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大学那些不为人知的事第一章舍友的不明怪病今天是入学的第一天,爸爸载着我穿过XX大学的大院。虽然是阳光明媚的早晨,但薄雾笼罩着整个大学的校区。温度很高,但充逝着让人厌恶的潮湿感。两侧的树木长得十分茂盛,好像很少有人修剪的样子,我看见爬山虎笼罩了整个实验大楼,奇怪的是,其余的楼上都没有爬山虎,那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突然间电闪雷鸣,天空低了下来,压的让人难受。我爸爸关上了车窗......在我安定下床位之后,我的爸爸离开了。潮湿阴雨的天气让我很不安,我便和几个舍友交谈起来。“哎,哥几个,看见咱的实验楼了没?”“看见了,怎么了?”一个叼着烟的瘦高个子先答道。“觉没觉得实验楼好像和别的楼不一样?”“对,实验楼很高,比别的楼高很多呢”一个戴眼镜的四川人抢着说道。“什么呀,你不觉得那栋楼好阴森吗?”我不屑道。“你这么一说,我感觉真的有点”瘦高个子答道。其余的几个舍友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晚上,雨停了,天格外的阴,刮起风来。行人们都在匆匆的走,因为他们知道,不久之后又会有一场暴风雨来袭。我们几个回到了寝室,打起了牌。不知不觉到了11点半,熄灯了。躺在床上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择床的关系,舍友们都相继的睡着了。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刮过我的脸,好凉,凉的深入肌肤下的每一节骨头。我拼命地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突然我觉得有人在我的耳旁吹风,风是那样的腥,就像海风一样,夹杂着一股土腥味和腐烂木头的味道。

  渐渐地我的眼睛可以睁开一点儿,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身着一席白色连衣裙的女子,和一个身着西服的少年,他们正在拉着手,那女子好像在唱歌。门窗虽然紧闭,但女子的长发却依然在飘动着,突然那女子蹦到了瘦高个子的胸口上,跳起舞来。我听到了那女子的笑声,和那男孩为他拍手打节奏的声音。不一会儿,瘦高个子呼吸急促起来,呼噜呼噜的喘起粗气,继而咳了起来,像是个临死肺癌患者无助的呻吟。声音很大,楼道中传出阵阵回音,但我的舍友们却一动不动,我也似乎听不见他们呼吸的声音。

  透过门缝我看见走廊的声控灯依旧黑暗,有的只是瘦高个子拉长扭曲的咳嗽声。那女子跳了一会之后转过脸来,我看见她空洞的眼睛和嘴角留下墨绿色的液体,十分腥臭。她慢慢地打开了我们寝室的门,因为年久上锈的原因,我们寝室的门很皱,但她开门的时候却毫无声响。她和那个男孩牵着手走了出去。腥臭味慢慢地散了,瘦高个子也不咳了,他渐渐地睡了过去,我的眼皮也越来越重,意识开始模糊......我第二天下午4点多起来的,不知道为什么,睡了这么久,头很痛,口很干。我的4个舍友都在,唯独瘦高个子不见了。“唉,那个小子呢?”我问道。四川的先开口了,他凌晨五点多,发高烧,说胡话,说什么让我们跳舞吧,然后还开始笑。把我们都吵醒了,我们把他送到校医那去了,大家照顾了他一会儿,他稳定后,我们就回寝室了。

  铃铃铃,舍友的手机响了,接听了短短几分钟后,舍友的表情变得很凝重,沉默了半天挤出了一句话:“校医让我们过去”“怎么了”四川的急切地问道。那个接电话的舍友没有理会我们,慌乱的走了出去。我们几个人一言不发的跟在他后面。不久,我们到了校医室。校医早已在门口等着我们了,“来吧,他可能...你们跟我进来看看就知道了”我们刚一进病房,扑鼻的腥臭味冲门口传出。舍友眉心发黑,吐出了绿色的汁液,正在努力地呼吸着。“那绿色的液体和那女子的一样”我惊呼了起来。“怎么,你...”校医慌起神来。“什么,怎么了”舍友们七嘴八舌的问起来。最终,校医经不住舍友们的盘问说出了实情。

  第二章1998情侣食物中毒案“哎,在1998年,我刚来到咱们学校。那时我刚上任,就听说几天前死了一男一女,死因是服用了毒鼠强,当时我很不解,怎么年纪轻轻就这样不珍惜生命。我也很迷惑为什么上一任校医,在那一男一女死后就紧接着离奇死亡了,听别人说他为人很友善的,从不惹是生非。后来,我从校长口中一五一十的了解到,原来死的那两个人是一对情侣,男的叫张学志,女的叫王蕾。他和她在大一的时候相爱了,历经了许多风雨,决定毕业后结婚,但王蕾在大二时不幸患上了白血病,王蕾并没有告诉他,她决定找到老校医去问问有没有延长生命的办法。校医说王蕾最多只能活三个月。时间一天一天在两个人的指缝间流走。

