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勇抓住我的双脚,这样我的多半个身子就露在了外面。唐勇突然一脚油门,整个兰博基尼奔着一棵大树就撞了过去。

  唐勇用尽了全身力气,这让我根本无法动弹,眼看着我的头就要撞到树上了,看来这次唐勇真是恨疯了我了。

  我扶住兰博基尼的车窗框,一用力这样唐勇只把我的鞋子拽掉了,我飞身跳下了飞速行进的汽车。唐勇躲闪不及,只见兰博基尼一个甩尾,瞬间被扬起的灰尘包围。

  当的一声,重重撞在树上,里面没了动静。

  “给我砍死他!”几个拿砍刀的富家子弟冲了上来,左一刀右一刀,刀刀致命,我拼命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躲过了一刀又一刀,现在手里没有了镐钯这样我几个混回合下来就不及对手。

  王洋打架很猛举起砍刀表情扭曲的朝我小腹邪砍过来,我下意识的用手抓住了刀,血水瞬间染红了刀鞘。王洋撇嘴一笑,向前一扎,砍刀瞬间钻进了我的肚子,砍刀还好没有利刃,只是进去了不到一厘米。

  “王洋,我CNM!”李升亮大喊一声,一根镐钯顺势飞来,在空中加速旋转,发出咻咻的声响,王洋眼睛一眨,直勾勾的看着我倒了下去。

  我忍痛拔出了砍刀,用腰带绑住了受伤的手,一把抓住砍刀,半步没停的跑进人群中帮李升亮和孙解围。

  李升亮掏出别在腰间的双节棍。“升亮,别冲动!”李升亮终于在这帮小子的纠缠下忍不住要下死手了。

  “我弄死你妈呀!”李升亮抬起右手,往人群中砸了下去,一棍下来砸倒了一个,看样子并没有流血,看样子李升亮下手还是有准头的。

  这些人个个都有后门,要是打死了一个就只能又跑路出国了。

  我把刀翻过来用刀背砍伤了几个人,突了进去,孙正在里面猛的挥动自己的镐钯,专门打靠近他那几个小子的腿。扫荡几轮过后,能打的小子还剩下一两个,也都被我们被我们吓得慌忙蹿上车跑了。

  “李峰,怎么样,不要紧吧。”孙和李升亮看见我肚子上的血赶紧跑了过来。

  “没啥大事,就是一个小口子。”孙和李升亮这才放下心来,扶着我又回到了那家医院。

  “这次刚出来就被送回了医院,真tm晦气,听着叫人笑话!”我一边抽烟一边跟他们两个说。

  “那你还TM不让我俩接你呢,这要是你自己回去,现在早都成了刀下鬼了。”孙看了看我。

  “刀你大姨妈,老子福大命大,哪那么容易死。”

  “咱们别在这住院了,抓紧换一家医院吧。”沉默了一会儿的李升亮突然说话了。

  “不住了,我的伤也不严重,瑞丽就会拆线,我到家养两天吧。”

  楼下响起了警笛声,不一会儿就有四五个警察进了病房,把我们三个带走了。

  “孙哥怎么又犯事了。没办法,我得走个程序,给孙哥放了吧。”说着审问的那个警察用食指捻了捻大拇指。

  孙点了点头,我们仨起身就要走。审问旁边的小子在审问耳边叨叨了几句话,我也没听清在说什么。

  “站住,孙哥,上面下命令了,今天这人我死活不能放了。”

  “不放你妈,不就是个王洋和唐勇吗。至于吓那B样嘛。老子今天就走了,你能把老子吃了!”李升亮骂了一声,一拳干倒了审问,他旁边的小啰啰刚要叫唤人,李升亮把双截棍往他脖子上一绕,小啰啰的脖子瞬间飚血。

  李升亮又稍稍用了点力气,那小啰啰吓得一边胡乱抓着李升亮的衣服,一边呜啦呜啦的乱叫着。

  “再乱叫老子弄死你!”李升亮一声大喝,那小啰啰立马把嘴闭上了。

  “把钥匙给我,告诉你们这个审问,TMD以后这警察局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大喊到。

  孙一拳打倒了刚才的小啰啰,打开门大摇大摆的出了警察局。

  刚出来后面就响起了一片咆哮声,唔嗷喊叫的十几个条子追了上来。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们仨跳到车上,匆忙逃跑了。

  “这次好不是那小啰啰后说话的话,咱们怎么可能出来,这次打的富家子弟更多,要是仅凭借刘妍妍和花蛇的力量是绝对出不来的。”孙在车上说。

  “先躲几天吧,我的伤不用去医院了,基本消毒的东西我家都有。这几天大家就先别出来混了。”说着我下了车回去找了瑞丽。

  这几天我让瑞丽照着方子上的内容,又熬了几天的药,连消炎药都没吃,第三天居然感觉伤口完全张死了,这在拆线的时候可疼坏了我。线全部都被肉包裹着,每抽出一根都疼得我呲牙咧嘴。

  “瑞丽,你这几天还好吗?有没有关于乔凯的任何消息。”我问了问瑞丽。

  “乔凯倒是没什么消息,乔家一切安好。至于我嘛,还不好就那样吧。”瑞丽把脸扭向门外不再看我了。

  “瑞丽,你怎么了,怎么看上去脸色这么差啊。”

  在我的一再追问下,瑞丽终于开口了。

  “再怎么说我都是安排给你的老婆吧,用中国话讲,这叫指夫为婚。你这几天又去哪鬼混了。我早都看出来了,你和红狼粉狼的关系有些不对劲。”瑞丽起身去了阳台不再理我了。

  这让我大吃一惊,原来只是认为瑞丽对我有好感,现在居然喜欢上我了。

  我赶紧跟上去,“瑞丽,都怪我不好,跑去法国才结识了这若兮和若璇。说实话,她们真的是我的情人,而且我也不可能抛弃她们。”我斩钉截铁的说。

  “我早就看出来了,跟你的若兮若璇过去吧,我瑞丽不伺候了!”说着瑞丽回屋把衣柜翻开大把大把的往自己皮箱里胡乱装着衣服。

  早就知道纸包不住火,没想到瑞丽一个外国美女居然思想像一个中国人一样保守。

  瑞丽的家庭破裂,自己刚从阴影中走出来,本想找个人相互依靠,可能是她觉得现在跟我在一起没有了安全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今天第一更。呆呆谢谢各位的支持。

  记得帮呆呆宣传宣传哦。

  家族已建好199188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