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我到了学校,张岩他们都已经在宿舍里了,由于路程远大家都是提前一天到的。三个人正在吹着牛,谈论着假期的生活。一看见我进门,他们三个有些惊讶。

  “吆,老大,过了个假期变精神了,比以前帅多了。”张岩先开了口。

  那是当然了,我六根震动,精神面貌早就焕然一新了,以前脸上的小疤痕、雀斑什么的也都没有了,当然显得比以前更精神了。另外,一个人如果要有了精神,肯定会给人一种不同的外在表现,有句话叫,“自信的女人更美丽”这个道理吧也适合男人吧。

  “那是,飞哥我这是自然美,可不是整出来的。”我说道。

  “咦?这个是什么?”老三王东明指着小紫貂问。

  “奥,这是小紫貂,听说过我们那儿的三宝吗?”

  “原来这就是紫貂啊,真可爱,下回给我也整一个吧。”老三说道。

  “擦!这可是宝贝,平常都见不着,而且还那么难抓,你以为跟逮个兔子那样容易啊。”

  随后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话题,一起讨论着假期的生活,不过练功和奇遇的事我是不能说的,说了他们也会以为我吹牛。

  “这个假期我发明了一种计算机病毒。”张岩说道。

  “你就吹吧。”我们三个都是不信。虽然张岩平常喜欢研究计算机编程知识,而且当时他也是报的计算机系,因为成绩不够被调到我们财经系的,但要编个计算机病毒那可是太不容易了。

  “不信我给你们看看”张岩拿过自己的笔记本发了条信息,然后指了指老三,“把我发给你的信息打开。”老三打开了信息。

  “你这个学期在家里下载了苍老师53部功夫片,海天翼的也有20部,武藤兰老师的11部。”张岩边点击着电脑边说道。

  “我擦!幸亏我的自拍片没往上放。”老三一阵惊叹。

  “是真的?”我跟老四还是不大敢相信。

  “嗯。”老三不住地点着头。

  “靠,天才啊兄弟。”我对着张岩说道。“这个病毒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还没想好”

  “前段时间不是有个天猫烧香很火吗,那你这个叫天天烧香怎么样?”我说道。

  “好,好名字,就叫天天烧香了。”张岩显然很满意。

  “那你这个病毒不靠网络能传播吗?”我问道。

  “只要你把这个病毒拷到U盘上,然后往对方主机上一插,这个病毒程序就会自动写入,以后你就能在后台操纵对方电脑了。”

  “我靠,厉害啊!”瞬间我想到了一个主意。

  我们三个对张岩的计算机水平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虽然不是计算机系,只靠自学竟然能达到这种水平,可真是了不得。

  “没什么,我从小就在网吧寻找苍老师的足迹,后来国家管控得越来越严了,我就想着法地研究电脑去紧跟苍老师足迹,没想到计算机水平也跟着苍老师一块把技术提高了,特别是那次“拉网行动”又逼着我把计算机水平提高了一个境界,以后没我这个境界很难看到苍老师了。”

  “擦!”这也行。

  吹了一会,我们四个人又开始打升级,我跟老四闫民一伙,张岩跟老三。打牌在我们整个男生宿舍是很流行的,平时没事十个宿舍得有六个打牌的,有时候打够级还得从别的宿舍借人,八个人打六副牌的也有。

  四个人玩到快黑天大家就把家里带来的好吃的凑到一块,我把老爸给我烤的整野兔也拿了出来,张岩又出去弄了两提啤酒,哥几个你一杯我一杯喝得很是尽兴,最后他们三个都喝晕了倒在床上就睡了。

  飞哥我以前不喝酒,后来从拘留所出来后也能喝点了,可今天我发现喝了这么多竟然没事,本来我是打算喝多了就用内力逼出来的,可现在我竟然感觉到参娃竟然把酒精都吸收了,不愧是千年灵草啊!

  打扫完卫生,给女神发了个短信,我就睡觉了,小紫貂也睡在我旁边。反正现在内功已经到瓶颈了,我睡着的时候还有参娃帮我吸收真气而且比我自己练功快得多。

  第二天一早老早我就起来等着女神了,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心里还真的非常想她。

  “陈飞”,老远地女神就冲我喊道,女神今天穿了件蓝色毛妮子风衣,脚上一双褐色长筒靴,齐肩的长发被初春的微风吹动着,更加迷人了。

  我赶快冲过去抱住女神一把搂在怀里,对着她使劲地看了又看,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周围又传来上百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管你们呢,现在我对自己是越来越有信心了。

  “这么多人呢。走,上课去吧。”女神说道。说完我俩就牵着手去了教室。

  头一节数学课,上课铃向后,一个女老师走了进来,这女老师很年轻,1米65以上,穿浅粉色毛呢风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粉红色围巾,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很是白嫩,头发往上挽了个发髻,用一个蓝色套皮扎着。

