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站恶战是免不了的。酒吧昏暗的灯光把刀疤刘的脸显现的格外恐怖,我大喊一声,我靠!我的战术非常明确,冲着其中一个人猛干,打出一道口子趁机跑路。

  刀疤刘果然不是吃素的,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胸口上,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从我的胸口开始蔓延到整个身体。我一个咧嘁(lieqi脚下打滑的意思)差点坐在了地上,幸好身后有吧台挡着,紧接着几个小子冲了上来,领头的盖头左手一辉,一道白光恰巧打在我脸上,我的眼睛根本看不清拳头在哪,胡乱的用胳膊一档。盖头小子胳膊非常细,就像是一条鞭子一样抽的我手臂发麻。

  我一巴掌打在盖头的脸上,力道很大,盖头小子估计已经眼花了。我身体向前一倾,猛地用膝盖顶在盖头小子的肚子上,盖头疼得不行,腰向前弯了下来,紧接着我用出吃奶的力气右肘猛地向下击打盖头的后脑,盖头小子跪在地上晕了过去。

  刚才这几下一气呵成,但我也因为猛干盖头中了好几拳。我抄起身后的酒瓶,假装用力向刀疤刘砸过去,刀疤刘一闪,就在此时,我手中的酒瓶才被我奋力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中刀疤刘的脑袋,刀疤刘脑袋瞬间飚血,刀疤刘也不管那么多了,大喊到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猛虎不敌群狼,盲目硬拼今天只能是我躺着出去,我要撕开一个裂口趁机跑路,至于洋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希望她现在已经逃走了吧。

  这时候台上的DJ突然放起了音乐,高潮迭起,一打十,一赔一千。台下的乌合之众纷纷响应道,一会儿就组成了一道人墙硬生生把我挡在了里面,我又给了我旁边的纹身男一拳,纹身男大怒,举起板凳向我砸来,灯光很暗,基本上看不见凳子的运动轨迹,拼了,我起身一跳,凭感觉接住了凳子,脚没落地之前我就把凳子朝人群中扔了过去,这样就叉开一个豁口,以便我能赶紧撤出人群。

  刀疤刘哪是个好欺负的,带着几个人堵住了我的去路。逃不了,也不能等死!我一把跳进吧台里,顺手拿起十几个酒瓶扔了出去,酒撒的满地都是,刀疤刘的人当然是很轻松的就躲了过去。但我的目的并不在此,我扔的都是吧台里度数极高的酒,这时候我拿出了zippo点着后朝人群撇了出去,瞬间大火蔓延了起来。

  我低头一看,好东西吗这不是,我脚一蹬地,跳出了吧台,对你没有猜错,灭火器。正所谓灭火器在手,天下我有!扒开安全栓,猛喷了出去,所有人几乎全都向后躲闪,这样我就有时机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向人群的豁口狂奔,刚才的打斗中腿中了一瓶子,现在速度根本提不起来,我干脆扔掉了灭火器,但也就是这一扔注定了我的失败。

  刀疤刘手下有几个不要命的小子,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就扑了上来。说时迟那是快,噔噔噔几步就赶在我跟前,一瓶子扎进了我的后背,钻心的疼让我彻底爆发,那几个小子很有经验,啤酒瓶插进后背还转一下再拔出来,手指甲大的玻璃块就这样嵌在肉里,感觉像是被毒蛇咬了几口一样。

  恭喜你们,终于惹怒老子了!我手往后一掏,抓住了那个扎我的小子,一个过肩摔,那小子从我眼前飞了出去,我忍痛拔下了后背上的啤酒瓶一瓶插进了他的肚子里。那小子死死握住我的手,嘴里缓缓的吐出几杆血,靠,让你搞老子,我抓起他的脖子起身一下把他给扔了出去。

  后面的人狂喊乱叫,你敢杀了我们兄弟!我们今天饶不了你,刀疤刘这时候也跟了上来,手里拿着几把砍刀,分给了他的小弟。cao了个蛋,我可不想见秦始皇啊,现在我手里只有一个阳痿的啤酒瓶,怎么跟他们拼,赶快跑路吧!我抬手把啤酒瓶撇了出去,啤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这就让我有更多的几秒可以逃跑,后背发出阵阵钻心的疼痛,如果这些东西不赶紧取出来,它会一直往你肉里钻,现在我每用一次力,就要忍受这种被毒蛇咬的感觉。

  我奋力向前奔跑,现在唯一能救我的就是孙了,但是我并不想麻烦他,不能让他太早就跟刀疤刘翻脸。要是这样,计划就全盘失败了。我向着蛇岛的深处跑去,那几个没受伤的人很快就追上了我,把我团团围住,现在我什么武器都没有,只能等死了。我对刀疤刘大喊道,都是社会人给个痛快!

  刀疤刘也没说什么拿起砍刀慢悠悠的冲我走了过来,我怎么可能傻到等死,擒贼先擒王,只希望我能无伤夺过刀疤刘手里的刀,逼着他让他的小弟撤退。

  我眼睛看似早没了杀机,但心里却十分紧张,冷汗顺着脖子流到后背的伤口里,沙的后背疼的吱吱发痒。

  F》酷9匠}网…O唯一》p正版√,其◇他☆都C是*盗%版q

  刀疤刘突然加快了脚步,起身飞起一刀伴随着巨大的叫床声杀了过来,我迅速向前走几步,空中接住了刀疤刘,刀疤刘慌了神抬起砍刀向我后背扎了进去。因为砍刀并没有尖,所以伤的并不是很重,但搓在我的伤口上却疼得要人命,我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我紧绷肌肉大喝一声,刀疤刘你今天死也得死不死也得给老子去死,用出虎劲向上举起了刀疤刘,发力一推,刀疤刘被抛在了空中,我起身一脚踹在刀疤刘的肋骨上,只听咔的一声,刀疤刘脸上瞬间没了血色,飞向了他的小弟。

  刀疤刘的小弟气的脸都变形了,快步奔来,刀光剑影,瞬间能把我变成肉酱,我也没驱身去躲那些偏砍的刀,把致命的刀都拼命的躲了过去。几刀砍在我的肩膀上,感觉人都要断气了,难道我今天就要死在这吗?不,我李峰不是平常人,我命不该绝!我忍着剧痛任凭刀在我肉里游走,向前飞奔抓起那小子的腰带一膝盖顶在他的裤裆上,那小子眼睛一白晕了过去,就在刚才又接连中了几刀,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跑路也没戏了,我现在想的是多干死几个垫背的。

  就在我拼死挣扎的时候,我做梦都想见到的花蛇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