  她和他美好的时光很短暂转眼就快到三个月了。王蕾此时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她再次找到校医问他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哪怕只多活一天,因为她太爱他了。校医经不住她再三的祈求,同意用比较极端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校医在行医之前也曾修过阴阳学,懂得一些前世罪福的因果。经过对王蕾和张学志生辰八字的询问和转世轮回的通感后。校医表情沉重了下来。“怎么了?”王蕾急切的问道。你欠他的,在35世前,你们两个本是夫妻,但因为你有了情人,想要和情人在一起,所以你投毒害死了他。最终事情败露,你很快被斩首了。轮回判官判你们要99世相爱,但你都要先他而死,让你体验99世不能白头的伤痛欲绝。

  99世过后,你永世不得超生,化作一颗梧桐树见证许多情侣的幸福,而你却只能眼看他人的幸福,孤独终老,永远做一棵树。他则继续轮回转世,重新做人。“不不不...我不要这样,不,我要和他再一起...”王蕾虚弱的哭着说。办法只有一个,我从转世上给你做点儿手脚。“嗯,快说吧,医生”王蕾苍白的嘴唇上有了一点血色。你们俩要在35世前死的那天同时死去,这样你们死去后就会变为鬼鸳鸯,下辈子可以享受情侣该有的生老病死。

  “这...我们会不会...”王蕾哽咽了,“你还是不相信我,我之所以活到60多岁没有一点疾病,是因为我懂得阴阳修身,不该去的阴气重的地方我是从来不去的,而且我每天都会定点去采集日月精华。王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三天后是唯一的时机,因为你在五天后会病重死去”,校医凝重的说道。王蕾慢慢地离开了,心中却十分复杂。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两天过去了,到了第三天。王蕾把张学志约到了实验室,他们以前经常来这里约会,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女孩事先吃下了毒鼠强后,在唇膏上涂抹了毒鼠强,又把唇膏抹在嘴唇上,果然男孩和女孩像往常一样深情的吻了起来。此刻已经深夜11点多了,接吻不久后,他们就相继晕死了过去。女孩由于服用了大量毒鼠强在12点前安然的离世了,而男孩是在12点01分死去的。

  他们没有做成鬼鸳鸯,而是化成了永不超生,混沌之外,不受三界束缚的厉鬼。害死他们的是那个校医,他们用自己死后嘴里流出的毒汁下到校医的饭菜中。校医一生几乎没有得过病,但这一次他病的很重,医院也根本查不出他的病因。果然在下个月的同一时间12点01分,校医与世长辞了,死相十分恐怖,嘴里向外喷涌出十分腥臭的绿色汁液,双眼空洞,而且死后尸体立刻浮肿了起来。第二天法医鉴定说他至少已经死了一个月了。因为是厉鬼的缘故,校医死后并没有平息他们的怨气,他们便在实验室里作怪。可能是嫉妒的原因,每一对到实验室的情侣都不明原因的在同一天同一时间离奇死亡,而且死因不明。

  由于王蕾生前很爱跳舞,所以也有很多的学生反映在夜半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在舍友的胸口上翩翩起舞。这样结果只有一个,被跳舞的那个人会在这个月或下个月的同一时间12点01分死亡。很不幸,离你舍友死去的时间仅剩不到6小时,快通知他的家长来最后见一面吧。”校医吐出一口气说道。

  “那,还有什么办法吗?”四川的先开了口。“没有用的,我们已经尽全力把实验楼隔离了,找了风水先生。他说让种爬山虎,因为爬山虎的触手很像虎爪,充满了阳刚之气,所以希望用爬山虎的阳气来震慑那对情侣的怨气。本来已经很久没有死人了,这样一来,不知又有多少人受害了。”说罢,校医叹了口气。“不,我们不会让他死的”我大喊道,寝室的几个人低下了头。“我们是一家人,我们要救他,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那以后不知会再死多少人。”四川的也回应道。“嗯”那几个舍友相继点了点头。“办法只有一个,你们要在12点前赶到实验楼的最顶端,因为那里的阳气最重。然后将这张纸贴在楼顶的正中间。这是老校医的遗嘱,希望会有用。”这是一张黄色的纸,上面并没有什么符咒,仅仅是一张空白的黄纸。我们带着纸和手电筒,往实验楼走去。

