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我想到了张岩,他那个“天天烧香”也该发挥威力了,既然对方已经开始出手,我也没必要对他们仁慈了,我要利用这次机会狠狠赚它一笔。

  “给我两天时间。”说完我转身回学校了。

  等我回到学校张岩他们已经中午放学了,我直奔宿舍,他们正准备午休呢。

  “头午火急火燎地出去干什么了?”张岩问道。

  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我就把酒店的事情和这次股票波动的情况告诉了他们,他们三个一个个听得也是瞪大了眼珠子。

  “兄弟们,愿不愿意帮我,跟着我闯出一片天地。”我大声问道。

  “我们愿意跟着老大你。”他们三个齐声回答道。

  “不管上名牌大学也好,普通高校也罢,将来还不都是为了就业在社会上立足,既然老大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张岩求之不得。”张岩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老三老四也是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那好,兄弟们,以后只要有我陈飞一口肉吃,就绝不让兄弟们喝稀汤。眼下就有一个机会,我们要好好捞他一笔”。我看着他们说道。

  “这次计划成败的关键就在张岩。”我指了指张岩“我!”张岩一脸惊叹。

  “我给你些证券开户账号,你能不能帮我查出账号的开户信息?”我注视着张岩。

  “这个,需要进入证券公司的交易系统,每个证券公司应该都有自己独立的服务器终端和防火墙,要破解起来需要时间,而且我也需要我那几个‘黑客联盟’朋友的帮助。不破解交易密码,只做开户查询难度相对要小一些,而且现在网上有好多倒卖客户资料的,我们也可以和他们做些交易。”

  张岩在给我灌输着他的专业知识,这家伙看来平时不只是看看苍老师那么简单,同时也让我明白了网络的深不可测,不然怎么会有“棱镜门”事件,还有各国元首都被监听。

  “那需要多长时间?”我问道。

  “只查账户大约需要两天吧。”张岩很有信心,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输入一些代码什么的。

  “好,那就辛苦你了。”我现在心里也是有了底气。

  第二天晚上我正在酒店看着这段时间的报表,张岩就打过电话来了,我直接找人把他带过来跟我一起去了海哥那里,海哥也是连夜将公司高层召集了起来。

  “这两个最大的账号户主一个叫蔡少华,一个叫周若枫,其他的我也通过多种渠道查了查,有几个大户是蔡氏集团的董事,还有几个周大发珠宝的高管人员。”张岩对得到的数据进行了一一解读。

  “原来是蔡家跟周家。”海哥吸了一口气,“没想到周家也搀合进来了。”

  “等等,你说有个叫周若枫的?是干什么的?若枫这个名字好熟悉。”我问道。

  “应该是周大发珠宝的大公子,周家主要是做珠宝生意的,当然也有其他的产业。”倩楠对一些经济情报也是比较熟悉。

  怪不得了,我想起来了,难道是那天我在林家见到的那个被女神叫做若枫的人,他那天也拿了两串项链,没想到他跟蔡少华两个人串通起来了,既然你们不仁,那就休怪我不义。

  “那大家有什么看法?”既然两大家族合伙想要搞垮肖氏,海哥也是一脸严肃。

  “拼了,跟他们拼了,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有几个大股东情绪很是激动。

  “冷静一下。”海哥做了个压手的姿势,众人顿时停止了议论。

  “我们已经向证监会申请了8天的临时停牌,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以广大股东利益为重,请大家相信我和我们的团队。”这个时候海哥的气场显现了出来,大家都仔细停着。

  “陈飞,你怎么看?”海哥看向我。

  “此事得从长计议,我建议今天在场的人每人回去写一份报告书,拿出自己的建议,我们毕竟还有时间。同时今晚的事情关系到大家的共同利益,请大家务必保密。”我站起来说道。

  “那好,请大家不要慌,我们肯定会想出对策,散会。”海哥挥了挥手众人离开了。

  散会后我带着张岩找到了海哥和倩楠。

  “到你办公室去谈。”我示意海哥说道。然后就去了海哥的办公室。

  “刚才外边人太多,事关公司生死存亡,有些话不方便在外面说。”我对海哥说道,其实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奥,那说来听听。”海哥满是期待,倩楠也是瞪大眼睛看着我。

