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在小山庄里遇到难缠的丧尸

  叶凌雨用一把紫色的剑挡着我,说:“严颜!快走!”

  我拿着青鼎剑冲向张磊,手一挥,张磊的头毅然落地。

  独手王脸色一黑,随即,光束放开了叶凌雨,转而向我冲来。我抛开叶凌雨、严颜,向一个偏僻的地方冲去。

  过了几十分钟,我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没想到我的爆发力那么强,居然跑出了S市,跑进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里。

  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跑过来问我:“小伙子,你就是来驻守巡房的线务员了吗?”

  “是的。”我回答道,反正我是不知道这一带的环境,而且我以前也做过线务员,不如骗骗这些农村人吧。

  中年男子热情地把我带到了他的家里,原来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姓赵,我叫他赵叔。赵叔吩咐全村七八户人家,各家拿出些油米肉盐凑到了一起,让一群女人生活做起了饭来。对于这些好客的乡下人来说,有外地人到自己的地盘上,那是绝对要好好招待一番的。更何况,今后我们就要比邻而居,朝夕相处了呢。

  本来,乡下就没有什么娱乐的,有个外面的人来到这偏僻的山村,村民们凑在一起边吃边聊天,除了能增进感情,也是一种极好的消遣。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到山里做活计的村民也陆续回来了。摆好了桌子,女人们把做好的菜一一端了上来,赵叔带着一个村民从屋里抱出了一罐酒来,然后把我拉到身边坐下,一边喝酒一边聊了起来。整个村子大概三十多个人的样子,老老小小六张桌子刚好合适。

  不一会,天黑下来之后,又点上了火把,一群爷们借着火光继续喝酒。喝了一会,看看那些女人都收拾得差不多了,我也感到有些不胜酒力,便说道:“赵叔,你看我这还没到巡房里报道呢,是不是我先去收拾一下。”

  “你只管喝酒,一切事情我会帮你做好的。”赵叔对我说道。

  “是啊,你一点也不用担心那些,尽管放心喝酒。”其他几个人在一旁附和道。

  见他们酒兴正浓,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其实,我知道自己根本不用操心等一会回到巡房要收拾什么,只要他们喝完了酒,自然就会送我回去的。

  果然,在酒足饭饱之后,赵叔就让两个人拿着我的行李,朝山顶的巡房走去。

  不知道赵叔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酒劲上涌之后我就完全进入了梦乡。正睡得舒服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大吼大叫地冲到了我的面前:“快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是你的所在,马上就走……”

  “你……是谁?”我看到面前的人一脸的惨白,一双死鱼眼死死地瞪着我,看穿戴却像个清朝的丧尸,不由得吓了一大跳。

  “这里是我的家,你快滚!”那个人张开嘴大喊道。一对獠牙露了出来,显得分外的锋利和恐怖。

  说着话,他凶狠地朝我扑了过来,一股子极其难闻的味道让我恶心不已。我连忙转过头去,被他抓住机会连推带打,我只能步步后退。突然,我的脚下踩空了,整个人直接就摔了下去。不过,下面似乎很软和,我感到四肢无力,只能继续躺在那儿。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睁开眼睛一看,天已大亮,面前却是一个村民。

  “你怎么睡到了这儿来?”那个村民疑惑地问道:“昨晚我们把行李收拾好了,看你睡下才离开的啊!”

  “哦,是么。”我打量周围,自己睡在一块玉米地里。想到昨夜的事,又看看上面的巡房,估计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幸好下面是一堆荒草,不然估计得受伤。

  “一定是起来撒尿摔下来的吧,幸好我昨天把草都堆在了这儿,没摔坏吧。”村民一边说着,一边把我搀扶到了巡房里。

  果然,巡房里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行李也是打开了的。我只从S市遇到过丧尸,这里居然也遇到了!

