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也没什么难修的,我拧开喷头一看,是中间夹层的密封圈松动了,所以会出现侧漏,我把密封圈拆下来重新整理了一下,又把女神扎头发的皮筋套上了一圈。

  “OK,解决了。”我得意的说道。

  “出去吧,我要洗澡了。”女神说道。

  “帮你修好了,也不谢谢我。”我盯着女神说道,女神穿了一条白色的齐膝睡裙,胸前露出一大片,跟羊脂白玉似的。

  “看在你帮忙的份上,桌子上我给你冲了杯花茶。”

  “要不咱俩一块洗吧,反正我也要洗,这样节约用水,国家不是提倡环保节约嘛。”我大义凛然的说道。

  “去,谁还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说着女神就推着我走出浴室。

  “好吧,这么好的建议被你否决了。”我无辜的望着她说道,顺手往她胸前摸了一把溜了出去,软软的好舒服啊。

  “哼,大色狼!”女神骂了一句,把门关上了。

  躺在女神的香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我的心里向千万只蚂蚁在挠一样。

  “吱吱吱”小紫貂向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样,在它的小窝里抱着松果看着我。

  “看什么看?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正急着吗。”我白了它一眼。

  “吼吼。”小紫貂好像在对我表示抗议,又好像在嘲笑我,然后低下头啃它的松果去了。

  尼玛连个小动物都敢笑话我,飞哥我太没面子了。

  呼呼,外面起风了,六月的天,真是娃娃的脸,说变就变。一会儿工夫外面就电闪雷鸣了,哗哗的雨就下了下来。

  “床对面衣柜里帮我把今天买的那套内衣拿来。”女神开了个门缝对我说道,可能是没考虑到我会过来,她先前并没有把换洗的内衣拿进去。

  “奥”我答应着,从衣柜里把今天几千块钱买的那几块布片给找了出来。

  衣柜里跟联合国飘扬的旗子一样,挂着各式各样的内衣内裤,黑的白的粉的,平角三角蕾丝都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不过没发现丁字,我真想女神一样一样展示给我看啊。

  “你用手递进来就行。”听见我走过去,女神对我说道。

  “喔。”我稍微用手把门缝推大一些,单手把内衣递了进去。

  “轰隆”一声,我刚把内衣递到女神手里,一道闪电从天空中划过,照亮了半个夜空,紧跟着就一声震耳的雷声。

  “哎呀!”女神一声惊叫,我也是吓了一跳,长这么大还头一次听见这么大的雷声。

  “你没事吧。”我不过一切推开门冲了进去。

  女神愣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内衣也掉地上了。

  “雨桐。”我顾不得看她那诱人的胴体,关心的喊了她一声。

  此时又有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

  “陈飞,我怕打雷!”女神反应了过来,一下扑在我的身上。

  “不怕,有我。”紧跟着又是一声巨大的响雷声。

  看着趴在我身上吓得发抖的女神,一种男子汉的豪气在我心底油然而生,我用双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雷声过去了,女神象光滑的小猫一样趴在我身上,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那光滑柔软的俏背。

  “啊!”的一声,女神清醒过来了,这才意识到她正一丝不挂的趴在我怀里,赶忙拿起睡衣来遮挡。

  “这么个大人了,看把你吓得。”我看着一脸羞红的女神说道。

  “哼,人家从小就怕打雷,以前晚上打雷都蒙头躲被窝里。”

  “你还不出去,人家要换衣服呢。”女神红着脸说道。

  “换呗,反正刚才我已经都看到了,再看一遍加深印象,‘温故而知新’嘛。”这时我才回忆起刚才女神那光洁如玉的身体,好像还看到了一丛黑黑的东西,想着想着我的小飞哥就又有了反应。

