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酷匠网唯*O一)Q正r3版{J,ya其S他X都:是9盗G.版

  “哎呀,你们,你们惹上大事了。”烤串胖子在一边焦急地喊道。“那几个是天狼帮的小混混,在这一片收保护费的,虽然他们不可怕,可怕的事他们后面的势力。”

  又是天狼帮,尼玛老子还没找他们算账呢,还有蔡少华,你不是想玩老子吗,老子看你怎么跟我斗,看谁玩死谁。

  “不用怕,就那些杂碎,我还真没放在眼里,你的保护费也不用跟他们交了。”我对烤串胖子说道。

  “这个,只怕……”胖子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有种的你们别跑。”那个豹哥滚灭了身上的火后打了个电话。

  “陈飞,要不咱们走吧,一会儿人多了事闹大就不好了。”美女老师担心的说道。

  “没事,本来这件事就是他们挑起的,怕什么,仗着有点势力就敢欺男霸女,还真没人管他们了。”我对美女老师说道。

  “一会你们几个保护好老师,剩下的交给我。”我对张岩他们说道。

  “吱吱”随着两声刹车音,两辆面包车停在了烧烤摊前,一下子从车上跑下来十五六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砍刀。

  “谁TMD活的不耐烦了,敢对天狼的的人动手。”一个染着红头发,一脸伤疤的人拿着刀喊道。红毛!擦,还这是冤家路窄。

  “不认识你爷爷我了吗?”我对红毛喊道。

  “你!”红毛惊叫道,“唉吆我说你没几个不长眼的,怎么惹这么个祖宗。快过来给飞哥道歉。”红毛对挨打的几个杀马特命令道。

  “这,这……”豹哥他们几个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这什么这,想活命的话就过来给飞哥磕头道歉。”红毛走到豹哥跟前照着屁股就是一脚。

  “飞哥大人有大量,我们几个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飞哥,还请原谅。”说着豹哥他们几个跪下磕着头。

  “尼玛,老子出来吃个烧烤都吃不肃静,今天看在红毛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们几个吧,这个摊子以后保护费就免了。”我对豹哥他们几个说道。

  “是、是。”他们几个点着头。

  “还不快爬,红毛我上次怎么跟你说的?”我冷冷地看着红毛。

  “我爬,爬。兄弟们,给我排成两队爬到车上去,快爬。”红毛带头爬上了前面的面包车走了。

  “谢谢,谢谢”红毛他们走了以后烤串胖子连声道谢,“我再给你们考些纯的羊肉串。”

  我擦尼玛,感情前边吃的那些不真啊。

  “飞哥,你真牛逼,让红毛他们爬着走。”张岩他们在一边说道,美女老师也是笑着看着我。

  “对付这种人,就得不能手软,飞哥我虽然不提倡使用武力,但决不放弃使用武力的权利。”我拿了个马扎坐下喝了杯酒。

  过了一会,胖子把新烤的肉串端过来了,尼玛味道比上次那些好多了,真想揍那胖子,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现在路边的烤串能有多少真纯的呢。

  喝完一箱啤酒,天也不早了,我要过去结账,胖子说这顿他请了,尼玛请就请,上来那次还不知道让老子吃的什么肉,早知道就不让豹哥他们免他的保护费了。

  打了辆车我们就回到了学校,张岩他们直接回了宿舍,我送刘老师回她的教室公寓。

  “陈飞,谢谢你。”刘老师说道。

  “不用谢,今天还让你受惊了,不好意思。”豹哥才上来确实让美女老师收到了惊吓。

  “没事,我今天很高兴,老师有你这么强的学生很骄傲,你不是要教我功夫来吗?”刘老师边说边给我倒了杯水。

  “这个,明天是周末,你跟我到一个训练场跟张岩他们一块学吧。”我说道。

  “明天?不行。明天我要回家一趟,对了,老师还要请你帮一个忙。”刘老师看着我说道。

  “什么忙?我很乐意为老师效劳。”我坐下喝了口水。

  “还是那个孙冠希,上次你教训他以后倒是老实了一阵,前几天不知又通过什么关系,找了县里的教育局领导找我爸说媒,我爸在县里当中学老师,又不好直接回绝,所以我想请你帮帮老师。”

  “那怎么个帮法?”我问道,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你就装一次老师的男朋友,跟我回家一趟,见到我有男朋友,对方也就不会说什么了。”老师红着脸说道。

  “奥,那我就勉为其难献身一次吧。”我笑着对刘老师说道。给这么个大美女当男朋友,那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