  第三章幻象,第二界在前往实验楼的路上,天本来下着蒙蒙细雨,但巨大的风夹杂着雨滴像刀片一样十分刺脸。大风让我们无法前行,看不清前方的实验楼,而两侧的树木的树叶却纹丝未动,像是把我们隔离在了实验楼中。突然我们觉得风小了很多,可以微微睁开眼睛,不料睁眼后我们已经到了实验楼的大厅里。“我们在大风中根本无法前行,为什么风小后却莫名其妙的进入了实验楼”四川的脸色有些阴沉。我们要前往19楼然后从墙上的梯子爬到楼顶将黄色的纸贴在楼顶的正中央。我们选择了乘坐电梯......进入电梯后,我们发现所有的楼层键都被扣掉了,只有18楼的楼层键还在,没有办法,只能前往18楼了。进入了电梯,忽明忽暗的灯光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电梯里的求救电话早都坏了,在听筒处有两个血的手印,一大一小。没错,那应该是张学志和王蕾的血印。电梯缓慢的开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一个少女低沉的呻吟。

  突然,话筒中传来王蕾的笑声,和那天晚上在寝室里的笑声一样。声音是那么的凄凉却又带着一丝幽怨。果不其然,也传来了张学志拍手的声音。“我觉得我们在往地下走,可是实验楼根本没有地下室”四川的声音颤抖了起来。我们开始拼命的敲打着电梯的门,电话中的笑声好像也越来越得意。“我们会死在这里的”其中一个舍友脸色苍白的说。电梯终于停了,奇怪的是,明明电梯在下沉,而我们却顺利的到达了18楼。电梯停稳了,从门缝里渗出了少女的头发,头发上滴出绿色的汁液。而电梯触碰到绿色的汁液后,立即生锈。“门已经锈死了,我们出不去了。”四川说。钢缆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快打开门,我们会掉下去的。”一个舍友说。我和四川手忙脚乱的开始扒电梯的门,绿色的汁液流的满手都是。腥臭味让我无法呼吸。突然间,电梯的门竟然将像安了轴一样向外张开,而前18层实验楼的楼层竟然不翼而飞了,呈现在我们眼下的是离我们18层高的地基。“电梯的钢缆要断了!”一个舍友喊道。绿色的汁液将我们的脚黏的无法动弹,恶臭味扑鼻袭来。“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我们跳出去吧!”四川拼命的喊道。“跳!”我和站在门前的两个人竟毫不费力的跳了出去。电梯此时开始剧烈颤动。“快跳啊,你们俩等什么呢。

  ”“跳不动了”两个人齐呼道。我们看见那对情侣竟骑在舍友的后背上,向我们发出了诡异的笑容。突然,钢缆断了,那两个舍友消失在了18层。”“他...他们死了吗...”四川的眼圈红了。“我们...我们回去吧,不要在前进了,再前进恐怕...”“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为了他俩我们也要继续啊。”我说道。“我们怎么站在空中,难道我们的脚下是玻璃吗?”四川略带哭腔的说道。“我退出,我不想死在这个鬼地方,我要下去...”那个舍友瘫软在地上,眼神呆滞的说。“不,要死一起死,反正我们都来了。

  ”我和四川架着那个瘫软室友开始在18层摸索。在我们眼前的是存放生物标本的地方。“这...这里原来放的是动物的标本啊,前几天学长刚刚带我们参观过的。”那个舍友虚弱的说道。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个个泡在绿色汁液里的死尸头颅...突然,它们全都转向了我们,用那空洞的眼睛直视这我们,嘴里发出诡异而又离奇的笑声,那笑声甚至穿透了我的皮肉,使我骨缝间咯吱咯吱作响。四川大喝一声,拉着我便从标本室冲了出去。绿色的汁液瞬间淹没了标本室,从门口向我们喷涌而来。”“快跑!”四川大叫道。我和四川开始拼命地跑啊,身后一阵阵恶臭袭来。“快看,那有扇防盗门。”说着我就和四川试着打开那扇防盗门。

  防盗门竟然没锁,我和四川赶紧拽开门就往屋里冲,回手将防盗门锁了个严严实实。四川顺着墙开始乱摸,啪一声,屋里的灯亮了,看来监控室的灯还没有损坏。不一会儿,屋里的几扇屏幕也亮了。

  原来这里是监控室,墙上的屏幕显示着各个实验室的景象。我们刚刚逃出来的实验室已经充斥着绿色的汁液,好多头颅在其中飘着。我看了看屏幕上写着:标本室(1)。“难道这里有好几个标本室?”,我心里想。果然,在旁边有个屏幕上写着:标本室(2)。

