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钱副局长的帮助下保安公司也是顺利地注册完成了,当然我也没有让他白忙活。飞天大酒店的事也在筹划之中,只是地皮的事确实不好办,因为牵涉到四大家族和政府的利益,我只能根据倩楠的建议慢慢协调,肖家肯定是支持的,林家因为我跟雨桐的关系,再加上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应该问题不大,关键就是蔡家跟周家了。

  经过上次股票的事蔡家损失惨重,周家也跟着赔了不少,要想让他们让出那块地盘,难度可想而知,必须得想点其他办法。

  然而在平静地过了一段日子后还是出事了。

  那天下午我放学后打车回酒店,刚到一个三岔路口,就有两辆改装汽车从两侧迎面撞来,出租车司机一下被吓呆了,我赶紧让他掉头,这时后边又冲上来一辆,已经没处可躲了。

  遇到埋伏了,我心里一紧,赶紧推开车门跳了出去。

  “砰”的一声,就在我施展步法使劲跳出的瞬间,乘坐的出租车被三辆车挤扁了,紧跟着从车上出来10多个人,持枪向我跳出的方向一阵乱射。

  我施展着八卦步法腾挪闪避着,对方射出的子弹嗖嗖地从我后面飞来又被我一一躲闪过去。幸亏六根震动后我对周围的感觉比以前强了太多了,能很敏锐的感觉到子弹飞来的方向,怪不得老头子让我先练这套步法,关键时候确实能保命啊。

  “砰”的一声,一颗大大的子弹头从我头上飞来,有狙击手在周围的高层建筑上对我射击。我提升真气使劲往前一跃,刚才的地方被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坑。尼玛对方是真对我费尽心机了。

  WG酷ba匠*网)x永久@免费看小说}P

  “砰”又一颗子弹从另一个角度袭来,身后又被炸出一个坑。看来狙击手不止一个啊,怪不得这段时间蔡家和天狼帮没动静啊,原来一直在积蓄力量对付我。

  “恐怖袭击”,周围已经有人尖叫着四散逃命,我也趁机跳到一个很大的垃圾处理箱后面,幸好后面有一个能挂托运钩的空间,我躲了进去。

  “砰砰砰”,那伙人拿着枪一边射击一边朝垃圾处理箱奔来。

  怎么办?按说我可以集中真气配合九宫飞行步找准机会飞走的,可那样就在对手面前彻底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再说现在我连对手的身份都不知道,得想个更好的办法找出凶手。

  我正想着,那伙人已经来到了垃圾处理箱跟前,不断地向我这边射击着,好在垃圾处理箱钢板比较厚,要不早被打烂了。

  一瞬间我集中丹田内的真气,用力把巨大的垃圾处理箱掀了过去,“轰隆”一声垃圾处理箱被掀了个底朝天,巨大的冲击力砸飞了几个杀手,还有几个被扣在了箱子里,估计里面的垃圾也能把他们砸个半死。紧跟着我施展七斗星移步,利用太极八法中的“靠”字诀,把剩下的几个撞飞了出去。

  “砰、砰”两声,又有两颗子弹从我头上飞了下来,被我施展两仪阴阳步躲了过去,顺势我拾起地下一把枪,凝聚精神灌注真气朝一颗子弹射来的方向扔了过去,只听“啊”的一声,有个人影从前方10多层楼的位置跌落下来,另一个方向也停止了射击,消失不见了。

  一阵阵警笛声传来,只见几辆喷着特警字样的车辆围了上来,车上齐刷刷跳下来20多个身着迷彩装的人,都戴着头盔,身穿防弹衣,手里拿着冲锋枪。

  来人很快就控制了现场,那些杀手6个被砸死,4个还在地上趴着,还有5个被扣在垃圾处理箱里,远处拿狙击枪掉下来的那个瞄准器已经被打烂,右眼上还插着我扔出去的手枪,枪口深深地插入了脑子里。

  “你干的?”一名女子走到我面前,穿着迷彩装,白白净净的,留着齐耳短发,胸前鼓鼓的要把迷彩装都要撑爆了,瞪着双大眼睛惊讶地望着我。

  “嗯”,我摸了摸头发,看了看她肩上的两杠三花,冲她点了点头。

  “请你配合我们回去调查一下。”女警官说着就朝车上走去。

  “等等。”我快步走到已经被挤扁的出租车跟前,刚才还跟我谈笑风生的出租车司机已经没有了呼吸,一股深深的愧疚感朝我心里袭来,这帮该死的,又破坏了一个完整的家庭。

  “我需要那个司机的详细信息。”走到女警官跟前我自责地说道。

  “好的,你也不要太自责了,后续的事情我们也会处理的。”女警官安慰着我,我们一起上了车。

  车子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大门前,门两边分别竖了两个很大的牌子,我仔细看了一下,左边写着东海省特警指挥中心,右边写着国家反恐办东海分处。门口有两个特警在持枪站岗,见到女警官敬了个礼,车子就开了进去。