  等村民离开之后,我仔细回忆着,最后我觉得那一定是我做的恶梦,然后自己喝了酒,所以才会在迷迷糊糊的情况下走出了巡房,由于不熟悉环境,才会失足摔到了玉米地里去的。这么一想,算是给自己有了一个交代。

  呆在这里,不能什么事情也不做呀。一整天,我都在巡房里忙碌着,把线路一一链接好了,和总机对上了号。傍晚时分,赵叔让村民来叫我去吃饭,盛情难却,我便和村民去了。可是,在找暑假吃着饭的时候,我看到天空乌云密布,便不再多做停留,这样的天气是线务员最烦的了,因为故障总是会在这样情况下发生。

  看到我有工作要做,赵叔也没有挽留,只说需要帮忙的时候到村里叫人。我答应了一声,就匆匆赶回了巡房。

  路上,山风呼啸,真个是夜黑风高啊。我回到巡房里,拿起电话摇了几下,里面很快就传来了其他巡房的线务员,122、124、125、126……

  大家都在电话里互相呼叫了起来,我也叫了起来。有一个线务员立马说:“你是新来的吧!”我立马说:“嗯嗯。”不一会,我就和大家混熟了。

  线务员都是这样的,必须时刻守候在电话旁,一旦遇到故障什么的,就得马上采取行动。大伙在同一条线上海阔天空的猛侃了一番,那情形就像现在的QQ群一样,聊得很是热乎,毕竟整天呆在电话旁也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另外,接着聊天的时候,也可以互相测试一下声音的质量,线务员都可以从对方声音的高低以及清晰度来判断自己所维护的线路的情况。听到126号巡房那边传过来的声音有些沙哑,我告诉他那边的线路可能是有毛病了。他那边也正下着雨呢,一听情况不对,就连忙询问总机几号杆子出毛病了,总机回答正在查找。

  放下电话,这时的风雨来的更猛烈了。只听得“嘭”一声响,门被风吹开了,雨点立刻就洒了进来。我关上门,惴惴不安地守在电话的旁边。由于今天一直在巡房里连接线路,我还没有来得及去熟悉线路的情况呢。不过,因为当初架电杆拉线路的时候我也参与了,所以答题的情况也是知道一些的,还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眼看已经到了十点多,雨还是下个不停,就在我正打算睡觉的时候,电话铃响了起来。我连忙拿起电话,原来是总机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线路发生故障了,在297号至315号电杆之间。

  我一听,连忙打起精神,跨上工具包,扛起爬电杆的脚钩,拿好电筒,又穿上了雨衣。打开门,一头就冲进了黑暗中。很快来到了山下,从村里的仓库房里拖出了印有邮电两个字的绿色载重单车。我负责的这段线路有429根电杆,幸好297号电杆距离这里不远,我顺着山路绕行,过了两个山头,终于看到电杆上用红漆写着的297字样。我停下单车,爬上山坡穿过灌木丛,支好脚架从297号开始查找到了315号,每次爬上去都把电话连接好,然后和吴伯通话,并没有发现什么故障。

  可是吴伯告诉我故障依然存在,我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就对他说道:“你老可要查仔细了,这山路可实在是太泥泞了,害我摔跤的话,你得请我喝三天的酒。”

  ?A看s@正y;版u‘章o节上,W酷+匠})网

  “我比你还急呢,可不敢招惹你这小子。”吴伯查找了一会之后,说道:“你再到399号看看。”

  吴伯和我关系不错,平时大家也经常开玩笑的。他当然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了,他也同样着急,军用线路可耽误不得一分一秒的。急忙下了山坡,我骑着单车顺大路往前赶去,靠着电筒光线,终于赶到了另外一座山下,此刻已经到三点多钟了。

  按照指示图上的标示,这山上竖着57棵电杆,我计算了一下,从另外一侧的山坡蹒跚地往上爬去,由于下了雨的缘故,鞋上沾满了泥,所以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的,不知被滑到了多少次。果然,399号电杆就在眼前。

  太好了,我喘了喘气,开始工作了。好不容易爬到了电杆上,果然看到那线路已经被风给吹断了一根。如果是白天的话,完全是可以看得到的。可是现在却没有办法,我只好下了电杆,把断了的电线用一根绳索拴住,然后又重新爬到电杆头上,把电线重新给绑牢固了。此时,已经是五点钟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吴伯的声音:“小子,现在可以回去睡安稳觉了!”