  突然,四川大喊道“你快看”。我赶紧手忙脚乱的跑到监控旁。只见屏幕上显示的是我们刚走过的楼道,那个瘫软的舍友已经无法动弹,正在一点点的向前爬,嘴里还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就在这时,一束沾满绿色汁液的头发像蟒蛇一样缠住了他,伴随着尖叫,他消失在了监控中...我和四川被惊得一身冷汗,赶快不自觉的向门口看了几眼。还好,防盗门很坚固,我们暂时还没有危险。我突然发现有一个监控的图像有点晃动,就赶快拽着四川查看。原来那是标本室(2)的图像。只见房顶上吊着一团绿色的东西,仔细一看,这是刚才被卷走的舍友。他貌似还有一口气,在不停地扭动着,挣扎着想要出来。

  在他正下方是一个盛满绿色液体的装标本的玻璃罐子。看到他被吊着的身体缓慢下降,我和四川都大声喊道:“别动,再动就掉下去了!”无奈,声音传不到他那里去。扑通一声,那绿色的液体结束了他的生命。我和四川已经面无表情了,不到一小时,三条鲜活的生命就从我们的眼前消失了,大学新生怎能受得了这的打击。

  过了一会儿,我和四川才缓过神来,开始寻找出路。通过监控,我们发现监控室门口的液体已经退了,只剩下绿油油的地板。我定了定心神,开始向门口靠近。吱呀一声,我打开了门,一阵恶臭差点把我和四川熏倒在地。我和四川赶紧用衣服捂住鼻子,慢慢地向前走。此时的实验楼已遍生滕蔓,所有的钢铁也都被腐蚀一空。

  于是,我们扒开已腐烂的藤蔓开始艰难的向前寻找通往19楼的楼梯。正当我们在藤蔓中向前爬行时,突然传来那女子的声音“你们走不掉的,哈哈...哈”声音是那么刺耳,像是一台坏了的老式留声机。“快走,你看后面”四川大喊到。回头一看藤蔓的空隙间竟插进许多头发,没错,那正是吊死舍友的头发!头发延伸的速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很快就将我和四川拽住了。奇怪的是,那头发碰到我之后开始冒烟,像是烧焦的味道,又像是章鱼触手碰到了烙铁,迅速的收了回去,我侥幸逃出了藤蔓区。而四川,我不知道,此刻,他是否,还活着......实验楼在那对儿厉鬼怨气的作用下,已经变成了一片森林,刚才走过的路,此刻也都消失了,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1点35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25分钟,如果再找不到通往19楼的楼梯,那我也将会死在这个鬼地方。想到这,身上不由得一阵阵往出冒冷汗。“这是幻想,这一定是幻想。”我安慰着自己,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走,快走,跑,飞奔。

  我飞奔了起来,天空开始下起雨来。我越向前跑,雨势便越大。跑了很久明明看似很直的道路我却一次又一次的跑回原地。我疲惫了,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待我定睛一看,这下的那是什么雨,是血,漫天瓢泼的鲜血。奇怪的是为什么在跑的时候没有闻出,或者说,没有尝出学的味道。“我,我,明白了,这如果是幻想的话,那么我是在围着试验楼一圈圈的跑。而下雨的地方正是被绿色汁液腐蚀爆裂的水房”我心里暗想道。那么水房的左面就是上楼的楼梯,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开始寻找上楼的楼梯,终于在密林深处,找到了被藤蔓死死包围的楼梯。我俯身一点点的爬了上去。到了19楼,我终于看见了实验室的原貌。

  顺着通往楼顶的梯子,我爬了上去,上去后我才发现,原来实验楼周围的树木未修剪的原因是因为整个八角的实验楼和周围的树木竟组成一个太极八卦阵。可能由于前几天的大风将实验楼周围的树木挂断了几颗,这才到致这对厉鬼又来兴风作浪。就在我要将黄纸贴在上面的时候,一缕头发缠住了我,拽着我的脚,向楼顶外面拖,但是那头发又像上次那样鬼畜的收了回去,我想着可能是有黄纸的原因。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下便将黄纸贴了上去,顿时楼下的树木开始剧烈的抖动,天空竟瞬间充逝满星星。伴随着那对厉鬼的惨叫声,黄色的纸上多了一些看不懂的符咒,然后瞬间成了灰,消失了。实验楼又慢慢地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我定了定神后,顺着楼梯下去了。

  ?。酷x:匠'网√…永(久B免;|费看!O小》说{

  第四章厉鬼重生我匆匆忙忙的跑回到校医那里,进入病房的一瞬间,我依然闻到了扑鼻的恶臭,似乎并没有因为厉鬼被封印而解除这种幻象。病床上躺着的,竟然,竟然是校医,他双眼空洞无野,嘴角流出绿色的汁液。而瘦高个子,却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感谢你们,感谢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