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端地感到一股恶臭瞬间袭来,我心头莫名地一阵惊恐,便感觉到呼吸困难,似乎有人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一般。惊恐之下,我拼命挣扎。

  挣扎之余,我伸到半空的手,竟然凭空地抓到了一双手,一双看不见手腕,却掐住我的脖子的手!

  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是我却明白,那一定就是恶鬼!我奋力用脚猛踹,双手拼命地把那双隐形的双手扳开,可是毫无作用,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就在这时,张大爷将一张燃烧的纸符在我眼前晃了一下。顿时,我感到身上一阵轻松,掐住我脖子的手已经不在了。但是,我却感到整个身体似乎已经透支了,仿佛虚弱到了极点,没有了力气的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个劲地直喘粗气。

  此刻,张大爷抓出了一把和着米的香灰,不停地往四周抛洒着,口中涛涛不绝地念着那难以听懂的口诀。

  忽然,张大爷打了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上。刚站稳脚跟,他突然又朝我喊道:“快闪开!”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我连忙往地上滚了一圈。只感到背后一阵极寒的阴风瞬间刮过,“嘭”地一声响,原先在我前面的桌子随即就被撞歪了!

  好险!我心里暗暗吃惊,这恶鬼看不见摸不着,也不知他从何方来,要怎样对我的,真是让人防不胜防啊。这无疑也更增加了我的恐惧,我东张西望,随时担心那恶鬼朝我进攻。

  “啪!”刚才在我前面被撞到的那张桌子上的一个碗掉到了地上,顿时摔得粉身碎骨。不过这却把我给吓得不轻,心里的恐怖一时间达到了极限!

  张大爷一个肩部来到了我的面前,他朝我喷了一口水,立刻就把一张纸符贴到了我的脑门上,念了几句口诀之后,大声对我说道:“现在你可以看到了那恶鬼了,我已经给你开了天眼。”

  顿时,我的眼前一亮,脑子里清醒了许多。这时,我看到那躺在地上的死者,他的身体表面不停地起伏着,在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个东西在进行着不寻常的异动。

  突然,他的头变得越来越大,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破壳而出一般,长长的舌头也居然飘到了空中。张大爷一看情况不妙,连忙念动口诀,用符水喷到死者的头上,看到死者异变的头渐渐还原了,又用柳钉把舌头钉上。

  趁着这个间隙,张大爷告诉我,一开始的时候,他已经用柳钉封住了死者异变成为丧尸的肯能。但是,他却不死心,刚才幻化成了恶鬼。由于屋子四周都用灵符封住了,恶鬼无处可去,看到我站在那里,就冲着我来了。现在,恶鬼已经被赶回了躯体,只等天明后将尸体焚毁就行了。不过,看来这恶鬼非常厉害,他不甘心就此消停,还会继续兴风作浪的。

  果然,平静了一会儿,那死者的胸口又开始鼓胀了起来。

  “噗!”一颗柳丁掉到了地上。那是张大爷钉入的柳钉,竟然也被那恶鬼也给顶了出来!

  张大爷见势不妙,连忙捡起柳钉,匆匆裹了张灵符,再次将柳钉钉入死者的胸口。我听到一声凄惨的哭声,那凸起的胸口也渐渐地恢复了原状。

  总算是没有发生更坏的情况,我长舒了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五点,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到那时一切就都将结束了。

  而那些被丧气迷倒的村民,此刻也渐渐能动弹了。看到被掀翻的棺材,以及那已经异变了的尸体,村民们在震惊之余,也感到恐惧不已。大家都不说话,静静地关注着这一切,心里却暗暗地祈祷着,只希望天赶快亮起来。

  张大爷叫几个壮汉将棺材摆放好,准备把躺在盖板上的尸体重新装进去。不巧在搬动那掀翻了的棺材的时候,棺材的另外一边正好抵住了盖板。那盖板一动,尸体就滑到了一边。

  突然,那些蜡炬一根根熄灭了。很快,整个灵堂里一片漆黑!