  “你以为说睡就睡,我离巡房还远着呢!”我毫不客气地说道:“又不是你在机房里,床就在旁边,什么时候想睡了,倒下就行。”

  “你还别抱怨,小张那边现在还在忙着呢。”吴伯笑道:“知足吧。”

  “当然了。”我得意地说道:“不和你说了,听到你的声音就烦。”

  说完,我下了电杆。紧了紧挎包,这上山难,下山则更是不易,不过故障已经排除了,可以不用那么急的。我找了根树枝当做拐杖,一步步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

  突然,脚下一滑,我直接就从一个山坡上摔了下去。

  “嘭!”身子重重地砸了下去,感觉下面的土很松软。在身子落地的一刹那,我很清晰地听到有人痛苦地发出了一声呻吟:“啊……”

  难道是摔到人的身上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还有人在山里呢?除非是敌军特务!我大惊,可是在摔下来的时候,手电筒也被摔到了不远处。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划过,我看到了极其恐怖的一幕!

  就在自己的身下,露出了骷髅来,它的上半身正微微地颤动着,而下半个身子还在泥土里,正被我压住了呢。

  难怪这土会这么松软,原来是它正要爬出来的!

  闪电转瞬即黑,我想站起身来跑,可是却被吓得四肢都不听大脑的指挥了。这时,我听到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传来:“把我拉出来,好吗?”

  天啊!这次我可是清晰地听到了这个骷髅的声音。我平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急忙一翻身,连滚带爬地到了电筒那边,捡起电筒照向那骷髅。

  只见那骷髅正在抛刚才被自己压实的那些土,我恐惧不已,一转身朝山下跑去。连滚带爬地话下了山坡,骑起单车就飞快地逃。

  不时回过头来看看身后,身后什么也没发现,幸好那骷髅没有追来,我暗暗松了口气。

  回到哀索村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了。此时雨已经停了,我脱下沾满了泥泞的雨衣,把单车停好,就遇到了早起的赵叔。

  赵叔看到我浑身湿透的样子,知道我昨夜去抢修线路,把几个烤熟的山药递给我,然我赶快去休息。我匆匆打了声招呼,边走边吃,往巡房赶去。

  匆匆擦洗了一下身子,钻到了被窝里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将近是中午了,一切都已经恢复了过来。这时,电话响了,我抓起电话一听,不觉有些伤感。昨夜张哥抢修线路的时候,从电杆上摔了下去,腿摔断了。他休息的这段时间,局里已经派另外的线务员去接替他的工作了。

  放下电话,想着昨夜的事,我心里惶恐不已,到这里的第一夜就梦到了丧尸,而且还莫名其妙地掉在了玉米地里。现在,又在山里遇到了会动会说话的骷髅,我只不是撞了邪呢。

  正想着,有村民来叫我到赵叔家里去吃饭。我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了巡房,来到了赵叔家。

  我给赵叔递了600元钱,当是每个月的生活费。那时我的工资每月也就3000元左右,不过物价挺便宜的。就算现在翻了一百倍,估计在吃的方面花销的也不止这个数。

  在吃饭的时候,我给赵叔说起了昨夜发生的事,赵叔一听也很紧张,附近如果闹鬼的话,对村里的人们也是有影响的,他连忙出去找人吩咐了一下。匆匆吃过饭,他带着几个青年,还有隔壁村里的一个老人朝我看到骷髅的地方赶去。

  果然,那儿的坟包上有一个洞,大伙只看到泥土里有两根弯曲的骨头,却不见骷髅。几个人在周围找了一下也没有见到骷髅,只见那隔壁村的老头从包里抓出了一把灰迎风撒去,嘴里念念有词。

  顿时,大伙就听到不远的草丛里有蛐蛐在叫,只见老人走过去拨开草丛,一个骷髅头就露了出来。老人解释说,这骷髅觉得那边有些晒,所以过来这边乘凉的。不过,能这样做的话,已经是快要成精了的,必须烧了。

  说着话,让青年把骷髅挖了出来。果然,那骷髅明显是缺了两根肋骨,老人说那就是被我摔下来的时候折断了的。

  老人焚香祷告,拿出柴火把骷髅架起点燃,直到骷髅烧为灰烬,这一切才算是了结了。

  大伙回到了哀索村,傍晚在赵叔的安排下,由村里招待老人吃了一顿。席间,老人对我说道:“小伙子,你最近总遇鬼啊。”

  “是啊,我也是第N次遇到这种情况呢,每次都吓得我魂都没了。”我自嘲道。

  “要不要我帮你做做道场。”老人说道。

  “谢谢,现在已经不用了。”我对这方面还不是太相信,再说了,就是有什么的话,我不是还有青鼎剑吗?在我眼里,老人这种就叫神汉,是专门骗吃骗喝的。

  “好吧。”老人也没有再说什么。

  当晚,我推说最近线路故障比较多,所以并没有喝酒。回到巡房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洗过脸脚之后,躺在床上迷糊。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嘭”的一声巨响,我的床一下子就被掀翻了,而我也被摔到了地上。我惊醒过来,灯还在亮着,第一个反应以为这是地震了!

