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妈想的真周到,不过第一次咱就不用这个了,咱不能把初次献给这层橡胶啊。”我笑着对她说。

  “去你的,没正经,赶紧洗洗睡吧。”说着女神就去睡觉了。

  我自然是不会再回隔壁房间了,洗完澡以后直接就奔女神床上去了,美人在怀,虽然今天不能越雷池一步,不过其他的亲密动作还是可以的。

  窗外的雨还在哗哗的下着,又折腾了一会,我们才相拥睡去,只听见窗外雨打芭蕉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雨过天晴,刺眼的阳光把我给照醒了,我一看怀里的女神,还像只光滑的小猫一样在睡着,嘟着红红的小嘴可爱极了,一条滑滑的玉腿还搭在我的腰上,顿时就有了反应。

  “嗯”女神被吵醒了,羞涩的冲我笑着。不过我现在真是有想法没办法,谁让我赶在点上了呢。

  咦,体内好像有一团气息在游走。

  不好!在这样下去还不得爆炸,那我可就遗恨万年了。我赶紧盘膝坐下,按照太极内功心法导引着这团气息向丹田而去,两个小周天后这股气息总算融入丹田了,我感觉内力又增强了一些。

  “陈飞,你刚才是在练功吗?”女神惊奇的问道。

  “嗯。”我跟女神大体解释了一下。

  “以前只是听说过有气功这一说,没想到是真的,你真是太厉害了。”

  “是呀,我们几千年文明,经过无数道家奇人异士以身求道,才总结出了一些修练方法,虽然没有神话小说中说的那么玄,不过好好修炼确实是可以做到一些常人想象不到的事情的。”我把自己的感受告诉了雨桐。

  “桐桐,都几点了,快点下来吃饭。”这时候老太太过来敲门了。

  “好的,妈,我一会就叫陈飞下去。”说着雨桐给我做了个“嘘”的手势。

  等着老太太的脚步声离去很远,我们赶忙穿好衣服,匆忙的洗刷完毕。

  “伯父呢?”我一看老爷子没在。

  “奥,你伯父去公司了,你们起得晚,我们就先吃了,我重新给你们做了一份。”说着老太太就端过来两碗燕窝粥。

  “谢谢伯母。”我尴尬的说道。

  “多喝点补补身体。”老太太满怀深意的对我们说道。

  咳咳,我一口差点被呛住,雨桐的脸则是红的跟个苹果似的。

  吃完饭,我本来打算让雨桐跟我回酒店的,她说今天身体不大舒服,跟老太太道别后,我自己开车回了酒店。

  到酒店后,看了一会报表,我让周辉把老爸给我选出的“天地人”三个小组的成员都单独召集到训练场一边。

  过了一会,包括周辉、张岩、李强他们15个人已经分成三组站好了队形。

  “你们演练一遍太极十三式。”我主要就是想看一下他们学得怎么样了。

  仙人放剑、乾坤盘球、美人照镜、顺水推舟、金鸡独立……他们每个人都把太极十三式的套路打得纯熟。

  “好,好”我不住的称赞,他们现在任意拿出一个人都能跟那个天狼帮的那个马副帮主一较高下了,不过跟我杨师姐比还差了不少,毕竟他们实战经验少。至于残狼,我还没见过他,不过他兄弟这个窝囊废我倒是不屑一顾。

  看来我老爸是真是费了不少心血啊,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们教的这么好。谢谢你,老爸。

  “从今天起,每个月末你们每个小组最后一名都要接受其他兄弟们的挑战,失败了就由挑战胜利者补上,我希望每个月末都能见到你们。能做到吗?”我大声问道。

  为了保持我这把尖刀的锋利性,同时也为了激发其他兄弟的训练热情,我必须采取一些激励措施。

  “能做到!”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毕竟能进入“天地人”小组代表着巨大的荣耀,无论是公司地位还是工资待遇都有很大提高。

  “蔡家那边没有什么异常动静吧?”我向张岩问道。张岩那一组是我专门安排打探蔡家的一把尖刀,同时由于张岩精通电脑,他还主要负责替我收集情报工作。

  “退市停业整顿以后蔡家一直很低调,不过前几天我发现他们有一笔很大的资金汇往了国外,还有他们的资金跟周家这段时间来往比较密切。”张岩跟我做着汇报。

  “嗯,好,最近给我多留意一下天狼帮的消息,特别是给我多收集一下他们帮主残狼的资料。”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安排完这一切,我在周辉的陪同下来到了保安公司的新基地,也就是原来的军分区旧址。那里几十台挖掘机、装载机正热火朝天的干着呢,地基、地槽已经差不多了,倩楠派来的大批施工人员也正紧张有序的工作着。看着自己的计划正一步步实现,我的心里也是很欣慰。

  “多派几个兄弟过来看场子,以防有人捣乱。”我对周辉说道。

  “没问题”周辉向我保证道。

  我又问了周辉一些保安公司人员招聘和训练的情况,进展还算顺利。

  围着工地转了一大圈之后,我就离开了工地,周辉在那儿盯着,我把车留给他了。

  “是该买辆车了,公司现在人员事务越来越多,车辆本来就紧张,也得多添几辆车了。”我边走边寻思道。

  买什么的好呢?奔驰、宝马、路虎、奥迪、卡宴等一个个的品牌在我脑海一一一浮现着,反正岛国的我是不会考虑的,就算他们把自己的车吹得再好,我也不会让他们拿着我买车的钱去买鱼虾岛,而且去年两国关系紧张的时候还有很多岛国车被砸了。虽然我不支持这种过激行为,但那些买岛国车的人在看到纪录片上鬼子在我华夏大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时心情是否依然平静?

  “唉吆,唉吆。”这时我看见远处一个老大爷突然捂着胸部倒地上了,老头痛苦的哼哼着。

  以前看电视上报道老年人倒地上没人敢扶我还不相信,不过这次我算是见识到了,路旁来来往往那么多人都绕着老头走,唯恐避之不及。现在的人心啊,都象脸上糊的那层厚厚的粉一样被蒙蔽住了。

  从老头捂的那个部位和面部表情来看,很明显是心肌梗塞,时间就是生命,我快步跑了过去。

  老头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颤抖的指着一个口袋,嘴里哼哼着。我赶紧顺着他指的口袋掏了下去,是一瓶药,速效救心丸。

  我立刻打开药瓶取出两粒让老头含在嘴里,同时左手护住老头的心脏,缓缓地输入了一些真气,帮老头疏通心肌。

  看I正aj版f9章节上W酷X6匠!…网

  随着药效深入和我真气的流通,老头一会儿就恢复了过来。

  随着老头的恢复,旁边那些准备等着看热闹的人都散去了。

  “谢谢你,小伙子,你救了我一命。”老头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道。

  “应该的,老爷爷,尊老爱幼是我们的优良传统,人谁还没有老的时候。”我恭敬地对老头说道。

  “不错,小伙子,这年头象你这样的人不多了,你看刚才这么多看热闹的人。”老头望着散去的人群说道。

  “他们只是被世俗和功利暂时蒙蔽住了眼睛,随着社会风气的好转,早晚会醒过来的。”其实对这种现象我内心也是很悲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好多人的价值观已经扭曲的离谱了,好在现在还能偶尔冒出些正能量。

  以前好多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都被社会树立为典型、榜样,这究竟是时代的进步,人类精神文明的进化呢,还是一种人性的倒退,我也是搞不明白。

  “老爷爷,这么热的天,你怎么自己出来了?”我关心的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