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脚大汉一把抓住我的脖子,开始疯狂的摇动,我拼命挣扎,几乎窒息。这时候灰狼从地上猛跳起来抓起了地上的大砍刀,一刀解决了抠脚大汉。

  被放下来那一刻只觉得能活着真的是太好了。远处的黑狼虽然身手灵活而且爆发力强但是怎么能敌的过两个抠脚大汉轮流的砍刀伺候,很快就败下阵来,正抓着他那把大刀靠在树上呼呼的大口喘着粗气。

  不就是大砍刀吗,我和灰狼抓起刚才抠脚大汉的砍刀,随着灰狼清脆的叫床声快步行进到两个大汉的面前。

  那大汉胳膊整整有一根电线杆的粗细,目测身高不低于两米,青筋暴起,怒目圆瞪,一副要吃了我们仨的样子。

  这还墨迹什么,干他!我吼了一声和灰狼,黑狼冲了上去。

  大汉体力非常了得,掂步灵腰大喝一声,双臂举起砍刀,两条胳膊横空飞起伴随着周围歇斯底里的惨叫声显得十分恐惧,我和灰狼加快了速度,距离大汗还有三米的时候向后一坐,滑了过去,瞬间用大刀向大汉的脚踝横扫过去。那可真叫神同步啊,连动作都是一样的!

  大汗不仅攻击力高而且智商也不低,早都料到我们会有这一手了,飞身一脚踩在了我们手上,大汉接近三百斤的身体全都压在我我们俩的手上,咯嘣咯嘣的脆响了几声,手直接失去了知觉。我想灰狼跟我受伤的程度也应该差不多,最起码是粉碎性骨折。

  大汉并没有恋战,而是径直冲向了黑狼,黑狼再次陷入孤身作战的僵局。

  n更新d最快J上q酷n匠R网)(

  黑狼面对飞向身体的两把砍刀,脚跟瞪地,虎劲爆表向前飞奔,一把搂住了两个大汉,只把大汉向后又推回了我和灰狼的脚下,我和灰狼往地上一爬,大汗中心向后一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我用受伤的那只手死死抱住大汉的脚,狂踩大汗的肚子。哪知大汗一个兔子蹬鹰,把我给踹飞了。

  灰狼的那边进展很快,灰狼和黑狼以很熟练的配合几砍刀就把那个大汉砍倒在了啊血泊之中。

  大汉一个鲤鱼打挺,抓起砍刀就冲我砍过来,我双脚一夹夹住了砍刀,妈的老子的老二险些中刀,次奥!

  大汉发力无果,干脆用左手压住刀背向下压了过来,就在我走投无路即将崩溃的时候,灰狼一刀扎进大汉的后心,刀尖从大汉的胸口穿出,黑色的血液喷溅了我一脸。

  我们仨放眼望去,瞬坟的人几乎全都被干掉了,而血祭还剩下五十人左右。

  tmd,苍狼那个孙子呢!mlgb的自己先跑路了。灰狼气的咬了咬牙,黑狼到是傻了吧唧的没什么反应。我迟早会接管血祭的,我心里暗暗产生了这样一个想法。

  对方可是五十个人啊,瞬坟算上我这些还能走的就剩下了不到十个。这还打个jb,扯吧,我和灰狼,黑狼赶紧逃跑了。

  血祭似乎对我们根本不恋战,也没有小弟追杀我们。我们仨一瘸一拐的跑到了一个水泥做的超大排水管里躲藏了起来。

  那天我们足足在排水管里呆了一下午。你怎么这么能打,灰狼问我,黑狼也好奇的看着我。我以前是做保镖的,我自然是隐藏了我的身份。卧槽,做保镖的都这么能打,中国人很牛!那一刻我觉得我从来没有这么爱国。

  第二天早上我们才回到了战场,我们的车自然是都被人砸了,连开都开不了,我捡起一个粘着血的手机给警察局打了电话就匆匆走了。

  去医院处理完伤势,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我一推开门就看见乔欣瑶在那发呆看着窗外。瑶瑶,嘿,干什么呢。乔欣瑶看见我满身是血的样子,一下子哭了出来。抽峰哥说好的跑路呢?为什么把我扔在家,不知道我担心啊。

  傻瑶瑶我答应过你一定会娶你的,怎么会离开你呢。乔欣瑶哭的更厉害了,感觉胸前一阵湿热,乔欣瑶的鼻子又留下了鼻血。瑶瑶你怎么了,为什么会留鼻血啊?我不解的问。

  哦,最近可能是我熬夜等你的原因吧,说着乔欣瑶去洗鼻子了。让这个连夜场足球都没看过的千金大小姐担心到整宿睡不着,我李峰就是去死也值得。

  第二天早上到教室终于看见黄毛回来了,那小子很嚣张,在那叨叨自己的血祭帮有多么厉害!气的我搬起板凳又把他送进了医院。

  最近血祭的人也损失了不少,暂时不会来报复我,我也就放心乔欣瑶自己在教室里了。我跟乔欣瑶说了一声就去找了灰狼。

  把灰狼约了出来,聊了一会儿闲天。灰狼,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把苍狼推翻了。灰狼眼神十分怪异的看着我,推翻我们的老大?你疯了吧,苍狼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把他踩在脚下的事我灰狼干不出来。说着灰狼就转身要走。

  我一把拉住灰狼的手,灰狼,你可别忘了,当初是谁扔下七十弟兄自己跑路的。我一声大喊,灰狼停下了脚步。他走肯定有他的理由!你怎么样我不管,我以后只跟苍狼混,哪怕是苍狼有一天亲手把我宰了。灰狼说着转身走了。

  能有灰狼这么忠贞的弟兄,苍狼真是把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笑了笑,瞬坟早晚是我的。点了支烟往教室走去。

  要像笼络四狼必须要把苍狼的弊端,那就是出卖兄弟的本质暴露无疑才能取得大家对我的信任。

  晚上接到了刘妍妍的电话,老公在那边过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你了呢。刘妍妍娇气的说道。老公回来可得要一阵子呢,宝贝你就好好在那边等我吧,这头黑社会气焰太嚣张,乔小姐一时还不能离开我。

  我已经把我和乔欣瑶的关系推的一干二净,纸包不知火,相信早晚有一天刘妍妍会发现我们的秘密的。

  又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瞬坟的弟兄们损失的也差不多了,好多都投奔了其他帮派,就剩下四狼和我对苍狼“忠心耿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