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早晨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照着我的身体,就向妈妈的双手抚摸在我的身上,舒服极了。

  我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轻轻挪动了一下。浑身还是好痛啊,头还是有点蒙,手上插着吊针,一滴滴黄色的液体正向我的身体里输送着。

  “你醒了啊”室友张岩激动地说道,“昨晚你全身软组织挫伤,头被撞成了脑震荡,昏迷了整整一夜。”

  我环视周围一看,张岩、李强、宿舍的老三、老四,还有丽姐都在,还有一个人不认识,这个人大约40多岁,身体结实,留着平头,皮肤黝黑,眼里透着一股杀气。

  “谢谢你啊同学,我是林家的保镖,昨晚要不是你,我家小姐就要被那个畜生给玷污了”平头男人说道。

  “应该的。”我回答道。

  “你不要担心,尽管好好养伤,一切事情我家家主自会处理,你醒了我得马上通报家主一声。”说着平头男人转身就要出去。

  “雨桐没事吧?”我问道。

  “小姐没事,幸亏昨晚她喝的分量比较少,中毒不深,加上救治及时,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现正在隔壁病房观察着呢,她说你醒了让我马上告诉她一声”,说完就走了。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们一直照顾我”,我看着站在旁边焦急等待了一晚上的张岩、李强和丽姐他们说道。

  “别客气,都是兄弟”张岩和李强他们说道。

  “客气什么,你这么上进又肯吃苦,我早把你当自己亲弟弟看了”,丽姐说道,“你先好好休息吧,我回去给你熬点粥喝”。丽姐给我整了整被子,出去了。

  “飞哥,要不要给你家里打个电话?你看你现在都这样了”,张岩问道。

  “不用,我爸妈听了会担心的,来了也没什么事,有你们几个好兄弟在就行了”,我说道。

  “陈飞,谢谢你。”这时林雨桐在一个贵妇人和保镖陪同下从门口慢慢地走了进来,脸色还是有些微红。

  “本来我爸爸也要等你醒来亲自向你道谢的,昨晚你一直昏迷,今早有些急事要处理他就先走了。”

  “谢谢你昨晚救了我家桐桐,真是个有正义心的好孩子。”贵妇人也是感激道。

  “没事,应该的。”我回答道。

  “你好好养伤,一切费用和营养由我们林家承担,这家医院的大股东是我们林家,我们会请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物帮你尽快恢复。”贵夫人说道。

  “还有蔡家那个畜生,你不用担心,他只是昏迷流了些血,缝了些针也没什么生命危险了,桐桐她爸爸会找蔡家家主处理这件事,那畜生,竟然敢这样对待我家桐桐,真该死!”贵夫人继续说道。

  “妈,别说一些了,陈飞刚醒,让他好好休息吧。”林雨桐说道。

  “陈飞,你好好养伤,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该回去输液了。”女神又看了看张岩他们,“拜托你们几个也好好照顾好陈飞,谢谢了。”说完她们离开了病房。

  住院期间林雨桐每天都过来看我,不过她恢复得比较快,几天就出院了。宿舍几个兄弟轮着陪我聊聊天,丽姐也每天都给我熬粥喝。学校那边林家帮着请了假,酒店那边丽姐也给请了假。

  就这样恢复了半个月我出院了。

  “这段时间你落下的课我帮你补补吧,还有你刚出院身体还很弱,酒店那边就先不要去了吧”,女神商量道。

  “哦,谢谢。”虽然这些天落下的课对我来说要跟上不算太难,但谁又能拒绝一个这么漂亮的极品mm给自己辅导呢,这得羡煞多少男生啊,我沉浸在女神给我补课的YY中。

  “还有,虽然蔡家迫于我爸爸压力,而且这次他们理亏在先,双方达成协议都不再追究此事。不过你一定要小心那个蔡少华,这个人阴险狠毒,睚眦必报,这次吃了大亏,他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林雨桐提醒道。

  “嗯,我会小心的。”我心里也明白,该来的挡不住,想逃也逃不掉。

  这些天我感触颇深,光学习好肯吃苦有什么用,在那些高富帅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将来毕业了也只是给他们打工卖命,只有自己变得更强,不断地攀往高处,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才能不受欺负。

  “以前我们林家和他们蔡家因为业务上往来密切,双方家长都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更进一步。但我早就知道蔡少华的为人,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仗着家里势力为非作歹,为了维持两家的关系,我没有跟他撕破脸,没想到那天他竟然做出那种事情”,林雨桐红着脸解释着她和高富帅的的关系。

  就这样一边上课,一边女神帮我辅导,我很快就跟上了学业。但我还是装不懂的样子一次次向她请教,有时还偷偷瞅一眼她衣领下面那条深深的沟壑。

  经过这段时间接触,我发现跟女神越来越谈得来了,从最早对她的仰望到现在偶尔跟她调侃几句,我心里的差距也是慢慢地在缩小。

  但我心里始终有个阴影,不知道那个蔡少华什么时候会出现。

  r更6"新T最nJ快Z上酷匠\网:?

  “放学有时间吗?我爸爸想见见你,请你到我家做客。”一天早晨林雨桐突然问道。

  “不会吧,这么早就急着见家长。”我心想。

  “好的,那下午放学我就拜访一下伯父。”不入虎穴焉得虎女。

  “好的,下午放学司机会过来接我们。”女神高兴地说道。

  放学后我就换了一套平时都舍不得穿的一套西服,跟林雨桐上了那辆香槟色宝马。

  “呵,你穿上西服还挺精神的。”林雨桐看着我说道,目光中投来一丝暖意。

  “哦,我妈妈是个裁缝,我考上大学时妈妈专门给我做的,平常都舍不得穿,妈妈说看见它就像她在我身边一样”,我说道。

  “你妈妈真好。”林雨桐说道,“这是斌叔,我爸爸的贴身司机,你在医院见过的。”

  “斌叔好”我冲那汉子说道。

  “嗯”,那汉子也我飞点点头。

  很快就到了林公馆,那是一套很大很大的别墅,门口有两个保镖,见是我们的车也没加阻拦。

  下了车,女神就领着我进了家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