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做你干爹可以。先满足我一个条件……”苗屠凌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

  “只要你能认我这个干儿子,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你把蛇岛拿去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

  “哈哈,我要你蛇岛做什么,这是你答应我的。”苗屠凌转身就走了。

  “卖什么关子!”李升亮咬牙看着我。

  “升亮你脑瓜子挨屁崩了是不?苗致呢?”李升亮这才恍然大悟,转身让几个小弟好生款待苗致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再给苗致无伤送回俱了俱乐部。

  几百蛇岛小弟和苗屠凌的人在蛇岛折腾了一宿才算了事。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了刘妍妍的电话“老公,坏事了,这次的事情乔凯虽然已经压下来了,但是不知道是哪个帮派得罪了上头的人,现在人家正好要借着这股打黑的风好好整整你们。”

  “妍妍,这件事你先帮我压着,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你知道是谁得罪了上头的人吗?”

  “好像是什么应该是个棋牌室,叫什么炼狱帮。”

  “炼狱?这下可够那个老头子受的了。”

  “怎么?你认识炼狱的人?

  “你老公谁不认识啊,炼狱刚跟咱们结成了联盟,恐怕这次要是上头整炼狱的话,也会牵连到我们。昨晚我们刚杀了夺命三百多弟兄,要是追查下来,蛇岛的几百兄弟都免不了牢狱之灾。”

  “老公……”刘妍妍那头不再说话了。

  “妍妍你别着急,吉人自有天相。你帮我尽力压着,我这头立刻采取行动。”这下可坏菜了,整不好我连着苗屠凌都得进局子里,说不定还会给我一颗呢!

  “孙,别TM看婊子跳舞了,上面又查下来了。”

  “关咱们毛事,他查就查呗。”孙倒是很悠闲的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说道。

  “这次查的是炼狱帮,加上咱么昨天晚上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所有矛头全都直指蛇岛。周边夺命的联盟也在四处巴结上头要狠整一下蛇岛。”

  孙一下子慌了神,从座位上猛地跳起来,起身就走出了蛇岛。

  我坐在地上看着孙一圈又一圈的来回绕圈,不一会儿一包烟都抽没了。

  “你有什么办法吗?”孙终于在沉默了许久之后开口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句话你听过吗?”

  “别跟老子卖弄中国文化了,老子是赞比亚人!”孙的黑眼珠子瞪得我浑身发毛。

  “我让刘妍妍查查到底是谁整的我们,就从这个人身上下手。”

  “你说的倒是容易,这次动静整的那么大,他说不查就真的不查吗?”

  “你真是蠢的可爱,不查我们我代表不查别人啊,找个替死鬼就那么难吗?”我给孙打了支烟。

  第二天一早我就从刘妍妍口中套出了是哪个王八蛋搞得鬼了,市常务书记杨伟,人称阳痿。

  事不宜迟,我们搞不成杨伟,杨伟的家人总是可以的吧,让他妥协的话,正好还能好好整整夺命其余的附属力量。

  杨伟家住在郊区边,像刘妍妍家一样,那是个富人的天堂,北城干部疗养基地。

  小小年纪就养起老来了,杨伟你这次可真阳痿了,李升亮给我打了支烟,我们三个在黑色大众面包车里开始吞云吐雾。

  杨书记还真是勤奋,下午三点就上班去了,“该是我们登场的时候了。”我活动了一下筋骨,开车进了北城的大门。

  “请问杨书记的家人在在吗?”

  更{)新Y最}快◇*上/{酷匠Q}网¤$

  “你找杨书记什么事,杨书记刚才才离开这里。”门口的保安一脸警觉的样子。

  “这不是有点问题要跟杨书记请教一下吗,你放心我们把礼送进去就立刻出来。”李升亮随手从后车座下拿出了一条中华塞给了门口那个跟我们对话的保安。

  门口那个保安一看就是新来这的,显然是愣住了,保安室里的管事的一看我们拿出了烟立刻从保安室里缩头缩脑的出来了,叨叨了几句之后就把我们给放进去了。

  “请问杨书记家在哪?”保安头子给我们指完了路线就跑进保卫室里自己把烟藏在了公文包中。

  沿着路线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杨伟的住处,不同与其他富人的是,杨伟居然TM的跃层越了三层,整个楼房跟个小别墅似的。

  当当几声敲门声过后,屋内传来了拖鞋走路的声音。

  “谁呀?”屋内听上去只有一个女子,娇嫩华美的声音想必就是杨伟的老婆吧。

  “是我,杨书记让我把这个给嫂子您。”我故作杨伟的同事。

  不一会儿门开开了个缝,“把钱塞进来吧。”这显然是老手了。

  “这次我让我爱人从韩国给您也带了些高档化妆品,您这样我们真的送不进去。”

  “把你们放在门口就走吧”,咣的一声门又死死关上了。

  李升亮刚要抬起脚,我一把抓住了李升亮的大腿,使了个眼色,李升亮就跑到楼上一层去了。

  我和孙也在猫眼的注视下慢慢的退回到了楼下。不一会儿就听见门再次开启的声音,里面的女人身穿一身粉色睡裙正在地上搬那个装满家伙的箱子。

  李升亮一双截棍就打在了那个女的的腿上,这一下并不重,那女的一惊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刚要张口大叫,李升亮一把抱住了那个女的就往屋里冲了进去。

  我们两个随即跟进了屋里。

  “真TM疼啊,你咬我干什么!”李升亮又抬起胳膊冲女子的脸飞去。

  我一下子接住了那只大手,一巴掌把我的胳膊拍的通红。

  “升亮,你干什么。”李升亮气冲冲的揉了揉肩膀。

  “敢咬老子,不想活了吧,李升亮掏出箱子里的绳子,把女人五花大绑了起来。”

  那女的嘴呜呜了几声之后,眼泪顺着绑嘴的胶带留了下来。

  我听见哭声才仔细看了那女子一眼,真别说,不看不知道,这女子成熟的一身装扮下居然还有着一张长相极为华丽的脸颊。

  微微有些鹅蛋的脸型,整拖着一双葡萄似的大眼睛,虽看不见她的嘴,但凭感觉来说,这张嘴一定是一张标准的,泛着粉色的香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