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你的手没事吧?要不要包扎一下”钢哥关切地问道。

  “没事,伤了点皮,多亏了海哥给我的那串手珠,回去我再买个珠子好好把它串起来,这可是我的守护神”。我回答道。

  “虎子,叫兄弟们过来一下。”钢哥用步话机说道,一会功夫,十多个黑西装小寸头就过来了,还有张岩他们。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上次海哥说的看守所里认识的朋友陈飞”钢哥拉着我的手说。

  “他叫孟虎”,钢哥指着一个跟他一样黑的汉子说道。

  “虎哥好”

  “你和你的兄弟们都很仗义”孟虎跟我握了握手。

  “这个叫赵伟”钢哥又指着一个瘦高个说道。

  “这个叫王涛,这个叫刘猛,这个叫王建,这个叫赵庆龙,这个叫王文鹏……”钢哥一一介绍到。我也跟他们一一握手。

  “这些都是我同学”,我也一一给他们进行了介绍。

  然后钢哥又叫人安排了一大桌,大家围着一起吹牛喝酒,真是痛快!

  席间我们彼此之间又加深了了解,因为都是苍老师的粉丝,张岩和赵伟结成了一对好朋友。

  “时间不早了,赵伟和王涛,你们送陈飞他们几个回学校吧,虎子吩咐兄弟们今晚加强警戒,红毛他们今天吃了亏,要严防天狼帮的人过来捣乱。我一会儿给海哥打电话叫他多派几个兄弟过来撑场子。”喝完酒钢哥开始做着安排。

  “是!”兄弟们听到钢哥命令后各负其责地离开了。

  “谢谢钢哥了,请转告海哥改天我一定找他当面道谢!”临走我跟钢哥说道。

  “一定转达,你以后一定要注意点天狼帮,要出来玩就给我打电话,我找几个兄弟暗中保护你”,钢哥真够朋友。

  ^酷/B匠'网唯Ma一正版,其他`L都9是盗b^版

  赵伟和王涛开了辆面包车把我们送到了学校。一路上赵伟跟张岩都深深地表达着对苍老师的仰慕之情,后来老三老四也加入进去了,看来苍老师在C国是大有市场啊!真是“真爱无国界啊!”

  回宿舍后我们几个也都是兴奋地一夜未眠。一是今晚有惊无险,死里逃生;二是结实了钢哥、虎哥、赵伟、王涛等这么多好兄弟。

  经过昨晚那深情的拥抱,我跟雨桐关系更近了,开始成双入对地走在大学校园里。一个曾经因为PC被记大过的穷吊丝跟一个被奉为女神的极品mm天天牵手结伴,可以想象得到得有多少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睛每天在周围盯着我。因为怕雨桐担心,我没有将“天狼帮”的事告诉她,只是叮嘱自己要多加小心。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我跟雨桐关系也是越来越亲密,不过再亲密也只是把初吻送给了对方,顶多也就是有时候忍不住趁机在她身上揩揩油,吃吃豆腐,帮她那小白兔发育发育。用雨桐的话说,她要把第一次留在我们的新婚之夜。

  处哥也说过,“跟女人不能太猴急,容易引起对方反感。”是有道理的。我不想让雨桐把我看成动物。

  林岳群虽然起初不支持我和他女儿在一起,但奈何林雨桐极力反抗甚至以死相*,加上贵妇人做工作,甚至斌叔也暗中挺我,老家伙倒也没有过分地为难我俩,不过我也没再去林家,省的彼此见了面尴尬。

  快要进行年终考试了,大家也都是加紧复习着,而对我来说,考试从来就不是个事,飞哥我以前的一等奖学金也不是白拿的。而张岩他们几个都在忙着做小抄,跟我练暗号。

  跑步依然是我每天早上的必须项目,四年多坚持下来,让我感觉到身体特别舒服,呼吸也特别顺畅,几乎就没生过病。

  既保持了体型又锻炼了身体机能,跑步是多好的一项运动啊!

  然而百密一疏,尽管我始终没有放松对蔡少华的警惕,但还是遭到了他的第三次报复,而且这一次比前两次更狠。

  问题就出现在我每天的跑步上,蔡少华已经掌握了我每天的跑步规律,而我也是太大意了,以为就在学校周围,而且附近有警局和好几个警务室,他们不敢在这里下手。

  那天早晨我跑步往回赶,刚到豆浆摊前买了两包豆浆,就有十来个杀马特拿着家伙围了过来。这次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中等个头,鹰钩鼻子,一双三角眼中露着凶光。

  “陈飞,你面子不小啊,能惊动我们燕堂主出手,你死的也算不亏了,上次有人要你一只手,没想到让肖振海的手下救了你,这次可没那么走运了,直接要你命!”红毛说道。

  “少他么跟他废话,大家一起上,往死里砍!”三角眼发话了,他根本就没正眼看我一下。

  接着十多把砍刀向我砍来。

  “你们,你们……”吓得豆浆摊主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好在有了上一次遭红毛他们群殴的经验,我没有慌张,往四下一看,炉子上的一锅豆浆正翻滚着冒着热气,这是老板刚熬的热豆浆啊!“你们想让我死,我也不会让你们好受!”

  “劳资赏你们豆浆喝!”我飞端起那锅豆浆就朝迎面砍来的几个人的脸上倒了过去。

  “啊!啊!啊!啊……….”迎面的红毛他们几个被突然袭来的滚烫豆浆浇在脸上,一个个躲闪不及倒在地上,翻滚着,惨叫着,烫不死他们也足以让他们毁容了。

  趁着这个机会我找准空当,拼命地向学校方向跑去。

  “给我杀啊!剁死他,砍死他!”三角眼这时疯狂地喊着追了过来,他太小看我了!

  幸亏我平常坚持锻炼,要不然这次很快就会被天狼帮出动的精英给追上了。尽管这样,有几个也是越追越近,毕竟天狼帮能发展到一方势力也是有点底蕴的。

  “尼玛我让你追!”我掏出刚才揣在外衣兜里的两包热豆浆,心想,“老头子,今天咱俩喝不成豆浆了,你要怪就怪这几个孙子吧!”

  我对着豆浆封口狠狠地咬了两个大口子,然后猛一回身“咣、咣”,向离得最近的两个人头上使劲扔了过去。

  “啊!啊!”又是两声惨叫,听得我更加兴奋了,加快步伐往前跑去。

  我使出吃奶的劲地往前跑啊跑啊,后面还是有三四个人紧追不舍。我向后瞅了一眼,三角眼跑在最前头,距离已经不到20米了!

  15米,10米,8米,5米……那几个不愧是练家子,眼看着就要追上来了!

  “我让你跑!”感觉到脑后一阵凉风,我心里一紧,“完了,完了,追上了,一切都结束了,我陈飞这一生就这么完了,飞哥我还是个处男啊!”

  突然只听“啊!啊!啊!啊!”四声惨叫。

  “发生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