  “既然人家已经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被动防守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想主动出击。”我攥起了拳头。

  “主动出击?”他们都看着我。

  “既然我们能查到林家和周家的开户信息,那么要想窃取他们的商业机密应该会有办法吧?”我看着张岩。

  “这个难度不小,毕竟他们大公司都有自己独立的内部服务器和管理模块,核心机密应该就在内部几个人的电脑之中,无法进行网络侵袭。”张岩解释道。

  “那你那个‘天天烧香’病毒怎么样?”我提醒道。

  “那个病毒倒是可以主动回传信息,可问题时我们怎么侵入对方主机。”张岩说出了关键所在。

  “你不是说只要把病毒拷到U盘上,然后插到对方主机上就会自动植入吗?不会被杀毒软件给拦截了吧。”我有点担心。

  “我那套程序我还是蛮有信心的,那是采用现今世界上最先进的ASC码经过我反复编排研制的,一般杀毒软件拦截不了,就算对方知道中毒后,破解也得需要两天时间。”张岩自信地说道。

  “那不就妥了,把病毒拷到U盘交给我,剩下的就有我去做。”飞哥我这高飞远翔的功夫正愁没地方施展呢。

  “好,只要你把U盘插在对方主机上5秒钟,剩下的就由我来做了。”张岩说着便把U盘给了我,尼玛这东西他竟然随身携带,这是个“毒”专家啊。

  听到我俩的对话,海哥和倩楠都是一阵惊喜。

  “你这个小兄弟真是不简单啊。”海哥赞叹道,“那就看你们的了。”

  “我需要蔡氏集团的整体布局图,要把蔡百帮的办公室还有他们的监控点标出来,越详细越好。”我对海哥说道。

  “明天下午你过来拿,这个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海哥说道。

  就这样计划了半晚上,我跟张岩也没走,海哥给安排了两套房住下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我直接去找海哥,他已经把图纸给我弄来了,上面整个蔡氏公司的布局一目了然,各个监控点也是标注清晰,甚至连保安的交接班时间也给标出来了。

  看m|正I(版》章节v上vs酷匠网.H

  子夜时分,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换上海哥给我准备的夜行衣消失在了夜空中。

  蔡百帮的办公室在顶楼,不知道什么原因,海哥他们这些老总都喜欢在顶楼办公,也许是想找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吧。

  我趁保安交接班时间,避开监控飞到顶楼,来到蔡百帮那间办公室上面,然后一个倒挂金钟,双手稍用真气,就把窗户打开了。

  “嗖”的一声,我来到了电脑跟前,接通电源,把U盘插了上去,足足数了10个数,我才把U盘拔下来,然后关掉电源,重新关好窗户我就又消失在了夜色中。

  第二天是周末,我跟张岩一直盯着他的电脑在等着动静,可是一整天也没什么数据传来。

  “这个需要对方打开主机进入文档界面才行,我这病毒也不是万能的。”张岩解释道。我就不信这蔡百帮一直不开电脑。

  连续两天我们都没有收获,海哥也询问了好几次,不过没办法。

  “也许是周末的缘故吧”我这样安慰道,对张岩的技术我还是深信不疑的。

  周一我们两个也都是请假没去上学,一早就在电脑跟前紧盯着。

  终于等到了10点多,那边终于传过信息来了,只见张岩两只手飞快地在电脑上操作着。忙活了一阵后,他主动把信息传输中断了。

  “好了,飞哥,对方所有信息都在这里了。”张岩指了指电脑上的一个文件夹说道。

  我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点开了文件夹,只见上面一个个子文件按时间顺序排列着,每点开一个文件夹我都激动无比,就像在发掘一座座宝藏一样,越看我越是激动。尼玛上面一个个都可以算是公司的核心机密了,整个蔡氏公司的集团分布,管理结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财务报表,公司发展规划,甚至还有他们出口退税,海关走私的牟利情况,以及跟各个部门的交往都有记录。尼玛我这是拣着宝了,有了这些东西要对付蔡家那可真是太轻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