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选了个地方新建了巡房,又请张大爷做了场法事,一切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而张大爷则被领导们请到了城里去,不用说,一定是去看风水前程去了。

  半年后的一天,我在山里检查线路,翻山越岭一口气爬了四座山包,检修了五十多棵电杆。眼看夕阳已经西沉,我感到一阵饥饿,看了看四周,远处的山间已经炊烟袅袅了。今晚是回不到巡房里去的了,只能找个老乡,到他家里去暂住一宿。在山区,看到有客人来,老乡们都会很欢迎的,摆上好酒好菜不说,还会叫上几个相邻一起来陪酒,那样便显得热闹些。

  我正往炊烟升起的那边山上赶去,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我。回头一看,却是赶集回来的张大爷,他把一块刚买的牛肉递给我,就要让我到他家去。

  到了张大爷家,他老伴很快就给我们做好了饭菜,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张大爷给我讲了许多他经历的诡异之事。有的极其恐怖,直听得我汗毛倒竖,有的则荒诞离奇,惹人发笑。

  正吃着饭,忽然有一个年轻后生嘴里一边喊叫着张大爷,一边就跑进了屋子里。

  那个年轻人跑进来的一瞬间,我的身上顿时生出了一阵寒意。来人告诉张大爷,他们小村庄出大事了。

  张大爷很镇定地先让那人坐下,并递了杯水过去。年轻人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水,这才把事情说了个清楚。

  a酷匠j网正;☆版首发@8

  就在昨天傍晚,小村庄一户姓王的人家死了人,村民们便前去帮忙,村里的司仪也被请去主持,他可是时常操办这红白喜事的。可是,在今天中午的时候,一阵疾风吹过,只听到那棺材“咚”地响了一声,那司仪便突然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能动弹,还有几个守夜的人也是如此。

  不知道这是犯了什么禁忌的缘故,村里的人们都很害怕。大家议论纷纷,马上去请周围村庄的司仪,可是没人愿意去。最后,大家想到了张大爷。在方圆这四十多个村里,张大爷名气最大,在这些神汉之中算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了。

  听到这事,张大爷连忙收拾了东西,准备跟着年轻人前往碧索村而去。在听到这事的时候,一开始我感到恐怖,可是却又感到好奇。

  这时,张大爷对我说道:“小桥,你也跟我一起去见识见识吧。”

  说着,把一个纸符装进了我的口袋里。

  三个人一起往碧索村赶去,半路上,张大爷还从路边的桃树上抓下了一把桃叶,他将桃叶和一些米让我装在兜里,也给那年轻人装了一些。他告诉我和那年轻人,这些东西能辟邪。

  天刚刚黑,我们就赶到了小村庄,一群村民早已在村庄外等候着了。整个村子弥漫着一种令人说不出来的压抑,村民径直把我们带到了停放棺材的屋子。

  按照这些地方的风俗,将死人装进棺材之后,一般要在家里停留三天两夜的。不过也要看日子和时辰,有最长的甚至会停留上一个月的时间。而每家的红白喜事,村民们都会各家拿出些米、酒、肉等等凑到一起,把这当成是全村的大事来对待的。

  我跟随张大爷刚走进停放棺材的灵堂里,头就感到一阵昏眩。而旁边一起走进来的两个村民,却突然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不能动弹了。

  张大爷见状,急忙拿了个大碗装上了清水,又抽出了几张黄钱点燃,将其抛入碗中,让其他村民给两个昏迷过去的村民喝下。不一会,两个村民便情形了过来。

  而这时,张大爷已经吩咐那王家人摆下了水酒等做法事的道场。

  只见停放在桌子上的棺材前面,一共摆放了四排,每排七个碗,碗里一排是茶水,一排是白酒,一排是米饭,还有一排则是肉。

  “天煞地煞四方煞,神仙除妖我除煞……”张大爷点燃了七根香火,中气十足地大喝了一声。

  一阵阴风瞬间吹进了灵堂,众人便看到那棺材旁边挂着的纸花等等物品都被吹落到了地上,就连那刚摆下的碗也被吹翻了几个。

  “啪!”张大爷把一张纸符贴到了棺材上,嘴里也越念越快,谁也听不懂那是什么口诀。不过,不管怎么说,那阴风消失了。王家的人急忙把吹翻的碗按照原样摆放好,我一下子感到心情不像刚才不那么压抑了,而其他几个村民脸上的表情似乎也不向刚才那么紧张了。

