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几天,乔欣瑶的病终于算是治愈了。我大早上起来就去医院接走了乔欣瑶,她的小脸蛋再次红润了起来,体重也恢复了正常,整个人也显得非常有精神。

  “瑶瑶不如我们去郊游吧,正好当做给你接风。”,“嗯,好吧,这次我想喝一点点红酒。”乔欣瑶拉着我的手摇了几下。

  “嗯,行,你大病初愈要少喝一点,可是我的车忘在蛇岛了,我要借你父亲的车带我们去,行吗?”

  “没问题,峰哥你以后想开车直接去用就行了。”乔欣瑶笑眯眯的对我说道。

  我发现这几天乔凯又出差了,苏陌桃的脸色又有点难看。

  苏陌桃肯定又饥渴的不行了,这个小少妇我一定要搞到手。

  “苏夫人你去不去郊游啊?”,苏陌桃态度依旧像以前那么冷淡,“不去,你们早点回来。”但我仍能从她眼神里看出一丝渴望。

  小美人我也该冷冷你了,有时冷漠能更有利于日后接近那个女人。于是我就说知道了便和乔欣瑶走了。

  为了热闹点我又找来孙和李升亮,“给你们介绍介绍这是你弟妹,叫瑶瑶。”我向孙介绍着。

  “你好,我是他的死党叫孙。”,“我是李升亮是…是孙哥的表弟。”李升亮也自报家门了。

  我去车库取了一辆凯迪拉克suv又去买了几瓶上等的红酒拿了一条中华,载着三个人出发了。

  城市两边的风景映着早晨的太阳,昨晚的一场大雨把街道冲刷的干净清新。

  远远的就看见前面有一排跑车在路口并排停着,看样子是要飙车。就连逆行车道也排的满满的,完全堵住了我们的车,后面也有几个车不停的鸣笛,但是根本没有一个司机敢下车去叫板。

  “他们是他妈谁呀,敢挡着老子开车!”李升亮直接下车了,朝那几个人走去。

  “给我滚下来!”李升亮一脚踹在一辆兰博基尼的车门上,车门上出现一个巨大的凹坑。

  里面的那个富二代也火了,带着个穿着性感时尚的女人从车里出来了。

  “你他妈是谁呀,敢管老子,这道就是老子家修的,老子想怎么开就怎么开。”富二代十分狂妄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李升亮看了孙一眼毕竟黑白两道尽量不要有太大的交际。“你如果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肯定让你后悔你所做的事情。”李升亮一声大喊,给那个富二代吓的往后退了一步。

  就是这声大喊把剩下几个车里的富家子弟都喊出来了。“你她妈敢动他我叫你躺着离开这里。”其中有一个红头发的富二代边说边朝这边走,车里的妹子也都看上去不是那么在意,呵呵,你们这群娘们太小看我们了。

  紧接着几个富二代也相继从后背箱里找出了家伙走了过来。

  我一看事情不妙赶紧让乔欣瑶躲在车里,自己跑了下去。

  对方一共是八个人,穿的都是什么爱马仕,CK,迪塞尔这些名牌,一看就是那种纨绔的富家子弟。

  “你的爷爷们要这里飙车,你最好放老实点,如果现在叫我三声爷爷,跪在我面前的话我兴许能放你们一马,哈哈哈”一帮富二代接连笑起来,“我说过你会后悔的。”李升亮瞪着眼睛看着那个刚才放狠话的富二代。

  我冲上去一拳打在说话的那个富二代脸上,那小子往后一仰,一屁股坐在车的前机盖上,样子非常狼狈,唔嗷喊叫的要杀了我。

  我又拽着那小子的腿把他拽到车下面,左腿跨过他那条被我拽住的大腿向后用力一坐,那小子眼泪疼得瞬间都流了出来。“就TM这点本事啊,就会哭啊,你刚才不是挺牛B的吗,你倒是骂我啊,啊!”

  “不敢了,哥我错了,你放开,你先放开。”那小子已经疼得拍地求饶了。我就放开了他的腿,那小子想跑但是刚才腿已经被我掰的又疼又软瘸腿扶着车走了几步。

  “快点走。”李升亮一脚把那个小子踹出好几米远。那小子捂着脑袋趴在地上不动弹了。

  刚才下车的那个娘们也吓得不管那个小子,自己跑到了一边,连高跟鞋都跑断根了。

  几个富二代看状都相继从远处冲了上来,他们拿的也不是什么牛B的东西,只是几根看上去很好看的铝合金棒球棒而已。

  红毛抬起挥起棒球棒就朝我的脑袋批了下来,我轻松的闪身,一下就就跑到红毛的身后,反手十字交叉,一用力给那红毛来了个倒插葱。

  红毛身子弱的很,抱着脑袋嗷嗷的叫唤起来,“我爸是李G,啊不对,李双J,你等着我让我爸来收拾你”红毛呜噜呜噜的把自己的爹搬出来吓唬我。

  李升亮和孙整跟几个手里有家伙的小子缠打在一起,我赶紧跑回车里把几瓶红酒拿了出来。

  趁乱扔给李升亮和孙一人一个,李升亮接到酒瓶一个爆头,红酒瓶啪的一声碎了,红酒撒的那小子满脑袋都是,分辨不出哪个是红酒,哪个是血。伴随着那个小子歇斯底里的骂娘声,紧接着又是一脚,给那小子踹的飞离了地面,疼得抱着肚子吐苦水。

  “你们实在是太狂了,难道你没听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吗!你爹是李G,我妈还TM是郭MM呢,Cao”我抓住一个留小辫的富二代,用力向下一拽,飞起一膝直接顶在了那个小辫的脑门上。

  我拦腰倒着抱起小编,把小编的脑袋夹在自己的两腿之间,向前一扔,小辫的脑袋给刚刚那辆兰博基尼梦幻的玻璃砸的稀碎。

  捡起小辫掉下的棒球棒,朝人群又开功了几下,那几个富二代哪是我们这些社会人的对手。况且是两个特种兵,一个少林寺武僧。

  那几个富家子弟没经过几轮的战斗就都不行了,逃的逃,倒的倒。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警车的警笛声,足足来了有七八辆,看样子是刚才跑路的那个臭女人报的警。

  }●更新最c&快P上(酷匠p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