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车就开进了乡镇上的一个派出所,把那三个人交给警察后大巴又向县城驶去。

  经过路上这一阵折腾,到了县城我们打车到美女老师家已经快中午了,老师家住在县城的教师村里,是县里专门为老师们建的一个大型小区。

  酷YC匠&(网?唯一D正AR版、!,其;,他%z都@是x盗S版6

  “爸、妈,我们回来了。”我在后面提着东西跟美女老师进了门。

  “这位是?”一个50来岁,头发有点花白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问道。

  “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男朋友陈飞。”老师介绍道。

  “伯父好。”我把买的一大袋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我看看,嗯,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一个中年妇女从厨房跑了出来,身体有些发福,烫着卷发,“唉吆,还买这么多东西。”老太太很是热情。

  “伯母好,伯母真年轻。”我也是趁机讨好道。

  “真会说话,快坐下休息一会准备吃饭,我先忙去了。”说着老太太就进了厨房。

  “坐。”老头说着给倒了杯茶,我坐下跟他聊着天。

  一会儿饭就做好了,大家边吃边聊,老头老太太也对我有了更多的了解,不过我发现老头始终没有笑容,显然有心事。

  “既然来了就多呆一天吧,我再收拾间屋子去。”吃完饭老太太说话了。

  “也好,要是李局长夫人再过来谈说媒的事也好叫她见见陈飞。”老头发话了。

  “妈,不用麻烦了,让陈飞睡我那屋吧。”为了让父母更加相信我们的关系,美女老师说道。

  “你们已经……”老太太惊讶地问道。

  “嗯”美女老师羞红着脸去刷碗了,我也是当场楞住了,这男朋友也装得太像了吧,刘老师不会跟我假戏真做吧。

  “当当当,”下午我们正坐着一起看电视聊天,突然有人敲门了。开门后一个官太太模样的人和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听说你们小雨今天回来,这不我就带我侄子过来见个面,既然大家都熟,那就赶紧把事给定下来吧。”一进门官太太趾高气昂地说道。

  “陈飞!你来干什么?”孙冠希在后面提着东西一眼就认出我来了,看走路的样子脚应该好了。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吗?我这是来见老丈人跟丈母娘来了”说着我故意搂了搂美女老师的腰,刘老师也是很配合的向我靠了靠,看得孙冠希脸都绿了。

  “不好意思啊老姐姐,我家小雨原来有男朋友了,你看这孩子一直也没说,今天突然就给带回来了。”老太太跟贵妇人解释道。

  “是呀是呀,小雨这孩子做事太冒失了,也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见谅,见谅。”老头也是附和道。

  “奥,是这么回事啊。你看你们也不早说,我们家冠希还一直等着,要不你说就我们冠希这条件,什么样的找不到。”官太太抱怨道。“既然是这样,冠希,我们走。”

  “什么男朋友,那是她的学生。”孙冠希说道。

  “咦?小雨,你可别糊弄我们啊,你怎么跟你的学生谈恋爱啊。”老头老太太一脸惊讶地说道。

  “学生怎么了?我们相差又不大,现在网上刚报道了大学生毕业向老师求婚的呢,我们怎么就不行。”说着刘老师就向我脸上亲了一口,软软的,润润的,舒服极了。

  “你看这孩子,还来劲了。”老太太说道。

  “学生不学生的关我们什么事,冠希,走。”说完官太太就走了,孙冠希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也提着东西跟着离开了。

  “小雨你说你年纪不小了,我们是急着让你赶紧找个对象好抱外孙子,可你怎么……”老头看着我欲言又止。

  “爸,这都什么年代了,我自己有分寸,以后我婚姻的事你就别跟着操心了。”老师说道。

  “伯父,我会好好对诗雨的。”我也是配合着说道。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往后就不管了,恋爱不容易,你们且行且珍惜。”老头说道。

  我擦!

  经过我跟刘老师一系列完美的配合,老头老太太也就默认了我们的关系,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晚上老头老太太看了一会电视就去睡觉了。既然美女老师让我跟她一块住,那晚上我自然就跟她一块睡了。

  一进美女老师的香闺,一阵青春少女的香气就扑面而来,整个房间布置得就跟童话中公主的卧室一样温馨浪漫。床软软的,不大不小,铺着粉红色的床单,放了床印着红玫瑰绿叶子的白色棉被,躺上去舒服极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温柔乡啊!

