为是我体贴他老人家呢。不过,我却很为自己这一语双关取得的效果感到很得意。

  很快就舂好了药物,我迫不及待地把药物敷到了张大爷肩头的伤口上。

  “年轻人,不用敷那么多。”大夫在一旁看着,忽然说道。

  “这药物不是越多越好么?”我问道。

  “灵药不须多。”大夫指着药臼里剩下的药物,说道:“这些你自己用吧。”

  “快,我给你敷上。”原来这大夫还顾着我头上的伤口呢,当下心里一阵感激。刚要说话,就听张大爷说道:“这药还真是妙啊,伤口一下就不痛了!”

  说着话,张大爷把药物敷在了我头上的伤口处。一阵清凉之后,痛感顿时消失了。

  “大夫,你可真是手到病除啊。”我禁不住对他赞道。

  可是,大夫毫无反应。很显然,他对我的话一点也不感冒。看到如此场面,张大爷连忙让我从包裹里掏出一锭金子赠给大夫。

  “请老先生笑纳。”我双手捧着金锭递到了大夫的面前。经历了刚才的遭遇,我心里想,给得这么大方的顾客,应该是很少吧。这下,你若是还没有反应的话,那你就不是人!不,连鬼也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说:

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