  “出去,让你出去你就出去。”女神把我拥到了门口。

  “刚才可是你光着身子往我身上钻的。”我一脸无辜的说道。

  “色狼!”一样东西扔了出来砸在我身上。

  我擦,是女神刚换下来的内裤,惩罚人也不带这样的吧。

  很快女神就换上衣服出来了,象出水芙蓉一样,头发还湿漉漉的,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怪不得书上有那么多赞美的语言形容出浴的美人,此时的雨桐给我感觉像《洛神赋》里的洛神一样,身姿优雅,令人流连往返。

  最新●|章E)节上8c酷G匠网DT

  “给我!”女神走过来一把夺过我手里拿着的那块布片,我去,不是你扔给我的吗。

  “雨桐,没事我回去洗澡了。”看来今天是没希望了。

  “陈飞,你生气了?”雨桐看出了我一脸失望的表情。

  “没,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挤出一丝笑容。

  “来,帮人家梳梳头嘛,你不是喜欢给我梳头吗。”雨桐拿出块干毛巾擦着秀发。

  “奥。”我赶紧拿起梳了梳妆台上的梳子,这Y头搞什么名堂。

  拿起梳子,我慢慢地梳理着她的满头秀发,看着镜子中的和谐画面。

  “太美了!”我放下梳子,将她的头揽入怀中俯下身子亲吻着她的秀发,一股清新的洗发水香味扑鼻而入。

  慢慢地我吻向了她红润的耳垂,轻轻地向她耳朵里吹着气,女神闭上了眼睛,任我在她耳边轻吻着。

  看着镜子里女神那迷人的神态,我轻轻地转到她身前,向她那娇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吻去。虽然以前我也吻过她,但从来没有向今天这样沉浸在一种暧昧的环境中……

  过了一会,这样的方式已经不能表达我深深的爱意了,我抱起了女神,把她放在了那张松软的大床上。

  飞哥我也是二十多岁的青年,正直血气方刚年纪,在这种环境下,面对雨桐这么漂亮的女友要是没有更进一步的反应,除非我不正常。

  毕竟我还是个处男啊,对那种事也只是从苍老师那里有点了解。雨桐跟我一样,显然也很是激动。

  “唔,不要。”当我的手掀起她的睡衣想要进一步行动的时候,雨桐突然按住我的手。

  “我大姨妈刚来两天……”雨桐喃喃的对我说道。

  擦,怎么这么巧。

  “哦,这么巧。”我停止了动作,生理课上说这个时期最忌讳做这种事。

  “对不起,我知道今天是自己的生理期,怕晚上跟你在一起互相抵挡不住诱惑,会让你失望,所以先前才那样对你。”雨桐温情的望着我说道。

  “没事,你是我老婆,又跑不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摸着她的头说道。

  “切,你要是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我可就真跟别人跑了。”雨桐朝我腰上掐了一把,真疼!

  “我发誓,保证在家在外都听老婆的话,全心全意为老婆大人服务。”我对着雨桐耳朵轻轻说道。

  “快去洗洗你身上的臭汗吧,瞧你这个样子。”我身上刚才已经脱光了,小飞哥还在委屈地作着抗议。

  “嘿嘿,你老公强吧!”男人在这方面从来不会承认比别人差。

  “等等,我先把身上的口水冲冲,内衣内裤又得换了,你这个灰太狼,把我当成喜羊羊了啊。”说着女神起身拿出另一身内衣又去冲洗了。

  “你是红太狼还不行吗。”怪不得有句成语叫秀色可餐啊。

  “吱吱”小紫貂这个坏家伙不知什么时候从窝里爬起来了,冲我的小飞哥叫着。

  “看什么看,‘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不知道吗?”,我起身穿上了衣服,小飞哥还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呢。

  “对了,你妈跟你说什么了?”女神重新冲洗完后我问她。

  “我妈说我们都还年轻,怕我们把持不住自己,提醒我注意安全,说早孕对身体不好。还给我们准备了这个。”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杜蕾斯。

  我晕,丈母娘想的还真周到,早就料到我们今晚会有事情发生,不愧是过来人啊,呵呵!我那精明的老丈人要我今晚住下,我怎么感觉好像被人设了个套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