  “快换下你这身臭衣服,我给你洗洗。”美女老师说道。今天在车上弄得是有股味道,美女老师还真讲究。

  “你先换上我爸爸的衣服。”说着就扔了身衣服过来,我赶快脱下来换上了,早知道自己多带身衣服了。

  美女老师去洗衣服,我就坐下来打开电脑看着新闻,跟张岩、周辉他们在网上聊了几句。今晚注定是个难眠之夜,我端起杯子喝了口绿茶。

  一会儿,衣服洗完甩干晾上了,美女老师走了进来。

  “我先去洗澡,等会你再洗吧。”美女老师打开橱子拿出了贴身换洗的衣物,粉色的小内内上面有个卡通小兔兔,白色的文胸有C尺寸大小,一身白色的纯棉睡衣,看的我是一股热血冲到了鼻腔,好想变成那只小兔兔啊。

  “什么好看的啊。”说着老师就拿着出去了,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我哪还有心思上网,此时的我已经心猿意马了,换你你能坐得住啊?我端起杯子来狠狠地喝了两口。不过我可没那么猥琐,去看美女老师洗澡之类的,我只是在脑海里想着美女老师一幅幅洗澡的场景和水流过她双腿的画面,好想变成她那双手替她搓搓背,按摩按摩什么的。

  “好了,你去洗吧。”美女老师穿着睡衣擦着头发回来了,传来了一阵处子的体香。

  “老师,你真美。”我强忍住内心的激动走进了浴室,尼玛我的裤裤都已经湿了。

  打开凉水我就向身上冲了过来,得给自己降降火,冷静冷静,绝不能作出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来。以前跟林雨桐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最多忍不住的时候自己解决一下,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丹田之内那股火烧的那么厉害,结丹之后还从来没有这种强烈的感觉。

  边洗我边安慰着自己的小飞哥,很快我就洗完了。换了身老师准备的睡衣,刚要出去,我看见老师刚换下来的一条黑色蕾丝内内和红色文胸还放在旁边一个小盆子里,鼻子一热,我忍不住过去拿出来看着,黑丝的内内底部还有淡淡的液体,还散发着老师的体温,我的小飞哥又忍不住抬头了。

  “洗完了。”我关上门进了美女老师的房间。

  “你这个坏东西。”美女老师看到了我那支起帐篷的小飞哥,红着脸说道。

  “扑”的一声,我一下趴到了床上盖上被子。“嘿嘿,正常反应。”

  “今晚你睡那头,不许过中间这个垫子。”说着美女老师就从椅子上拿起一个棉垫扔到床中间,又从橱子里给我抱出一床蓝色的被子和一个枕头。

  “奥。”我还以为美女老师会让我睡地板上呢。

  既然这样,那就睡吧,换了被子,我就贴着里边墙上躺下了,我可不想被老师当成色狼。

  过了一会儿,美女老师也是关了灯,盖上她那床被子睡觉。

  夜,静悄悄的。

  尼玛这不是对我的煎熬吗,飞哥我血气方刚的汉子,跟一个青春靓丽的美女睡在一张床上能睡得着吗?小飞哥一直保持着抗议姿态。柳下惠当年是不是有那方面的病还是有别的取向,辗转反侧我躺在床上睡不着。

  慢慢的,我把一只手伸进了外面的被子里,朝美女老师脚丫挠了两下。

  “嘻嘻,不许欺负老师。”被我一挠老师把脚丫收回去了。

  “老师,睡不着咱们聊聊天吧。”我提议道,能说说话也比憋着好啊。

  “聊什么?”那头问道。

  “聊聊学习,聊聊人生。”我说道,“老师你这么漂亮,上学的时候没谈男朋友。”

  “起初是有好多给老师写信的,那时候我忙着考研也就没有理会,再说看多了学校里一对对情侣的悲欢离合,毕业时的劳燕分飞,也就看淡了,等考完研就被孙冠希这个狗皮膏药给沾上了,整天弄得我烦烦的,哪还有心思再谈男朋友,所以你也看到了,老师都二十六七了还没有男朋友,家里也是很着急,这次真谢谢你帮老师过了这一关。”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老师你不会想当剩女把。”

  “去你的。”老师一脚蹬了过来。

  就这样跟老师聊着天,我的小飞哥情绪也算安抚下来了,一会儿那头就传来美女老师均匀的呼吸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