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宾馆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瞬坟的战斗力差成这个样子,连二打一都不是血祭一个普通小弟的对手。

  峰哥,咱们好几天没出去了,你看能不能带我出去玩啊,乔欣瑶大眼睛范着光。

  我也想好好喝几杯了,说着我们离开了宾馆去了一家离这里不是很远的酒吧。

  乔欣瑶这个家家女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一路上又蹦又跳,法国的老外肯定以为我们俩是两个来自猩猩的蛇精病。

  法国酒吧讲究浪漫,红木砌砖房子,任意堆积着古木的树根,悠扬的萨克斯歌声中透出纷纷扬扬的红酒味。

  我找酒保要了一瓶白兰地,给乔欣瑶要了一瓶鸡尾酒便坐下边聊天边看舞女跳舞。

  TT酷,匠网唯)一,正版,_其`他…都是/盗q8版S

  我一口干了半瓶白兰地,又管酒保要了一瓶,酒保都tm傻了,一直用三炮上身的法语夸我牛,法国人酒量还不低我高中时候的样子呢,一帮弱b。

  你丫没看你老子喝过尿呢!我骂了一声,就在这时我注意到,这个舞女好像是粉狼。

  我之前知道粉狼是社会人,但是真不知道原来她在这里做舞女。按说粉狼应该是属于那种不差钱的人,但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做酒家女?体验生活?

  粉狼的舞姿十分优美,钢管舞跳的也是火热劲爆,台下不断有色咪咪的老外往台上扔钱。

  DJ叫唤了几声,接着红狼也出来了,姐妹两个一起跳那种啦啦的舞蹈,看的我不由自主的就想抱着两个姐姐来上一发。

  乔欣瑶到是对这个没什么兴趣,自打在中国我带她去过几回酒吧之后那货就对这些不太敏感了。

  台下的老外几乎蜂拥而上,想把两个美女扑倒在怀里,红狼和粉狼虽然挺能打的,但是根本挡不住色狼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不一会儿就被扑倒了,红色的漆皮内衣已经被老外们扒的一干二净,红狼和粉狼此时正在紧紧守护着自己的最后一片阵地。

  只见人群中冲出几个身穿西服的小子身手敏捷,力道非常大,三下五下就把那群人全都扔出了舞池。

  台下有一个叼着雪茄的猥琐男,我定睛一看这不就是血祭帮的老大吗?这个老家伙一点脸不要,调戏起瞬坟的人来了。

  刑灭指了指两个美女,说着那帮狗崽子就把美女往台下拽。

  我一把冲上去抓住刑灭,左手绕过他的身体朝裤裆一掏,瞬间听到了蛋碎的声音,刑灭的表情纠结,五官你聚在一起,让你丫调戏姑娘。

  刑灭大叫,把小弟全都招来了,红狼和粉狼匆匆跑路,我拉着乔欣瑶往外疯跑,上了车猛踩油门逃走了。

  估计刑灭那个猥琐男现在已经失去了对妹子的兴趣,我大笑两声。乔欣瑶倒是显得不太高兴,毕竟刚才我是替两个她不认识的女人出头。

  第二天早上,红狼和粉狼找到了我。为了表示感谢,红狼和粉狼请我到附近的一家餐厅吃饭。

  我起了瓶啤酒又给红狼和粉狼倒了两杯,别看两个女郎平时粉妆艳摸的,但是今天裸妆出现在我眼前有一种说不出法国人的清纯可爱,天蓝色的眼睛配着金黄的秀发,声音里有一种勾人的欲火。

  红狼,为什么你们要在血祭的地盘跳舞,不知道这样有危险吗?我问道。

  红狼干了一杯啤酒,给我打了支烟不再说话了。粉狼刚要开口就被红狼挡住了嘴。

  粉狼看我的眼神有些色咪咪的,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法国人表达友好都这样啊。吃饭的过程中粉狼不断用她那条穿着黑色丝袜的美腿摩擦着我的裤裆,把我勾搭的恨不得一把就把粉狼拿下。

  当天我故意点了很多不同的酒,酒掺着喝才能醉的快,这人一醉不是什么实话都说出来了吗,我太tm机智了。

  果不其然,粉狼先开口了,峰哥,我不瞒你说,我们全都受苍狼统治。苍狼为了维持他的统治从两年前开始教我们吸毒,并且以外面十分之一的价格廉价买给我们。

  刚开始觉得吸毒也没什么,况且还这么便宜,可谁知道后来苍狼的价格越来越高甚至比外面的都高出两三倍,其余的冰毒市场全都是血祭罩着的,我们不敢去买只能在这里吸冰毒。我和红狼跳舞的原因也就是为了能买冰毒。

  原来苍狼这个老王八这么阴险啊。我掏出兜里全部的钱又从乔欣瑶的卡上划了一笔给了粉狼。

  这够你们两个吸一个月的。戒毒我自有办法,现在问你们个问题,你们愿不愿意和我一起推翻苍狼?经过刚才的一系列铺垫粉狼和红狼很爽快就答应了。

  这下就收买住了四狼中的二狼,灰狼绝对是个硬伤,黑狼跟灰狼是一伙的如果灰狼入伙那黑狼都不用我亲自动手,就已经被灰狼说服了。

  红狼喝的已经不行了,我扶着粉狼和红狼醉醺醺的出了饭店。这时候接到乔欣瑶的电话问我怎么还不回来,我说跟灰狼去喝酒了,乔欣瑶也没多想什么,只是让我早点回来。

  经过刚才粉狼的挑逗我早都憋的够呛了。粉狼似乎也很喜欢我这个中国人,路上一直用眼睛盯着我的裤裆。

  上了车果然粉狼坚持不住了,我把红狼扔在后座上,粉狼坐在副驾驶室里,一把就伸进了我的裤裆。

  随着粉狼缓缓的揉搓起来,突然感觉下体一阵凉爽紧接着一阵湿热,借着酒劲我抱着粉狼肆无忌惮的那个了起来。

  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突然看见后座的红狼似乎被我们摇醒了,紧接着红狼一口就朝我的脖子上舔了过来。

  我奋力挑逗着红狼下身努力着粉狼没到一会儿就忍不住释放进粉狼的仙人洞里去了。

  现在怎么回事啊,身体越来越透支了,事后就好像被什么掏空了一样浑身没劲。

  粉狼和红狼答应以后就跟着我混了,况且现在她们也算是我的小妾了吧,哈哈。

  我要做一个圈套跟苍狼好好对的玩一把,我笑着点了一只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