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有这么个事跟你汇报一下……”杨青雪拿起电话来说了一通。

  “好了,应该问题不大,你回去准备一下吧。”说着她就拿起笔来开始写书面报告。

  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告别了杨青雪,我坐车按照她提供给我的地址向出事的出租车司机家里驶去。

  那地方位于市区一个偏僻的地方,是原先一个食品公司的家属楼,整个楼房显得已经破旧,街道很窄,小商小贩们就把狭窄的路占去了一半,不远处有个商品交易市场。

  进了小区把车停下,我跟开车的兄弟就按照地址上了楼,门口放了个纸幡,显然就是这一家了。

  “当当当”我敲了敲门,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开了门,那妇人头戴白帽,两眼泪水,面容很是憔悴。

  “你们是?”妇人开口问道。

  “我是大叔的生前好友,以前经常坐他的车。大叔人这么好突然就走了,我来送他一程。”我说明了来意。

  “请进。”中年妇人抹了抹眼角的泪。

  我们走了进去,正对着就是出租司机的遗像,我们恭敬地拜了三拜。

  “呜呜”这是在一边跪着的一个女孩子哭了起来,这女孩也带着白帽,消瘦的脸上两道泪水流淌着,眼睛已经哭红了。女孩的旁边还有个小男孩也在跟着抹眼泪。

  “谢谢你们,非亲非故的还来送我们家老赵一程,坐下喝口水吧”中年妇女强打着精神说道。

  “阿姨,不用客气,说来我也是内心有愧。”我把那天的事跟中年妇人说了一遍。

  “哎!”她叹了口气,“这都是命,谁也不想发生那种事,阿姨不怪你。”

  中年妇人的大度更让我心里有了种内疚感,我从兜里掏出一张卡。

  “阿姨,这是十万块钱,大叔的死我很难过,无论怎么说也是因为我连累的,请你务必收下。”我把卡递给了她。

  “不用了,政府已经给过2万的补偿金了,你能来送送你大叔我心里就很安慰了。”中年妇女推脱道。

  “阿姨,不用客气,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你不收下我心里不安,大叔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走了以后你们的日子怎么过啊。”我把卡塞在了她的手中。

  “那是你们的孩子吧,他们还要上学,正在长身体的年纪,对于整个家庭来说这点钱真的算不了什么。”我看着那两个正在痛哭的孩子说道。

  “盈盈、冬冬,快过来谢谢哥哥。”她对着两个孩子说道。

  “谢谢哥哥”两个孩子抹了抹泪走到我跟前。

  w酷-w匠网c!首发√v

  “不用客气,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弟弟妹妹了,有什么事跟哥哥说。你们都上几年级了?我摸着小男孩的头说。

  “我上三年级。”小男孩看着我说道。

  “我今年上高二了。”女孩也是红着眼说道。

  “阿姨,这是我的地址和手机号,以后有什么事你找我就行。”我拿出笔来把地址和电话记在了旁边的一张纸上。

  “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们也别太难过了,一定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大叔在天堂看着你们呢。”我安慰她们说道。

  “那你们慢走,我就不送你们出去了。”中年妇女收起那张纸说道。

  转身离开了那个刚刚破碎的家庭,我心里的愧疚稍许有了些缓解。该死的恐怖分子,这么一个完美的家庭被你们粉碎了,我一定要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惩罚,不会让你们再去祸害别的家庭,我狠狠地咬了一下牙。

  回到酒店已经是中午了,吃完饭我告诉周辉他们下午开会,然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最近有点累。当我睡醒走到会议室的时候,大家已经都在等着我了。不是我喜欢开会,而是有些事情和我的想法必须通过这种形式跟大家多沟通,这样可以让大家彼此加深了解,通过他们的发言我也可以从中发现人才。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跟大家道了歉,“首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把上午同杨青雪见面的结果跟大家做了通报,大家听后也是一片欢腾。

  “由于新基地需要改造建设,需要资金,我希望大家能够入股,将来每年分红给大家,兄弟们跟着我出生入死,我希望能多些回报给大家。在原先投资1000万的基础上我再增加500万。”其实我手里还有2000万,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我决定让跟着我的每一个人都持有公司股份,这也算是我们学习的企业管理的一种方式。

