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伙慌忙七手八脚地把我从棺材里拖了出来,这时张大爷已经在尸体的背上也钉好了柳钉。他招呼着,让大伙把尸体重新放入了棺木之中。

  刚把盖板钉上,远处就传来了隐隐的鸡啼声,大伙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天很快就亮了,青壮年们把那棺材抬到了山里,按照张大爷的吩咐,我一边走一边跟在棺材旁,往那棺材上抛撒着桃叶和米。而张大爷一路上点着香火,嘴里念叨着那听不懂的口诀,不时还放上几封鞭炮。

  山里,村长早已让人搭了柴火,把棺材安放到了上面之后,张大爷摆上酒水和祭品,又是一番祷告,这才点燃了柴火。

  大火熊熊燃起,大伙看到那棺材在微微抖动。而我则能看到那火焰之中,有一个黑影在挣扎翻滚,毫无疑问,应该就是那恶鬼了。当然,我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开了天眼的缘故,而村民们是看不到这一切的。

  只听得“嘭”一声响,那棺材盖板突然炸开了,把大伙都吓了一跳。张大爷连忙安抚道:“不用怕,这是被火烧了之后,棺材里的空气膨胀往外冲形成的。”

  大伙这才安静了下来,想想也的确是,昨夜被那恶鬼吓怕了啊。有几个转身要跑的村民也停下了脚步返回了原地,互相看了看,大伙不由得有些尴尬地相视一笑。

  “呜呜……”不知是山风吹到火苗的原因,还是那恶鬼真的在嚎哭,大伙都清楚地听到了那悲伤而凄惨的声音。

  一阵黑烟弥漫在四野,缓缓地升到了空中,搞不清从那儿来的鸟,突然就从黑烟中穿了出来,它绕着众人飞了几圈,便哀鸣着往那山林深处飞去。

  随着烟火燃尽,小村庄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

  也就是从这天开始,张大爷把我收为了他的弟子。每天工作之余,我就学习背诵那些口诀。除此之外,还要认识各种灵符,以及行规和各种忌禁。我必须认真地学习,毕竟干这事是很恐怖,也是危险性很高的。我的青鼎剑已经回到手中,而且已经被罗汉石升级,现在已经能杀死厉鬼了据说,如果神汉压不住厉鬼的话,很可能就会把自己套到了里面去的。就说在碧索村的那个司仪吧,他其实也是一个神汉。张大爷悄悄地告诉我,他遇到过一些被恶鬼迷倒的神汉,虽然暂时救醒了过来,可是最终都活不过一年的。

  如此不觉过了三个月,张大爷见我运用各种灵符得当,口诀也念得很利索了,便打算找时间带我去鬼魂山考验一番。我一听,心头顿时就感到有些忐忑。

  鬼魂山在小村庄西面四百多里的地方,那边很久以前就是个乱坟岗子,后来又成为了处决犯人的刑场。旁边村庄的人都不敢随意到那儿去,就连放牛也是绕着走的。据说有人在白天也会看到鬼魂,而半夜里时常也会听到鬼魂山上传来的哭声。总之,那是一座令人恐怖的山峰。

  不过,毕竟我也是见过些鬼魂的,而且又得到了张大爷的传承。所以担心之余,心中还是有一些前往鬼魂山的冲动。毕竟,要学以致用嘛。

  就在即将前往鬼魂山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出现了。这天一早,张大爷和一个村民找到了我。张大爷告诉我,那个村民是哀宁村的,他的女儿被厉鬼附身了,所以前来请张大爷去驱鬼。而张大爷正想考验我的能力呢,因此就叫了我前往哀宁村,一路上张大爷对我千叮万嘱,他打算等一会让我自己操作法事。

