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电梯,我直接来到6006房间,深呼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谁啊?”里面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随即一只手把门打开了。

  “是你!”

  “你好,请问需要酒吗?”我示意了一下端着的两瓶香槟。

  “嗯,放桌子上吧。”高富帅不耐烦地说道。

  我端着酒就走了进去,边走边歪头向一侧的床上望去,此时的女神仰倒在床上,红红的脸上已经沁出汗来,闭着眼睛,上衣扣子被解开,露出粉色的罩罩,胸前的的两座山峰随着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显然高富帅刚才已经准备下手了。

  “放下酒赶紧出去,我女朋友喝醉了。”高富帅催道。

  “林雨桐,你怎么了?”我突然大吼道,然后快步走了过去使劲晃了晃闭着眼睛的女神。

  也许是被我突然的喊叫和晃动惊醒了,女神慢慢地睁开了眼,有了一丝精神。

  “陈飞,救我,我被下药了。”女神无力地说道。

  “你们认识!”高富帅一惊。“不过你也休想坏老子的好事,识相的马上给我滚!否则我让你今天生活不能自理!”

  “雨桐是我同学,你这头猪想趁人之危,干这种下三滥的事,我岂能不管!我劝你赶紧滚,否则我就要报警了!”我边说便拿出了手机。

  “你敢!”高富帅一边叫着一边扇飞了我的手机,紧跟着一脚踹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被这突来的袭击一脚踹倒在地,顿时肚子里翻江倒海,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尼玛高富帅下手真狠,我这种平时连跟同学架都没吵过的人怎么能受得了,捂着肚子就倒在了地上。

  “知道老子的厉害了吧!老子可是跆拳道黑带三段。尼玛的,我跟雨桐的事是我们蔡家和林家家主默许了的,只是这几年雨桐一直避着我,对我不冷不热,我这才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她以后也就慢慢想通了。我们两家的事不是你这种穷吊丝能插手的。”

  “我不管你是黑带还是白带,你这种小人,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想得到人家,以雨桐的性格就算你能得逞你以为她就会答应你吗?她只会更恨你,你这是在往死路上*她!”我愤恨的眼神盯着高富帅。

  “这就不用你*心了,听口气你是她同学,你对雨桐有意思?一个穷学生到这里来打工,我劝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拿着,给你两万,赶快滚,别坏了老子心情,老子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高富帅从包里掏出两沓钞票扔了过来,转身又向床边走去。

  “把老子想成什么人了,在你这种垃圾眼里就只有金钱没有人性吗!”我忍着腹部的剧痛把钱朝高富帅头上使劲砸了过去。

  两沓钞票狠狠地砸在高富帅头上,洒落了一地。

  “尼玛的,看来你是软硬不吃啊,那劳资今天就把你废了,看你还敢不敢坏我好事。”高富帅冲我走了过来,把门关上,对着我又是一阵猛踢。

  我手紧紧地护着头蜷缩在哪儿,鼻子嘴里全是血,高富帅的脚还是一脚一脚地踢来。“这样下去还不得被他踢死,不行,我不能这样任他当沙包一样踢来踢去,得赶紧想想办法”,我想道。

  这时高富帅又是一脚狠狠地踢来。

  活命的本能让我死死地咬牙忍住疼痛,集中所有力量双手瞬间抱住了高富帅踢过来的腿,然后对着高富帅的小腿狠狠地咬了下去。

  $酷P%匠:网唯X一-6正版,其Z他Y都是盗版

  “哎呀!”高富帅一声嚎叫,他小腿上的一块肌肉几乎要被我狠狠地咬了下来。

  高富帅一吃痛马上抱起了受伤的小腿。

  “人家都想要我命了,我还不狠狠反击。”说时迟那时快,我趁这个机会一拳又砸向了高富帅的裆部。

  “啊”高富帅捂着裆部又是一阵嚎叫。

  我呼呼地喘着气,不过高富帅很快还是缓过劲来。

  “我弄死你!”高富帅疯狂地把我抓起来,拖到桌子边,将我的后脑勺一次次狠狠地撞在桌子边上。

  我用尽力量拳打脚踢地拼命反抗,但还是对高富帅构不成多大威胁。

  “难道我就这样被他活活撞死?”高富帅是真的疯狂地对我下死手了。

  就在下一次撞击前的瞬间,我斜眼瞅见了放在桌子上的两瓶香槟。

  急中生智!就在高富帅揪着我的头发再一次撞向桌子的时候,我双脚配合一只手拼命地反抗,另一只手则一把抓起了那瓶离得最近的香槟迅速地朝高富帅头上砸去。

  “砰”地一声,酒瓶瞬间就在高富帅的头上美丽地绽放,一股股鲜血从高富帅头上流了出来。

  “你…….”高富帅死死地盯着我,倒了下去。

  “我杀人了?”我一下子呆住了。

  不过很快我又镇静了下来,“既然事已经出了,傻愣着也没用”。我稳了稳身体,脑袋还是嗡嗡地响,后脑勺肿起了一个鸡蛋大的疙瘩,还裂出了一道口子。稍微缓了一会儿,我擦了擦头上和嘴上的血,然后走到躺在地上的高富帅身前,把手探到他的鼻子下,还好,还有微微的气息。

  然后我又摇晃着沉重的身体,走到床边看着女神,她还是闭着眼躺在那儿,脸通红通红的,两只小白兔随着急促的喘息蹦跳得更厉害了。

  “雨桐,快醒醒”,我忍着剧痛,一边喊,一边双手使劲地摇晃着女神那软若无骨的身体,女神还是昏昏欲睡。

  “快醒醒啊”我咬开另一瓶香槟朝女神脸上倒了下去。

  “嗯,嗯”女神眼中有了一丝精神,恢复了些神智。

  “热,我好热。陈飞,快救我,快给我爸爸打电话。”女神指了指旁边的手包,无力的说道。

  我忍着剧痛拿起手包,迅速地翻出手机,用颤抖的双手从电话簿上找出了写着“爸爸”的号码拨了出去。

  “桐桐,干什么呢?想爸爸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人慈祥的声音。

  “伯父,我是桐桐的同学,桐桐被别人下药有危险,我们现在在海天大酒店6002房间,快来救我们”我一口气朝电话那头说道。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愤怒的声音,“你们先等着,我让附近的人马上过去,我随后就到。”

  当忍着剧痛干完这最后一件事情后,头上一阵阵的眩晕再次袭来,我再也支撑不住,无力地摔倒在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