  里面场地非常大,这分明就是一个反恐训练基地,各种各样的设施都有。远远地看着还有人在训练着,耳畔传来阵阵响亮的口号声。

  车子在里面开了10多分钟,经过三道铁门,停在了一栋办公楼跟前,我跟女警官走了进去,后面那些杀手也被荷枪实弹的特警一个个的押了进来。

  里边又经过了几层防护门,女警官在输入了几次密码后,我们来到了被厚厚的混凝土浇筑的地下审讯室。

  “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吧。”女警官跟我进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接了杯水递到我面前。

  我把遇袭的经过跟她说了一遍,虽然我觉得这件事可能跟蔡家和天狼帮有关,但没有证据我也不能乱说。

  女警官坐在对面仔细听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将信将疑地看着我,似乎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搞定那么多人。

  “看招”,说着她一拳向我胸口袭来,我顺势往后一躺然后双脚往前一蹬想她坐的椅子踢去,椅子被我踢在墙上摔个粉碎。女警官见势往上一跃,一个箭步向我踢过来,我坐在椅子上没动,稍用真气,一只手迅速抓住她脚后跟的昆仑穴,她一吃痛另一条腿向我踢来,我赶忙用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足三里处。

  “唉吆”一声,这下可热闹了,只见女警官一只脚被我攥着脚后跟,另一条腿被我捏住膝关节往下的部位,两条腿分开了,借着那股冲劲一下就落在了我的腰间,椅子“咔嚓”一声也被撞碎了,我仰面倒在了地上,女警官趴在了我的身上,我感到脸上一阵柔软,正被她两座山峰紧压着。

  “你!”女警官羞红了脸,有些恼怒地看着我。

  “是你先动手的。”我无辜地看着她。

  “再来!”说着女警官就摆出一个架势,一掌向我推来。

  “咦?太极的单推式!”我先是一惊,她竟然也会太极!赶忙伸手去接她这一掌,刚要抓到她手腕时她突然一个变招,用手勾住我的手腕就要顺势用捋劲将我向前牵引,这种招式我已经用过好多次了。顺势一跃,我就到了她的后方,然后背对着她往她后背神堂穴上就是一肘。由于我没用力,她只是痛了一下,然后顺势往前一趴,出去了两米远。

  “你也会太极?”女警官一双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我。

  “略懂点皮毛,承让了。”我对她抱了抱拳。

  “我叫杨青雪,杨氏太极传人,承蒙手下留情。”女警官自我介绍道。

  “我叫陈飞,祖籍江南陈家峪,陈氏太极传人。”我也是自报家门。

  “怪不得。我看你不只是会太极拳吧,看你步法和内功也是十分了得。天下太极出一家,你就叫我师姐吧。”杨青雪不客气地说道。

  “好的,青雪师姐。”我可不介意叫这么个美女警官师姐,叫姐姐也成啊。

  “你年纪轻轻的得罪什么人了?对方这么痛下杀手。现在反恐这么厉害,敢在公共场合持枪杀人的可不是一般人,枪战这类突发事件都归我们特警队管,这次竟然有十五六个人对你进行刺杀,而且还有狙击手。要不然我不会亲自去的。”杨青雪分析着这次事件。

  “具体我也不敢确定,最近确实得罪了一些人,不过据我所知他们的势力好像还没有这么强,顶多是些帮派玩玩刀什么的。”我分析道“是呀,咱们国家对枪械管理这么严格,就是一些黑帮也不敢这么名目张胆的使用枪械的,因为这已经触犯了我们警方的底线。我分析应该是雇凶杀人。”杨青雪说出了她的想法。

  “雇凶杀人,这么多杀手得花多大代价啊。”想不到我这条命这么值钱,对方对我还真是重视,我想也只有蔡家跟周家能拿出这个价钱来吧。

  “你不做我们这一行不知道里面一些内情。现在有些雇主公开到一些国际雇佣兵网站上发布悬赏任务,只要双方达成一致,先打入对方账户部分预付资金,等杀手完成任务后再全额付款。现在我们C国已经有几个类似案例了。”杨青雪给我介绍道。

  “奥,是这样。那审问一下那些杀手不就知道了吗。”我问道。

  “这些杀手也只是负责执行任务,他们的头目一般都跟上级组织通过卫星电话单线联系,甚至连上级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很难调查,不然国际反恐组织早就把他们端掉了。”杨青雪摇着头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