  “去你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刘老师一个粉拳打在我胸前。

  “那明天一早见,时间不早了,老师你早点休息吧。”我说道。

  “好,明天见。”道别后我就回了宿舍。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去买了好多东西,既然要去看老丈人,总不能空着手吧。跟老师见面后我们就打车去了汽车站,刘老师的家在县城,离这里得有200多里地,买了两张票我们就上了一辆豪华大巴。

  好久没坐这么舒服的大巴了,又宽敞又有美女相伴,真是美妙的享受啊!我跟老师有说有笑说的,她给我介绍着沿途的风景。

  大约坐了一个多小时,可能是因为路上不大平整的原因,摇摇晃晃的,让人昏昏欲睡,我也有些累了。美女老师则是睡着了,起初她把头靠在靠枕上,不过随着车的晃动也是逐渐地歪向我的肩膀上。望着她纯真粉嫩的面孔,长长的睫毛,我多想把这一瞬变成永恒,我把肩膀向她靠了靠,让她睡得更舒适一些。

  中间路上停了一次车,上来三个人,一上车他们就分散开了,一个坐在前面,一个坐在门口,另一个坐在了最后面。起初我也没有注意,因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大家都有些疲倦了,因为美女老师靠在身上的缘故,我强打着精神支撑着没有睡着。

  我们坐在车的中间偏后左侧,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到后面有人在往前走动,我凝神一瞅,原来刚上车的一个留寸头的瘦脸青年,穿着黑色皮夹克,正在逐个地往前翻东西,他先是把后边行李架上的包都翻了一边,把值钱的东西都放在了自己的包里,然后就是挨着座位,用手捏着每个人的口袋,有值钱的东西也都翻了出来。顺着他就来到我旁边右侧的座位上,那边坐着一对老两口,大约得有60来岁年纪了,老头穿了一件厚外套坐在里边,外边口袋里鼓鼓的,老太太也是靠着他睡着了,这时我眼看着瘦脸青年拿出了个刀片,正一刀一刀地割着老头的外衣口袋。

  可能是一瞬间老头被车辆的晃动惊醒了,睁眼看到了正在割他口袋的小偷。老头一把抓住小偷的手,喊道“你为什么割我口袋!”

  “谁看见我割你口袋了?”说着小偷对着老头的脸呼呼就是两拳,另外两个人见状也是靠了过来。老头嘴里鼻子里都流出了血,老太太在一边哭着哀求着。

  整车的人被这突发的一幕惊醒了,早已睡在我怀里的美女老师也睁开了眼睛,直起身子羞红着脸看着我,我也是冲她笑了一下。

  大家很快就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幕,都在看着自己有没有丢东西,但就是没人敢说。司机这时也出来打圆场,一看这几个人就是经常走这条线的,跟司机很熟。

  “我看见了”。我站起来走到小偷跟前。

  “你TM一个毛蛋孩子少管闲事。”小偷狰狞地望着我,其他两个人也是向我靠过来。

  我一把抓过小偷的包,哗啦啦把他的战利品全部倒了出来,手机、钱包什么的洒落一地。

  “你TMD找死,”说着小偷就拿着刀片向我脸上划了过来。我看准时机一把捏住他的合谷穴,稍一用力刀片就落地了,然后顺势用肘点在他背部的心俞穴上,小偷一下就趴下了。另外两人见状掏出两把匕首就像从两面向我刺来。

  “小心”老师大声喊道。

  我顺势往后一仰,头正好枕在美女老师腿上,此时我也顾不得感受她双腿上的柔软和小腹上传来的弹性,双脚往两侧一分,嘭嘭两脚分别踢在了他们腹部的气海穴上,两个人也是痛苦地捂着肚子趴在了地上站不起来了。

  “还不快起来。”美女老师红着脸看着我,我的头还在她的两腿和小腹之间躺着呢,这种感觉好享受,真想多躺一会儿。

  “哦。”我不好意思的朝老师笑了一下,站了起来。

  “小伙子,好样的。“这时候那些被偷的人也是纷纷过来拿走自己的物品。

  “谢谢你,小伙子。”被打的老头用老太太递过的手绢擦了擦脸上的血向我感谢道。

  “报警把这几个人都抓起来吧。”车上的人也是纷纷说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就让他们下车吧,要不以后他们再报复你们。”司机这时开口说道,人们顿时停止了议论。

  “什么怕被报复,我看没那么简单吧,要报复冲我来,你把车开到最近的派出所就行了。”说着我拿出手机报了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