  “快搬出去,这里不是你在的地方……”熟悉的生硬和熟悉的情景,不过这次我是清醒的,而上一次却是在喝醉的情况下经历的。

  只见上次见到的那个丧尸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伸出了那双冰凉刺骨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臂。那门自己就开了,丧尸拖着我就要往外走!

  “不要啊……”我的恐怖达到了极点。

  “你怎么还不做,滚出去!”丧尸身上散发着一股尸臭味。

  毕竟,我在山里刚经历过一次骷髅复活的恐怖情节,现在面对这样的事,在极怕之后,浑身的胆量却也突然爆发了出来。

  我心念一动,青鼎剑出现在我手上,就朝那丧尸的身上狠狠地劈去。

  “啪!”响声中,那丧尸的身上顿时飞起了一阵灰尘,呛得我连连咳嗽,青鼎剑居然打不死他!不过,还好那丧尸受到了这么一下打击,总算是松开了手,我看到手腕上明显的有五个黑色的手指印!

  “你敢在我的地盘上劈我!”那丧尸缓缓地转过身来,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他愤怒地咆哮道:“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着话,就猛地扑了过来。看到那丧尸来势凶猛,我连忙躲闪。那丧尸直接就扑到了我的床上,那枕头在他又撕又咬之下,顷刻之间被扯得粉碎。

  这情形让我又惊又怕,正准备逃出门外,那趴着的丧尸突然立起了身来,跳到了我的面前。

  “哈哈哈……”那凄惨而又恐怖的笑声和他那变了形的五官实在是吓人,极度害怕的我挥舞着手中的青鼎剑一个劲地往他的身上狠狠劈去。不知用了多大力量,丧尸的声音变成了哀嚎,而我的手也被震得发麻,最终把青鼎剑滑落到了地上。

  看到我的剑掉落到了地上,丧尸在我的胸口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顿时飞了起来,身子重重地撞在了墙上,跌落在地上之后,我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难以站立起来。

  “想来我的家里撒野,你还不够分量!”丧尸一步步逼了过来,恶狠狠地说道:“就算是县令,也别想来惹我!”

  这个人穿着清朝的衣服,说的也是古时候的称谓。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了旅行包里有一块黄布,连忙伸手把它掏出来扔了过去,大声喊道:“圣旨在此!”

  已经伸出手来准备掐住我脖子的丧尸被我这出人意料的话给吓了一跳,在黄布即将落地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双手捧着黄布,虔诚地跪了下来。

  我看此计得逞,挣扎着站起身来,扶着墙壁蹒跚地朝门那边走去。

  眼看就要来到了门边,谁知那丧尸看到黄布上并没有字迹的时候,顿时就明白自己受骗了。

  “竟敢冒充皇旨,死罪!”丧尸跃到我的身后,将我拎起朝身后重重一甩,我再次与墙壁相撞,跌落在了墙角之下。

  看到丧尸嘴里发出沉重的呼气声,我知道冒充皇旨之事彻底地激怒了他。这下,自己可能没救了,他妈的什么破巡房,哪儿冒出了个丧尸来的,嘴里不由得骂道:“你算个什么丧尸,来争这个破巡房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知道吗?这个巡房是国家造的,谁也别想霸占了!”

  想想国家这两个字对丧尸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可能听不懂,我连忙接着骂道:“这是皇上亲自下诏建立的,大清帝国到处都有!”

  “还敢口出狂言,我杀了你!”丧尸呲牙咧嘴地吼道。

  看这招已经不管用了,我也没有办法,看到身旁有几块砖头,我连忙捡起来就朝丧尸狠狠地扔了过去,心想,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他难受一下。

  谁知那丧尸稍微一让就躲了过去,我暗叫一声不妙,只见那砖头直接击中了电灯。顿时,整个巡房里一片漆黑。

  感觉到丧尸已经靠近了我,我闻到了一股极其腥臭的气味。隐约中,我看到僵尸发红的双眼,还有那两颗令人格外恐惧的獠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空 说:

打了4个小时,终于打完。累死了。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