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大沿着金榈源的后门想要逃跑,我拿着微冲追了上去。

  刚刚那美国货确实威力十足,一手榴弹就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作响。

  顾大别看岁数已经五十有余但身手不亚于一个久经沙场的小弟。

  一路顾大边开枪边逃窜,分分钟就跑进了后台,舞女和歌女们听到门口的枪声都乱作一团,顾大推开一个又一个歌女。乱枪扫射中已经有几个歌女倒在了顾大的枪下。

  一个拐角处顾大就不见了踪影,我眼前则是一片堆积着几千件衣服的试衣间。

  顾大虽身手敏捷但不可能把我甩掉那么远,他肯定躲在这其中!

  我用微冲猛扫了几下屋顶,这样整个试衣间的灯光就全部熄灭了。

  黑漆漆的试衣间里,我只能听见我呼吸的声音和剧烈的心跳声。

  顾大现在也同样看不到我,只要谁先动弹一下哪怕是抬一下手指,那死的就是那个人。

  前面的杀声越来越大,可能夺命的人已经支持不住,都跑到后台来了。

  突然左手边有一丝金属碰撞的声音,没错就是顾大,我把枪一下子穿过试衣间门口的布,顶在了黑影深处的那个人头上,那个人没有说话,反倒是小声哭了出来。

  我一摸脑袋发现居然是个长头发的女人!刚刚这下已经暴露了我的行踪。紧接着嘭的一声子弹划过空气的声音,我的右肩中弹,我一个前滚翻,翻进了试衣间中。

  我打开手机一照才看见那是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马尾辫下一张狐狸脸,脸上有着一双大而清澈的眼睛,小嘴正在喂喂颤抖,想必是刚刚她正在小心的换衣服,却不料被我用枪指在脑袋上。

  美女捂着自己的胸正小声的哭泣。“别哭,你要是再哭我们都得死!”我瞪了那个女的一眼。

  美女捂着自己的嘴巴,也不顾自己裸露的胸部,伸手用绸带帮我把伤口暂时裹住了。她的衣服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正用力的往里塞了几下。说不定是什么贵重的饰品,我也没在意她这一举动,可这个大意却让我险些丧命于此。

  我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紧接着从试衣间探出半个身子看了一眼前面,却依旧是死一样的沉寂。

  刚刚那一枪不能白中,我也大致摸清了顾大的位置。顾大应该躲在离我二十米远的一处衣柜后面,那里离后门不远,照我的伤势来说,如果晚出击一会儿顾大逃跑的几率也就大了几分。

  “顾大,哈哈,老子无伤。哈哈,夺命完了,不服跟老子出来单挑!”我早都守株待兔就等顾大一出来便一枪爆了他的头。

  “哼,别笑的太早,你无伤,哼哼,我怎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顾大低声的说。

  “有种跟老子出来单挑,黑社会这么多年白混了吗!”顾大这次学聪明了别提说话了就是连个屁都不敢放。

  我又试图刺激了顾大几次顾大这老贼就是连个屁都不放。

  我身后又响起了枪声,完了这下坏了,顾大的小弟们一股脑的被赶进了后台。

  “哼哼,我的小弟们过来了,你觉得你还有把握杀我吗?”顾大知道自己逃跑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了,言语上也更加放肆了起来。

  我用电话震了李升亮几下,不一会儿李升亮果然做出了反应。李升亮故意示弱不久小弟们又再次杀了出去,小弟们一出来李升亮就带着几百号人用机枪猛打,不一会李升亮便装作顾大的小弟再次杀了进来。

  “老子的救兵来了,老子可要走了。”顾大突然站起身来,我朝着顾大的腿就是一枪。

  这时候明显感觉到我的后脑勺被人用枪顶住了,我还没回头就听见了那人说话的声音。

  “你要是再动我干爹一下,我要你好看。”居然是刚才那个换衣服的女子!

  天算地算那能算到会有这个货卧底在这周围!“小姐,我刚才饶你一命,你现在却要夺我性命!”我突然一声大喊,那女的手明显抖了一下。

  我反手抓住枪托,向我的怀里一扭,一下子就把枪翻转了过来,左手持枪顶在那女的脑袋上,右手指着远处顾大的脑袋。

  “你如果打我们其中一个人的话,另一个人绝对不会有你好果子吃。”顾大还在作着最后的挣扎。

  “是吗,顾老板,好久不见啊。”苗屠凌拿着他那有标志性的五四式手枪出现在我的面前。

  瞬间几十个强光手电的光芒把整个试衣间照的灯火通明,李升亮拉走了顾大的干女儿,用枪顶着她的脑袋。

  “老朋友,我们好久不久不见。还记得当初你打死我女儿的情景吗?”苗屠凌虽面部平和但拳头却攥的吱吱发响。

  “苗屠凌,你听我说,当初是我做的不对,可是这些年我并没有招惹你。求你放我条生路……”顾大的声音已经开始颤的发抖。

  “我放你条生路,谁放我女儿条生路!”

  “你能打的着我吗!五四式手枪飘的厉害着呢!”顾大扭头就向后门跑去。

  我刚要射击,苗屠凌一个手势挡住了我的枪口。

  “我打不中你?”随着一声大喊,五四式手枪嘭的一声,紧接着顾大应声倒地。

  顾大瘸着腿往后门口缓缓爬去。又响了不下十几枪,顾大浑身是血倒在地上不动了。

  “好小子,解决了我二十年的恩怨。”苗屠凌展现出了一副军人的作风。

  “苗屠凌,今天这笔账划算吧。我没有骗你,我们五五分,今天这个场子你拿去,顾大其余的场子我再去打下来就行了。”

  “小伙子,你解决我的心头之患,与其滩你点便宜,不如我把场子全都给你,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苗老板爽快,今天这一枪没白挨。”

  “苗老板去蛇岛做客吧,我请你还有你们的小弟在我那逍遥一宿。”

  “我就不去了,我苗屠凌这辈子从来没有嫖过任何女人。但是我的小弟你可得犒劳好了。”我心里已经开始暗暗佩服起这个黑道上的长辈了。

  酷y《匠网《正版/4首y发

  “苗老板今天你不去蛇岛可以,但是你这个干爹我是认定了!”我坚定的看着苗屠凌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今天一更,学习大物人人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