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打了,小刘,我看这小子今天恐怕你们杀不了他。只见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样子清秀的男子。那就是花蛇,一席白色西装将花蛇的脸色显得格外阴森,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皮鞋,红的就像是被人血染红的一样,花蛇左手搂着一个俄罗斯美女,相依走来。一声令下,刀疤刘等人均撤离到花蛇身后。蛇哥,这小崽子搞咱们酒吧,你看看咱们酒吧都被烧的差不多了!刀疤刘擦了擦脸上的血说道。酒吧没了可以再建,我花蛇差的不是钱,我问问你小刘,你们几个人?花蛇说着让俄罗斯美女给他点了一只雪茄。老大,咱们有十几个兄弟,被已经这小子打倒一半了。刀疤刘的眼睛里已经冒出火了,死死地盯着我的眼睛不放,我知道他是在等花蛇开口要我死。

  花蛇反手给了刀疤刘一嘴巴,你tm也好意思说你们有十个兄弟,还她妈被干倒了一半。花蛇眼神瞬间变得犀利起来,怒目圆睁猛瞪了刀疤刘一眼。刀疤刘眼里的杀气立刻逃的不见了踪影。

  小子你叫什么?我是这里管事的花蛇,很高兴认识你。花蛇这么大的老大居然这么低声下气的跟我说话,这让我有点吃惊。

  不过我根本没有给花蛇留一丁点面子,没好气的说,你tm让我认识你,那我就认识认识你!说着挥起一炮拳横向加速就朝着花蛇的脸上打去,刀疤刘一把就挡住了我的拳头,抓起我的头发,刚要举起砍刀,花蛇左手放开俄罗斯美女向后一指,刀疤刘立刻扔下了砍刀,把我推倒在地上。花蛇的威严居然能让这些小弟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我心里暗暗对花蛇有了一丝敬佩之情。

  花蛇笑笑说道,兄弟,小刘怎么惹到你了?今天你只要说出小刘的一二三条来,我就立刻给你个说法。跟我说说,刀疤刘怎么惹你不愉快了。花蛇说着扔过来一根雪茄。我点着了雪茄,抽了一口说道,刀疤刘这个王八蛋她玛德调戏老子女朋友!

  花蛇二话没说,突然把烟头向刀疤刘的脑袋上杵了过去,刀疤刘吓得一蹲,差点没跪下,样子身份狼狈。我不禁的大笑起来,刀疤刘蹲在地上,小声说道,笑你妈了个头。

  兄弟,这件事是我们做的太过分。小刘,起来给你老弟赔礼道歉。刀疤刘把脸扭了过去,老大他伤我弟兄不算,你还让我给他道歉!门都没有!说着花蛇找了把凳子,从小弟手里要来一把砍刀,抽了两口烟,把手放在凳子上,大喊一声,瞬间抬起刀向自己的小指砍去。刀疤刘一把接住了刀刃,鲜血立刻从刀疤刘的手里冒出,顺着胳膊肘滴在地上,刀疤刘咬着牙,明显看得出来这刀砍的非常用力。难道花蛇是真心要交我?这和我资料中了解的花蛇差的太远了。

  老大,你怎么能砍自己的手呢!刀疤刘大声喊到,我不砍我的小第做错了事又不道歉,这让我花蛇以后在蛇岛怎么混。说着花蛇起身又让俄罗斯美女点着了一只烟,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就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要相信资料上所写的内容,花蛇十分奸诈对付他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我装作一副不鸟花蛇的样子。花蛇紧接着开口说道,我花蛇在蛇岛小有名气靠的就是义气二字行走江湖。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刀疤刘你不要赶尽杀绝。说罢,刀疤刘低下了头大声喊到,听着小子,看在蛇哥的面子上,你以后就是我刀疤刘的弟兄,以后谁敢动你,我跟他拼命。你女朋友我刀疤刘保证以后连根毛都不会碰。说罢花蛇从兜里掏出一条手帕,给刀疤刘包扎住了伤口。

  看兄弟这么能打,有没有想过跟我一块混?以你的能力不出半年你就能和小刘平起平坐,金钱,美女,豪车,样样少不了你的!花蛇依旧僵着一张脸。

  我心想,果然转入正题了,花蛇是个心机极重的男人,冒然加入蛇岛不是一个好的想法,别闹的最终像孙一样被刀疤刘踩在脚下。

  酷3匠fr网C(唯一…正版/,^其c!他…'都VC是&$盗‘,版

  我叫李峰,今天叫你一声蛇哥是尊敬你。黑社会我没兴趣参加,我就是一个普通当兵的,能打是一定的,也不看我干啥吃的。今天多谢蛇哥能原谅小弟,日后小弟必定把这个人情还上。今天我想交你这个兄弟,蛇哥不知道愿不愿意。

  花蛇大笑一声,我不禁一手冷汗,难道花蛇反悔了?我承认刚才有点装大了。

  李峰,好名字,今天我就交下你这个兄弟了,说着又叫了几个美女纷纷凑过来搂住我,把我拉进了蛇岛娱乐会所。

  花蛇找了他的私人医生帮我处理完后背的伤口。由于我的左肩被砍了好几刀,医生建议直接给我缝合起来,最痛苦的是花蛇的私人医生是从来都不准备麻药的。他说花蛇怕被人偷袭,所以缝合伤口从来不打麻药。我想了想,花蛇还真是个怪胎,心机缜密而且善于拉拢他人,这样的人当之无愧能坐上蛇岛这个宝座,我和孙推倒花蛇的计划,看来得放一放了。医生处理伤口的时候我的肩膀一阵剧痛,紧接着就听见咔呲嘎呲噶的线穿过肉皮的声音。医生本以为我会大叫,可是他她妈哪知道我在战场还tm自己缝过呢。忍不住一个劲的夸我是个汉子。

  当晚受伤地方太多了,身上一动就疼的要命。我干脆让那几个女的给我吹了几管,那几个俄罗斯美女技术十分好,总让人忍不住就释放了出来,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虚的要命,可能是因为我大出血之后又受伤了吧,紧接着又来了几炮,身体可能有些吃不消了,可谁想到后来这却成了个大问题。

  我揉了揉眼睛走出了蛇岛。跟花蛇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这几天说不定乔欣瑶就要去法国了,我要去跟乔欣瑶道个别,好事是乔欣瑶走了我就自由了,坏事是那样就好久看不见乔欣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