  “按照我的投资测算,保安公司正式运营后,前几年投资回报率应该不低于20%,以后随着名气和业务质量的提升,能达到40%甚至更多,毕竟这个行业不是谁都能随便涉入的。”我开始给大家算账。

  “我出30万”周辉带头说道,“我20万”丽姐也是跟着入股,“我10万,我5万……”大家入股的热情都很高涨,有的甚至跟朋友借钱入股,我知道这都是大家出于对我的信任。

  很快整个下午经过开会的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回去宣传,整个酒店跟保安公司的员工都入了股,一共筹集了500万元,每一分都汇聚了大家对我的信任。

  没过几天杨青雪那边就回信了,说上面已经批准了,每年象征性地收点租金,说正式开业的那天上级领导会过来视察。

  我跟她说了一堆感激的话,然后请她帮忙弄些部队上替换下来的训练设施,她也是很愉快地答应了,并开玩笑说要从中间弄点提成,我这个师姐可真是有一套。

  有了场地,有了资金,保安公司那个项目开始启动了。项目初期可把周辉累得不轻,好在学校那边放暑假了,我和张岩他们都顺利地通过了大三的升级考试,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公司这边来了。

  由于牵扯到场地和办公楼的改造,我自然是想到了倩楠的房地产公司,好长时间没见她了,不知道她那边情况怎么样。

  一大早我就给倩楠打了电话,她约我在公司见面,我找了个兄弟开车陪我过去,看来这个假期得学学开车了。经过市政府大楼的时候我特意去看了看前面那块地,有大卖场、珠宝店、药店、还有卖汽车的,虽然店面都不是很大,但是位置很好,里面客流量很大。

  我进珠宝店挑了几样首饰,看招牌就知道是周家开的,不过里面珠宝的质量和款式确实很好。

  “陈飞”一下车倩楠就迎了过来,她早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麻烦大小姐亲自下来迎接。”我跟她开玩笑道。

  “唉吆你可是稀客,轻易不来一次。”倩楠撇着嘴说道。

  “前些日子确实很忙,这不一有时间我就来了吗。”说着我拿出刚买的白色翡翠手镯递给了她。

  “谢谢。”说着她就高兴地戴在了手上,跟她莲藕般的手臂很是般配。

  “喜欢吗?”

  “非常喜欢。”

  “那可是我拜师的酬金,这段时间我得跟你学学开车,我看你开车挺嗨的。”我趁机说道。

  “这个简单,以你的聪明劲几天就学会了。上楼吧,我爸爸在办公室等着你呢。”很快我俩就来到了海哥的办公室。

  “海叔,这是送给你的。”我把一串雕着十八罗汉的花梨木手珠递给了海哥。

  “谢谢你陈飞,这花梨木不便宜吧。”海哥高兴地说道。

  “相比您对我的恩情,这算不了什么。”我真诚的对海哥说道。

  “好,好,我肖振海果然没有看错人。倩楠快给陈飞倒杯水,咱们坐下慢慢聊。”海哥拉着我的手让我坐下。

  倩楠给我倒了杯水也坐下了,时不时地把弄一下手镯,海哥看了也是暗自嘿嘿的发笑。

  “最近没人找你麻烦吧?海哥问道。

  “没有,上次对方死伤了十几个人,损失惨重,不敢轻易出手了,不过跑了一个狙击手怪可惜的”我说道。

  “没想到你功夫会那么好,不过以后还是得多加小心。”海哥关心的说道。

  “你们也要小心防范,最近蔡家没什么动静吧。”我问道。

  “自从上次蔡家被抓了几个人,被勒令停业整顿以后老实了不少,倒是天狼帮的人有几次到工地上去骚扰,被兄弟们教训了一顿,自从损失了一个副帮主和两个堂主后,残狼比以前也收敛了不少。”海哥说道。

  “不过看似他们都变得低调了,实际上比以前更难对付,毕竟他们后面都是有背景的,我怀疑对你的那次袭击就是他们幕后主使的。”海哥提醒我说道。

  “嗯,我也怀疑这事跟他们有关,不过连警方都找不到证据,毕竟那些杀手组织做得太严密了,很难查找。”没有证据我也不能妄下结论,何况我还有得罪的别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