  “哇!”班里不少男生都惊叹着,当然了我也是跟着惊叹了一下,张岩的眼都看直了。

  “同学们好,我是这学期你们的数学老师刘诗雨。”说着美女老师就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今年刚研究生毕业,很高兴见到大家。”

  “哗哗哗。”台下爆发出从未有过的热烈掌声。

  “下面开始上课,这个学期我将主要交给大家学习微积分。”

  美女老师开始在讲台上一边说着一边写着,黑板字写的也像她一样漂亮。

  有这样漂亮的美女老师授课,讲台下自然也是安静了不少,张岩也不看他下载的苍老师了,活生生的美女老师就站在跟前,苍老师也显得黯然无光了。

  “下课”一堂课上完美女老师转身离去,好多男生还没回过神来。

  我也是只顾着观察美女老师了,没注意听她都是讲了些什么,而且我也对那个什么微积分不感兴趣,感觉用处不大。

  据说这个“微积分”是牛顿当大学教授时,因为学校经济状况不好老师们发不出工资来,于是就专门创立了这一学科列入必修教程,提高了学生们的补考率,利用补考费用解决了老师们的工资问题。

  我当时就在想,这个牛顿是被苹果砸傻了还是吃了煮的手表噎着了,真是闲的蛋疼,发明这么个破学科弄得我们整天得拿出大量时间来学习。还好有这么个美女老师指导,我才没觉得那么无聊。

  第四节课,上哲学,是本月新加的一门课程,这个倒比较对我的路子,我比较喜欢。可是那个教哲学的老师嘛,就很值得让很多人逃课了。40多岁,大鹅蛋脸,稀疏的头发往后梳着,戴副眼镜,个子倒是挺高1米8左右。

  “同学们,这学期呢有我来给大家上哲学,我叫张子峰。”

  “张疯子。”这时我听见旁边已经有人给起绰号了。

  “下面我先给大家讲一讲什么事哲学。这个哲学呢其实就是一种方法,让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同学们在高中也学过,我们这个世界是矛盾的,矛盾是无处不在的,又是对立统一的……”张疯子叨叨叨叨地讲了一大通。

  滔滔不绝地讲了大半堂课后,张疯子说,“大家有什么疑惑的可以问我。”然后期待地望着大家。可一个同学也没有。

  不能冷了老师的场子啊,既然讲哲学,那我就跟这个张疯子论道论道,我举起了手。

  “这位同学,你说。”

  “老师,什么是道?”我问道。

  “道是一种规律,一种意识,每个人心中都有道,但每个人的道都不一样,没法用具体语言来表达。”

  嗯,还真有两把刷子。“那道生一呢?”

  “大自然生了我们这一方世界。”

  “一生二呢?”同学们都惊讶的看着我,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们这一方世界又分作天地,你也可以理解为阴阳,也可以理解为对立统一的两个矛盾体。”

  “二生三呢?”还真难不住这家伙“天地又孕育了人,天地人合成三才,有了这三样整个世界就充满了创造力,所以就有了后面的那句三生万物。同学你还满意吗?”张疯子看着我。

  h看W?正)版.章S节上%b酷、匠网0{

  “那老师,你知道什么‘天劫’?”我还真有些不服气,没好气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修仙小说看多了吧?”张疯子问道。

  “年轻轻地可不能沉迷于网络小说啊,好好学习才是正道。要看也只能看《功夫学生大飞哥》,里面写的还是有些道理的,否则期末考试我就让你渡‘天劫’。”张疯子的话引来课堂上一阵阵笑声。

  “笑什么,我说的是真的,期末考试我就从《功夫学生大飞哥》里面找几个问题,你们要不好好看,考试可真要渡‘天劫’了。”正好下课铃也响了。

  嗯!这个张疯子别看其貌不扬,还是有学问的,以后我得好好跟他请教,对我悟道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就这样一上午就过去了。下午头两节上体育课,老师安排跑圈以后就安排男同学打篮球、踢足球,女同学打排球了。以前我对踢足球还不大感兴趣,因为国足成绩你懂的,不过张岩、闫民他们两个喜欢踢足球,在他们带领下我也渐渐地迷上了,因为我左撇子,张岩他们就让我踢左前卫,以前飞哥我踢球是很烂,可现在,哈哈,就算不用内力只用我的八卦步法过个人那是很轻松的,只要我愿意,上演几个帽子戏法也不是难事。看到我进步那么快,闫民他们也是一愣一愣的男同学们玩得不亦乐乎,女神那边的排球也是打的非常漂亮,看来下次运动会我们能打个翻身仗了。

  头一天上课就这样充实而又快乐地度过了。下午跟女神道别后我就回宿舍了,小紫貂还在我的床上趴着吃坚果呢。明天是情人节,我得给女神准备个惊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