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起身直奔花臂走去,“你以后最好少放屁!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一拳把床铺打的一头翘了起来。

  花臂自顾自在那叨逼叨,我也没屌他,而是躺在床上休息了。这床就是不如医院的好,硬板上铺着一张类似床垫的东西。

  “干活,干活了!”门口的狱警喊了一声之后开始吹哨。

  “走吧,又到干他娘的时刻了。”雷公嘴叫醒了我。搭着我的肩膀边闲聊边往外走。

  武装人员个个持枪,一路上几百犯人形成一条不太精神的长龙。

  我们被带到一处荒山,这还是我在入狱以来第一次出去。

  手上没有手铐真是个享受,自打上次我被送进医院脚上的脚镣就已经被摘了下来。

  脚后跟上幸好有原来留下的厚茧,才没能让我把脚后跟磨破。

  这个破山,乱石头夹杂着荒草,偶尔还能看见一些不知姓名的坟。

  一声哨响所有人都开始劳作,搬石头开山。我们的周围被几十个狱警团团围住,基本上逃跑就等于死。

  “哎,雷公嘴,这破事得干多久啊?”

  “每天十个小时。”雷公嘴扛起一块石头,一发力就扔到了山下的乱石岗里。

  我和雷公嘴随便聊了聊,才知道这个监狱里关的全部都是富人们专用的替罪羊。

  我们出去的机会遥遥无期,已经有不少人因为呆不下去而自杀了。

  瑞丽现在一定是没找到我,这个地方恐怕谁也不知道。

  现在我能计划的就是逃出去!我心里暗想。

  我正低头干活,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那人正是徐伟杰,一张俊俏的脸庞下有一个高挑的大鼻子。

  “小子,敢跟豹子头对着干,是条汉子。以后跟我混吧。”徐伟杰拿出一包东西塞给了我。我闻了闻,这绝对是一包上好的烟叶。

  “别人送我的,我不抽烟,送你了。”

  “堂堂杰哥,居然不抽烟。”我揣好了这包烟叶。

  “怎么样,以后跟我混,我罩着你,他豹子头要再敢凑你,我就干他娘的!”

  “杰哥,以后我就跟你混。”到监狱必须要找一个靠山,要是没有靠山,挨打绝对能算的上是家常便饭。

  “徐伟杰,哼哼,你也在啊。我找李峰有点事,李峰跟我们走一躺。”豹子带着几个小弟,手里个个都拿着大石块,虎视眈眈的瞪着我。

  “豹子,以后李峰是我的小弟了。谁也不允许动他!”徐伟杰把石头摔在地上,蹦了个粉碎。

  “徐伟杰,你是不是嫌命长了。告诉你,今天这个人我是要定了。”

  “我TM不是命长,而是命大。你要拿走人可以,先把我干趴下。”徐伟杰突然加大了声音,旁边正在干活的小弟得知大事不妙,都拿着手里的石头跑了过来。

  “你以为我不敢动你!”豹子头的小弟把自己的人都叫过来了。

  花臂在豹子头面前叫嚣着让豹子头干死我。

  “花臂,如果我李峰今天活着离开,你牛B,我不打死你我跟你妈姓!”

  花臂吓得往后一退,躲在了豹子头的身后。

  “真TM废物!”豹子头一脚踹在花臂的屁股上,花臂往前一爬,来了个华丽的狗吃屎。

  “豹子头,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

  “徐伟杰,带着你那群小弟吃屎去吧!打我豹子头,会娘胎里在练两年吧,哈哈哈。”

  “给我把他打的连她妈都不认识!”

  徐伟杰一声令下,两旁的小弟同时飞出石块。

  一阵烟雾缭绕,几个人捂着脑袋倒了下去。“豹子头,该是我李峰虐你的时候了!”我冲上去找准了豹子头的脑袋,一石头盖了下去。

  石头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直击豹子头的脑袋,豹子头大惊失色一个闪身,直接躲了过去。

  “想砸我,我豹子头还没被……啊!”我用尽全身力气,一拳打在豹子头的肚子上,拳风一拧,在豹子头的腹肌上擦出了个红印。

  豹子头捂着肚子想要用一只手还击,我哪能放过把我送进医院的‘大恩人’,紧接着飞起一脚踹上豹子头的膝盖。

  豹子头一个没站稳靠在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

  “你也有今天!”我左右开工猛打豹子头的脑袋,几拳之后豹子头实在是招架不住了,飞起一脚直奔我的二哥。

  我胯下发力,生生夹住了豹子头的大脚,一拳下去,豹子头向后一倒,坐在了地上。

  狱警大声嚷嚷让我们立刻住手。都杀红了眼,谁还能听得进去他们叨叨。

  狱警十几个人拿着电棍冲进人群,见人就打。几下之后已经有不少兄弟都中了棍,倒在地上抽搐不起了。

  “豹子头,老子今天就要你的命!”我搬起大石头直奔豹子头的脑袋,豹子头双手无力还击,已经做好了一副束手就擒的B样。

  没想到我身体一紧,瞬间麻酥酥伴随这剧烈的抽动让我扔下了石头,这一下砸在了豹子头的腿上,豹子头抱着腿在地上翻滚起来。

  我一下子没站稳,倒在了地上,没了力气。

  又过了几分钟,基本上所有人都被制止了。剩下的没能制止的,也都躺在了地上。

  我缓了好半天,才勉强站了起来。战战巍巍的走到了队伍里抱头蹲下了。

  豹子头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一下直接给他送进了医院。

  我们都被押了回去,我和徐伟杰是主犯,肯定明天是要通报批评的。

  酷‘匠=v网f首N发m

  “你们为什么打架?”

  “看他长的太JB磕碜了,不爽就干他了。”徐伟杰不屑一顾的回答着。

  “你再TM说一遍!”警察朝起烟灰缸朝徐伟杰砸了过来。

  徐伟杰一把接住烟灰缸,又撇到了桌子上。

  “你们最好好好回答。”

  “回答你妈了个B。”我看了看徐伟杰,徐伟杰瞪大了眼睛,看着狱管。

  “明天有你们好受的!都TM老实点。”狱管一下子走了出去,把门锁上了。

  整夜里我和徐伟杰都没有睡,我们聊了很多,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

  原来徐伟杰高大的身影下还有一段坎坷的身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