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乔欣瑶玩的真的很开心,半夜睡得也比较死,但是还听见了轻微的电子锁开门的声音。心想乔家的门绝对不比我在阿富汗军火库的差,想必对方的来历也不简单。我已经打起了十足精神,我tm到想会一会到底是她妈什么何方神圣。

  脚步声越来越近,对方绝对是个练家子,虽然跟我的脚步声不太一样,他是前脚掌着地,这让他的行动非常迅速,就在那一瞬间我听见刀从衣服中拔出来的那种莎莎的声响。我突然怒目圆瞪大喊一声,你妈,一个闪身躲过了一刀,此人下手极狠,刀刀致命,他的攻击目标在我的脖子以上,基本都是冲着我的脸直接下手。向后一跳,我跳到了沙发后面,借着朦胧的月色我终于看清了他的大致装扮。

  橘色的蒙衫挡住了他的嘴,一身黑色的夜行衣紧紧的裹在他的身上,此人经过刚才激烈的搏斗却根本没有听到他大口喘气的声音。难不成是在清朝就臭名昭著,以暗杀为主的紫禁默忍?我觉得他的出刀手法极为相似,在日本作战的时候我们军营就遭到过紫禁默忍的袭击,近身战我们根本不占优势,由于他们趁着月色行动远战根本看不清人影。所以肉搏伤亡惨重。我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马勒戈壁乔凯到底她妈得罪的是什么人,买家怎么下了这么大的杀心。

  由于乔家的隔音效果非常好,就是我们谁今晚死在这了,我想他们也根本不知道,如果我今晚死了,就等于乔家从此消失了。

  #H酷}b匠网e0正/7版)B首Gz发.i

  一道黑影,那忍者直接跳了起来,白晃晃的刀子直逼我的心脏,我一个闪身,可是躲闪不及还是把我的衬衫划破了,胸部有点疼,一摸才知道刚才划破的不仅是我的衬衫,鲜血已经顺着衣角滴了下来。这是那忍者直接飞起一脚只对我的脑门,我接住了这一脚,顺势一扔那忍者一个后空翻竟然站住了。

  真不愧是紫禁默忍,当年传说一个紫禁默忍一夜间能杀光一个村子里所有的人。玛德,老子要赶紧解决他,要不然伤口继续流血很可能失血过多活生生耗死我。

  我抬手一拳直奔忍者胸口,忍者头一低用手肘在我肚子上一顶,这一下并不是很重,因为这么灵活的人,是根本没有太多肌肉的。我挨了这一下,定住脚,直接拦腰抱起了忍者,我整个身体往下一座,bang的一声忍者的头重重的砸在地板上。

  我按住他的腿,刚要发力,却中了一匕首,直接擦在我的手掌上。当时疼得我已经要晕过去了。虽然在部队里有几次腿部中弹,但这忍着的匕首有倒刺,擦进去再拔出来就带走一大块肉,正是这点才让我受伤的几个地方血流不止。

  没有武器我根本斗不过忍者。我解下了自己的手表套在了手上,这样最起码不用做到每次他出刀我都只能去躲的地步。

  我抄起烟灰缸直奔他脸上就砸了过去,他自然是很轻松的就躲了,我冷笑一下就在这时,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拳直接打在忍者的眼睛上,我出了十分的力气,由于他的闪躲只剩下三分力打在他的眼睛上。这下他受伤不轻,最起码暂时一个眼睛已经冒金星了。我趁乱闪身到忍者的后面,用手锁住了忍着的脖子,左脚向前一勾把他的手腕锁住,这样他就挥不了刀了。我准备活活勒死这个忍者。

  只见忍者一抬脚,踩在我的脚掌上,左手将刀子一撇右手顺势接住,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右手转过刀柄向后一插,扎在了我的腰带上,幸好腰带扣是钢的,要不然早tm驾鹤西去了。他刚要发动第二次攻击,我哪能再给他机会,左手抠进他的嘴里,右手直奔喉咙用尽浑身力气捏了进去,只听咖的一声,忍者的喉骨,活生生的被我捏断。我用手死死扣住他的下巴,转过身来一个过肩摔,当他还没落地的时候,我早已把膝盖放在他的腰下面,咔擦一声就,忍者的腰硬生生被我颠断。

  我身体一倾坐倒在了地上。刚才用力太猛伤口直接撕裂,血液不断的喷出。估计忍者的刀上面摸的是抗凝血的毒素,这是从一种古老的蛇身上提取的。伤口不深却往往能够置你于死地。

  我拿起电话给120打了个电话。乔欣瑶可能听到什么动静了,睡眼惺忪的从楼上出来,一看到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大声的尖叫了起来。连电梯都没进,直接从楼上跑了下来,张着大嘴问我,峰哥,没事吧,这怎么会有一个人,说着跑上楼去,我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了,尽管我刚刚坐着已经用皮带把我的伤口绑住了,可是还是因为失血太多,我拿出了一根烟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这样能为我提提神,等待救护车的救援。

  乔欣瑶再下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个医药箱,紧接着整个乔家的灯全都亮了,刺的我眼睛疼。乔凯从楼慢悠悠的坐电梯下来,显然我的死只要不牵扯到他是根本不会在乎的。下来寒暄了几句,问我怎么了,对方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报警了吗?我一五一十的回答了,乔欣瑶确是紧张的不行,我看见已经有眼泪从她的眼角留下来了。一边为我简单的处理着伤口,一边小声地抽噎着,好像受伤的是她一样。

  我安慰着她,乔同学,你要再哭我可就不理你了。乔欣瑶摸着眼泪说道,我不哭,那,那你答应我你不要死好不好。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盯着我。乔凯看没什么事了,告诉张嫂她们不要破坏事故现场就自己走着上楼睡觉去了。

  我心想,睡你妈睡,下回在她妈来人暗杀你老子连打都不打直接跑路。看不把你给大卸八块,靠!

  这时候,门外想起了救护车的声音,我第一反应就是死不了了。我对乔欣瑶说,欣瑶,你先上楼吧,救护车已经来了,我死不了了,一会儿通知你的父亲把这件事处理一下。正说着就感觉眼前一黑,乔欣瑶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模糊,我渐渐晕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谢谢大家的关注。感谢几位土豪的打赏。

百度贴吧,不死群狼。

群号199188178欢迎光临。

呆呆谢谢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