  张大爷念了好一会儿,方才停了下来,气喘兮兮地坐到了板凳上喝水。这时,有村民跑来说,那个司仪和几个守夜的人也都醒过来了。

  大伙纷纷称赞张大爷了得,我也觉得这一切了结了,张大爷的确是厉害啊。

  可是,张大爷却依然板着脸。他告诉大家,这事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了结,一切要等过了今晚才能知晓。村民们一听这话,都愣住了。

  歇了口气,张大爷从包里拿出了几张纸符,在四周的墙上和角落里,以及门窗纸上都一一张贴了。他告诉我,说这是为了要锁住那恶鬼。

  当晚,守夜的人增加了很多,全部都是村中的青壮小伙。这些都是村长安排的,他认为这样阳气能旺盛一些,毕竟,如果发生什么是的话,那可是整个村子的霉气啊。

  而张大爷和我也在棺材旁守候着,整个屋子里挤得满满的,就连外面也做了一些。人多,的确是不一样,我的心里也不再像刚来时的那样紧张了。

  为了壮胆,也为了缓解气氛,村长还让人送来了一些酒和吃的,大伙大声地猜拳吆喝着,尽量使这里的气氛活跃。

  就这样,不觉到了深夜。灵堂里没有发生任何异象,大伙也都放松了下来。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我觉得这一夜应该是可以平安地度过了。这么想着,一口喝干了碗中的酒,站起身来到外面尿尿。

  看着夜光下如齿的山峰,以前自己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会在闹鬼的灵堂里守夜的。突然,月亮传进了云朵里,四周顿时暗了下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连忙往灵堂走去。我第一次感到黑夜有些漫长,真希望天马上就亮起来。

  脚步刚跨进了灵堂,我就感到有些怪异了。

  刚才还在灵堂外面喝酒说话的村民,现在都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灵堂里面的村民还是想刚才那样的姿势,虽然依旧是坐着或蹲着,不过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反应,鬼来了!

  一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头皮一麻。

  再看,张大爷却不见了!整个灵堂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地站在那儿,我想跑,可是脚却不听使唤。这时,那棺材里发出阵阵声响,我心里一沉,整个身上顿时就冷汗直冒。

  棺材随即又抖动了起来,看它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突然,“啪”的一声翠响,那棺材从停放的桌子上掉了下来。棺材盖板一下子就磕掉了,那个死者从棺材里滚了出来。

  而在那棺材后面有一个人,他正是张大爷!

  看到张大爷,我在惊恐之中,不由得又多了几分绝处逢生的惊喜。

  张大爷一手拿着青鼎剑,一手撒着香灰,嘴里还念叨着口诀。再看那死者,脸上已经长出了绿毛,他眼睛红肿,舌头也从嘴里伸出了一尺来长的样子,而且,它还在往外伸长。这一切,似乎都在意示着他即将变成一具破坏力极大的僵尸!

  之所以这么说,那是有根据的,看看灵堂内外的这些青壮年们,竟然也被他全部给迷倒了。幸好我刚才出去尿尿,否则,估计也是如此下场!

  只见张大爷猛地跳过去,将青鼎剑刺入了死者的胸口。随即又拿出一把柳钉来,一边钉入死者的脑门,一边大声对我喊道:“快过来钉住他!”

  面对这样的陷阱,我也顾不得多想,连忙跑过去,抓了块砖头,拿过柳钉就往见识的身上钉了下去。看死者身上钉满了柳钉,张大爷才松了口气:“这下好了。”

  这时,我才看到那丧尸钉了柳钉的手,已经有三个手指异化成了利爪!不过,现在他被张大爷钉了柳钉之后,停止了异化,就连那舌头,也不再向外伸长了。

  张大爷烧了一张纸符放进了水里,让我给那些被迷倒了的村民喝下去。村民们一个个都醒了过来,不过,虽然他们已经醒来,却也只是睁开眼睛而已。张大爷说,他们被丧气侵蚀得严重,可能要一个时辰之后才会动。

  虽说他们还不会动弹,但是毕竟灵堂里多了些人,我的心里也不再那么恐惧了。就在我刚松了口气的时候,灵堂里的灯火变得昏暗了起来!

  我正感到纳闷,突然,只听得张大爷冲我大喊道:“快躲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说: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