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璇,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小傻蛋,说着我开始亲吻起若璇的后背,若璇原本紧攥着的小手也慢慢的从后面拽住了我。

  若兮也不甘示弱,缓缓的解开我的腰带,把我的衣服连着内裤都脱了下来。

  床战了八十回合,我搂着两个香喷喷的法国大美女渐渐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快腿的电话,说这几天大胖又恢复到前几天的样子,整天在酒吧泡着一天天的也不回一趟家。

  “大胖这个废物,还能干点tmd什么啊!”我对快腿大声骂道。我起身上了车去找大胖,若兮还趁着若璇姐姐睡觉的时候跟我悄悄的吻了一会儿。

  我匆匆道别之后就去找了快腿,快腿这几天也苍老了不少,原本好好的爱马仕穿的就跟地摊上的老汉背心一样,颓废的在路口抽着烟。

  “快腿哥,你tm怎么混成这个样子了。以前你不是最注重形象的吗,怎么一个金马倒闭了就给你愁成这个王八犊子样。”我调侃着快腿。

  “去你大爷打,少跟老子废屁,赶紧去看看胖子到底在哪,昨天晚上又一宿没回去。”快腿上了我的车,去了大胖最常去的一家酒吧。

  酒吧离金马很近,远远就看见一个醉汉倒睡在酒吧门口,酒吧早都关门了,大胖左手拿着酒瓶,时不时的还往外面撒一星半点的红酒。

  右手抓着自己的钱包,钱包里除了身份证件剩下的钱都被拿走了。“这肯定是他妈那个小姐干的”,快腿骂道。

  满脸的胡茬就能看出大胖这几天到底是有多颓废了。大胖现在瘦的可怜,就这么短短一个月居然瘦了三十几斤,脸明显没有以前胖的时候富态了。

  “你胖哥怎么又是这个这个造型,这tm还是大胖吗,这tm不成大瘦了吗。”我看了快腿一眼。

  “大胖自从金马被收走之后就这样萎靡不振的,已经有一阵子了。”

  “我不是说我加入蛇岛吗,这样大胖的金马不是就收回来了吗。”

  “你说加入蛇岛,这都是自家弟兄,甚至比血缘关系还近一层呢,谁她妈想看着自己的兄弟去蛇岛淌浑水啊!就是大胖答应,我快腿也不可能同意的。”快腿把脸扭到了一边。

  “快腿,我也不是傻子,我什么性格你不了解吗,没有十分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去做的。”

  q酷&匠|…网正T●版u首发a

  “你有什么把握,一膀子力气还是你那一身的旮瘩块。”快腿根本没想到我在刀疤刘现在已经落荒而逃了。

  “我有个叫孙的朋友是我在美国认识的,他现在在蛇岛混的很厉害,昨天我和孙联手刚刚把刀疤刘的小弟都收拾了一遍。你刘哥现在还不知道她妈的上哪跑路去了呢。”我给快腿打了支烟。

  “这么说,金马又回来了?”快腿苍白的脸上先露出一丝久违的喜悦。

  “可以这么说,前提是我加入蛇岛,这样我和我朋友就有照应了,能防着点刀疤刘再杀回来。”一听到蛇岛快腿的眉毛再次紧缩了起来。

  “我加入蛇岛大部分是我自己的意愿,快腿你也不用劝我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了,况且他刀疤刘想杀回来也不看看他手里到底有几颗能打的葱。”

  快腿也没说什么,上前扶起了大胖,“大胖这家伙可真是瘦了不少。”快腿一边往车上掺着大胖一边说。

  我和快腿把大胖送回了家,吃过早饭。刚出来就接到了孙的电话。

  “兄弟,花蛇想见你,看来这次十有八九你是必须加入蛇岛了。但是花蛇这次挺生气的,不行你出国躲一阵子吧。”

  “我躲什么,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再把乔欣瑶抓起来怎么办。”我当初既然敢帮孙就已经做好了加入蛇岛的准备。

  我开车去了蛇岛,刚一进洗浴中心就冲过来十几个小弟,看样子全是非常能打的。

  上来个黄毛挥起一拳重重的打在我的肩膀上,酸痛的感觉让我抬不起一只手。我抽下皮带,用带刚的那头抡了几下,那几个小弟虽然每次都被我豁开一个跑路的口子但是很快就把我再次团团围住。

  我和孙杀了刀疤刘那么多小弟今天看来挨打几下是很正常的,说不定花蛇一时脑子热就让我见马克思去了。

  突然感到中心往后移了很多,原来我被一个骨瘦如柴的小子抱起来了。

  我这一身的肌肉再怎么说也有二百斤左右,那小子居然能这么轻松的把我抱起来,看来花蛇手下的人绝对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我手顺着后腰摸了过去,攥紧拳头猛锤了几下那个小子的太阳穴。感觉身体一轻,我就被那小子放下来了。但是刚才的挣扎中肚子连着中了好几拳,我一跳下来没站稳直接跪倒在地上了。

  刚要站起来,就感觉后脑勺一阵疼痛,紧接着拳打脚踢失去了知觉。

  我渐渐有了意识,昏暗的灯光下映着花蛇那张扭曲变形的脸,花蛇依旧是那一身雪白的西装。“能干掉蛇岛刀疤刘的人,怎么今天躺在这里了啊。”花蛇笑着点了一支烟。

  “少tm废话,要杀要刮赶紧她妈动手,老子还想投个好胎呢。”我也没好气的说道。

  “你就这么想死啊,哈哈,是条汉子,好吧老子今天就成全你。”花蛇拿起一根棒球棒往我身上拼命打了几棍,打的全都是有肉没骨头的地方,非常的疼痛但却不会有内伤。

  看来花蛇是想折磨死我来给刀疤刘出气啊,我眼睛一黑又昏倒了过去。

  手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再次醒了过来,花蛇已经把一把匕首插进我的手掌里,正在用刀尖缓缓转动着手掌,手掌里血肉横飞,蹦得花蛇满脸都是血。

  我咬牙看着花蛇,花蛇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看来你今天是真不想让我活着出去了,那就给个痛快吧!”我突然大喊道。

  “好,那我花蛇就给你个痛快!”说着花蛇从兜里掏出一把枪对准了我的脑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