  村民们大惊,有人吓得大喊大叫,有人吓得无法动弹,有的则站起身来准备往外跑。只听到张大爷平静地说道:“像刚才一样,都呆在原地别动!”

  大多数村民听了张大爷的话,顿时平静了下来,心情极其复杂地呆在了原地。但是有一个村民似乎已经达到了恐惧的底线,他刚站起身往外跑,就听到一声惨叫声和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大概是被张大爷开了天眼的缘故,漆黑的灵堂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不便,我清楚地看到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他追上要跑出去的村民,并用双手紧紧地掐住了那个村民的脖子!

  我立刻赶了过去,朝那恶鬼狠狠打去。恶鬼毫无反应,已经死掐着那个村民。

  这时,张大爷已经点燃了几根蜡烛。他点燃一张灵符烧着,直接就朝那恶鬼的身上烧去。

  “啊……”顿时,哀嚎声响起,在黑夜里,让人听了之后分外地增添了恐惧。

  我也学着张大爷的样子,点燃了一张朝那恶鬼身上烧去。我感觉到自己手上一片冰冷,而那火焰却烧得很旺,我捏在手里,并不觉得烫。

  恶鬼终于放开了那个村民,他转过头来盯着我。眼睛里充满了哀怨、狠毒和诡异,几种眼神交织在一起,简直就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

  我吓呆了,第一次和恶鬼对视,不知道他会怎么对付我?

  就在他一转身的那一刻,张大爷念着口诀,一掌狠狠地朝恶鬼的胸口打去。“嗷!”恶鬼哀嚎,他连忙转过身,“唆”地一下就钻进了那个村民的身体!

  此刻,其他的村民都在冷冷地看着我和张大爷,他们是在不明白,我和张大爷在空中比划什么?毕竟他们没开过天眼,所以都看不到恶鬼。

  “糟糕!”张大爷看到这种情形,不由得说道:“这下那恶鬼附到他的身上了!”

  只见刚才被恶鬼掐得躺在地上的村民,“唰”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他趁张大爷没有动作之际,抢先一脚把张大爷踹倒。此刻,他用一双充满杀机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我。忽然,他伸手就拽住我的衣服,张开口朝我咬了过来。在我眼里,我依然能够看到那附在村民身上的恶鬼。

  *h看正版章{W节上&)酷匠网

  我急了,连忙伸手死死地挡住了他的脖子,使他的嘴不能靠近我。但是他的力气极大,直接就把我从地上提了起来,顿时就成了个脸对脸。我在倒立的情形下,根本就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趁这个机会,他就要咬我。看到一张大嘴张得硕大,几乎能吞得下我的半个脑袋。

  不过,他嘴里却有着一股浓重的尸臭味,我的整张脸就在他的上面,顿时被熏得晕头转向。

  “哇……”一阵恶心袭来,我忍不住张嘴就呕吐了起来。没想到居高临下,却正好吐到了那村民的嘴里。

  这时,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附在村民身上的恶鬼,他眼神里居然闪过一丝恶心、痛苦的神色。看来,我嫌那恶鬼的气味难闻,而那恶鬼却也嫌我的呕吐物恶心呢。

  “嗷!”他大叫一声,将我狠狠地扔出去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呕吐了起来。

  而此时,张大爷已经恢复过来了。他爬起身来,几步跨到了恶鬼的身后,将一道灵符贴到了恶鬼的背上,又朝他的背心一掌击去。

  恶鬼顿时就被打得趴在了地上,张大爷不容那恶鬼再做挣扎,口中念念有词,接连把几道灵符贴了上去。恶鬼再也不能动弹,一阵凄厉的哀嚎中,他又回到了死者的尸身中去了。

  “快,在实体的背后也要打上柳钉!”张大爷大声说完,忽然发现我不在屋里,不由得大声喊道:“严颜同志!”

  此刻,我被撞得那恶鬼重重一扔,被撞得晕晕乎乎的,听到张大爷这么一喊,连忙答应了一声,爬起来一看,不由得心里一惊。

  原来,我被那恶鬼扔进刚才搬到桌子上的棺材里去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说: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