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丽,准备好了吗?”瑞丽点了点头。

  “瑶瑶,该进场了。”乔欣瑶似乎有什么话没说出口,只是瞪着大眼睛看着我。

  “瑶瑶,王洋保证不会再耽误你考试了。今天哥哥让王洋考不成试就乖乖滚出来。”我坚定的看着乔欣瑶。

  乔欣瑶情绪看来受昨天那件事影响的很严重,不太自信的缓缓走进了考场。

  “瑞丽,九点到了,带上耳机。”

  “黄毛,干扰信号,3,2,1”

  “峰哥,成功了。”王洋果然找了枪手。既然你找了,那就别怪我给你做点文章了。

  那边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答案,“第一题,选C。”瑞丽跟我说道。

  “给他做点手脚。”瑞丽点了点头,干扰着王洋接到的信号。

  “不对,第一题选B。”瑞丽吐了吐舌头,我们几个在面包车里都乐的不行了。

  “第二题A。”那头又传来了答案。

  “哎呀,不对,第二题选E。没有E是吧,那就把ABCD全涂了就对了。”

  瑞丽强忍着笑声,把理综二十六个选择题都瞎念了一气。

  “二十七题答案是,镁条和浓硫酸作为一种常规药物是可食用和外用的……”

  王洋真TM是个白痴这都听不出来是错的,还一直按笔,示意下一道题的答案。

  差不多过去四十分钟了,我让黄毛报警了,不一会儿警车开到学校门口了。瑞丽把他监听的信号告诉了监考屏蔽车,果不其然,里面答案正传的热火朝天。

  巡考和警察直接冲进了考场,我接过耳机,轻轻的说,“第三十一题答案,王洋!我,C,N,M!”那头显然是惊呆了,半天没传过来按笔的声音。

  不一会就听见B的一声,门口的枪手知道大事不妙了,赶紧开车要离开考场。

  黄毛早都把枪手车的打火线剪断了,面包车吐吐的叫了几声之后便不动了,紧接着下来十几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朝着后面的草丛跑了过去。

  黄毛刚想拿着家伙冲上去,我摆了摆手,黄毛机灵的大喝一声“抓枪手!”那十几个大学生想是撒鸭子一样,呼啸着往草坪里钻。

  门口的几辆巡考车一同出击,团团围住了十几个枪手。

  这时候看见王洋被两个警察压着走出了考场,垂头丧气的像只落汤鸡一样。

  我走下车来,冲王洋做了个FU@K的手势。王洋肯定没想到我背后还有瑞丽这么强的监听高手,张着大嘴巴一副被人口爆了的熊样。

  乔欣瑶再次傻笑着走出考场,“哥哥,你知道吗,王洋因为作弊被人抓起来了。”

  }更¤=新“最《快k,上/酷{匠网*

  “那是他应得的报应。这次考的怎么样?”

  “理综可真简单,嘿嘿。”

  “中午请你吃西餐,怎么样?”乔欣瑶点了点头。

  “哥哥,这位姐姐是谁呀?”

  “哦……哦,她叫瑞丽,是我的朋友。这你得叫姐姐。”我看见瑞丽脸上明显有一丝失落,乔欣瑶那二货到是傻乎乎的管瑞丽叫了声姐姐。

  中午请乔欣瑶和几个小弟连着瑞丽吃了点牛排,下午就又进行了最后一科英语考试,别说是乔欣瑶,就算是我,留过几年学的,都能轻松来个130,140的。

  乔欣瑶自然是自信满满的走出考场又轻松的出了考场。

  乔欣瑶一把抱住我,不顾众人的目光和我接起吻来。

  第二天报纸头条,某房地产集团总裁少爷考试作弊,巧遇史上最烂枪手。

  我拿着这张报纸和瑞丽笑了好半天。瑞丽脸笑着笑着突然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你说,你到底除了我们四个人还有多少老婆。”瑞丽正了正眼镜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老婆,我虽然老婆多,但是我都是真心爱你们的啊。”

  “我不管,总之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再找了。”我点头答应了。后来当我搂着二十几个人间尤物的时候,瑞丽却对今天所说的话后悔了。

  “喂,孙,现在夺命帮那边人手空虚吗?”我想该是好好收拾夺命帮的时候了。

  “夺命现在又在大肆招募小弟,如果不及时行动恐怕夺命会先杀到蛇岛,再逐个击破我们的友帮。”

  “那就今晚,我们打他个措手不及。其余小帮派的人都搞定了吗?”

  “都妥协了,浩浩荡荡有二百好几的兄弟呢。”

  “今晚先别让他们露面,我拿他们自有用处。”

  孙答应了下来,已经开始去对各个我们的友帮放话,今晚不是夺命亡就是蛇岛覆灭。

  “孙,今晚七点蛇岛集合。”孙嗯了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晚上算上几个卖命的小帮派和炼狱帮总共四百多人,人手一条枪,叫炸着直奔夺命的场子一一金榈源高档休闲会馆。

  “唉,你们干什么!”门口四十几个保镖把枪掏了出来,指着我的脑袋。

  “这不是瞬坟的场子吗?”我胡乱说了一个。

  “哪TM有瞬坟,赶紧滚,别逼老子开枪。”四十几个保镖倒是很嚣张的样子。

  “走!”我进入了人群中,可是小弟们没有一个动换的。

  “滚!别逼我开枪。”。那个保镖再一次放话。

  李升亮一声大叫,“给老子干!”四百人同时掏出微冲,夹杂着五四式手枪,一分钟的枪林弹雨后,门口那四十几个保镖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里面的小弟大叫不好,又出来了三百多人,领头的就是顾大。

  “兄弟,先别开枪,有什么话好好说。我顾大与你蛇岛相互毫无瓜葛,为什么起了这么大的杀心。”

  “呵呵,金马,是你罩着呢吧。”顾大点了点头。

  “那TM费什么话!给我干!”我拿着一把微冲直奔逃跑的顾大。

  身后枪声四起,耳边尽是子弹摩擦空气的夺命声。

  顾大边跑边向后面开枪,果然顾大在大厅里还留了十几个保镖。

  保镖练练朝我射击,这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前进,现在就连撤离也是个难题。

  跟我闹是不是,老子就跟你玩大的。我拿出腰间的手雷,一手雷过去,叿的一下,火焰顺着我的脑瓜顶又钻出了十几米远。

  保镖四分五裂的尸块横空乱飞。可顾大早从后门逃的不见了踪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今天一更。

  大物要考试了,我要抓紧复习。

  暑假绝对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