  紧赶慢赶,终于来到了哀宁村,这个村民的女儿叫李桃,今年十七岁,待闺家中。三天前,李桃到山里送饭给在山里干活的父亲,回来之后当晚就开始说胡话。起初家人以为她生病了,便赶紧请来了赤脚医生,在打了针吃了药后,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重了。她不仅不认识自己的父母,还把那给她看病的赤脚医生给打了一顿。虽然三天水米未进,而且又未曾入眠,可是李桃那力气却大得令人不敢相信。家人叫来了村里的几个壮小伙,这才把她给按住,用绳索绑到了床上。有邻里告诉她家人,看这情形可能是撞鬼了呢。

  一家人这才猛然醒悟,连忙赶来请张大爷前去给女儿李桃驱鬼。

  在她的家人引领下,我和张大爷走进了绑着李桃的房间。只见李桃被绑在床上,虽然双手无法动弹,但是她手指下的被褥却被抓得破烂不堪。

  见到我们进来,李桃越发的挣扎,她的眼睛一片血红,整个眼珠几乎都要鼓了出来,嘴里发出了一阵极其阴冷的笑声,令人感到一阵惊惧,这声音应该是异类的声波,不应该属于她的嗓音。

  不过,在李桃的面前,我并没有感觉到以往遇鬼时那样的阴森感。可能这个附身的鬼魂应该不是太强吧,这么想着,我深吸了口气,吩咐她的家人端来了酒水等等,一一摆放在了床边的桌子上。

  我嘴里念着口诀,先把一个鸡蛋在李桃的头上触碰了一下,然后把鸡蛋交给她的家人,让他们拿去煮熟。

  随后,点燃了七根香,念动口诀,我拿了三张黄钱在她额头前来回晃动。李桃一直再用人和人都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地嚷嚷着,一股阴风“哗”地卷来,突然张开嘴,仰起头朝我的手上咬了过来。我大惊,连忙把手缩了回来,险些就被她咬到。

  定了定神,继续法事,我将手中的三张黄钱点燃,眼看烧得差不多了,直接把手伸进了装满清水的碗中。“嗤”一声,火苗顿时在水中熄灭了。含了一口水,我往李桃的脸上一喷,迅速将一张灵符贴了上去。

  李桃立刻就安静了下来,她大口地喘着粗气,眼中却透出极重的阴气。我急忙拿出了青鼎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划上了几个字符。同时让他家人手拿桃棍和柳条在她的身上拍打着,一番口诀结束,李桃完全平静了下来,口中直喊饿。看她和平时一样,我连忙松开了绑着她的绳索。女孩匆匆吃了些东西,便倒在椅子上酣然入睡,她家人连忙把他抱到了床上睡下。

  “这下好了,她身上的鬼魂已经离去了。”看我做得有条不紊的,张大爷在一旁赞许地说道:“确实像那么回事了。”

  这时,李桃的母亲拿着煮好的鸡蛋来了。我小心地把蛋壳拨开,又从中间轻轻地把蛋白划开,仔细观察蛋黄和蛋白上的反应。综合了一下情况,我告诉女孩的家人,李桃属龙,从命理来看,是为天龙。而送饭时经过的一个路口下面有三冢坟墓,其中一冢墓里葬的是个年轻的未婚老师,属于地龙。他心里充满哀怨和孤寂,时常守在路边等候附身的时机。

  那日,李桃去山里给父亲送饭,那鬼魂早已在路边等候了,李桃路过的时候,正好就到了辰时。一下子,天地两龙便在辰时相遇,而辰也为龙,在一切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那鬼魂便附到了李桃的身上。

  李桃的家人一听,连连点头称是,就在村外不远处,的确是有三个坟冢的,其中一个坟冢的确是个老师因为疾病死了,至今已有五年多。

  《看$正版:'章节上w酷SK匠g网N.

  女孩的家人感激不已,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我觉得这事已经可以了结了。

  “还必须要到那坟冢去做一番法事,彻底消除隐患。否则,她还会有复发的。”这时,张大爷提醒道。

  我一想也对,当下被让女孩的家人带着我前往那坟冢而去。

  在路口,我们准备到坡下的那三个坟冢时,我感觉背后被什么东西推了一下,整个人立刻就摔了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说: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