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一年训练已经让我们这群野狼十分的有组织性,很擅长群体作战,总教官根据我们的作战风格将我们分成三十个小组。而我们的小组,叫不死群狼。

  小组有三个黑人,三个白人,全部都是战斗力爆表智商又高的怪胎。自然墨索里尼孙也在其中。我和他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不能这样说,具体的来说我和这里的黑人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因为我对他们心里只有恨,愤恨,不!很他妈隔应!知道那次我们小组在阿富汗战争中,我才改变了这一看法。

  记得那次在阿富汗执行反恐任务的时候。阿富汗是一片极为荒芜的土地,人民生活也极为艰难美国政府已经对表面上的军队经费支持力度下降,当地士兵大幅度撤离,人民处在当地恐怖分子的暴乱当中。而我们的任务说简单也简单,端了塔利班政府的老巢。卫星在一天前已经侦查到塔利班武装力量的聚集地。是在阿富汗边缘的锁山上。当地地势极其隐蔽,这为我们提供了行动的必要。军队一百八十人分为三十个小组。而我们组的战斗力是最强的要执行的任务也极为艰巨。找出并立刻发出信号毁灭塔利班武装基地。

  基地的四周有极为专业的有战斗经验的士兵放哨,一旦惊动了一个士兵塔利班基地便派出大面积的军队扫荡所有附近的山区。

  酷X:匠I网ZH永\久&免Q2费看小说◎

  这让我们十分头疼,如果白天行动必死无疑,只能等到夜幕降临再去找机会端掉老窝。天色渐晚这正是行动的好时机,我们带上了夜视眼睛悄悄的一步步的接近塔利班基地。

  基地周围的人员很分散,只能让我们兵分六路,沿着地道匍匐前进,基地周围全部被高压铁丝电网拦住,基地终究是基地。落后的科技终究还是不行,现在战争的核心就是军事技术。墨索里尼.孙(以后就简称他为孙)用绝缘手套把铁丝网撕开一个进能容纳一人大小的洞,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剪断,想必就不用我说了吧,因为剪断会导致电流出现短路,警报就会想起,那我们所有的人就成了探照灯下的活靶子。

  情况紧急,探照灯的周期大概是十秒左右。我们要在这十秒间钻进去六个人,然后立即躲进战壕之中。

  为了能保证行进的速度,我自动选择最后进去。一秒,两秒,三秒,我从未这么紧张因为此刻一百八十人的性命就落在我的手上。

  估计时间还有三秒左右,我起身一跳直接扎进了战壕,孙又那上将铁丝网恢复了原状,现在真的是有进无回,前有狼后有虎,只能拼了。

  我们计划兵分六路,每个人干掉哨所的两个士兵。我悄无声息的慢慢靠近最远处的那个哨所,士兵正在抽烟,我趁他踩烟头的时候,直接上去一刀抹脖,他手里攥着枪要朝我这边动弹,我又补了两刀。那个士兵呼噜呼噜了几下就断气了。另一个士兵举起强对准了我的太阳穴,左手刚要按倒警报的时候我身体一蹲,快步冲上去。一刀插进了他的腋窝。他手中的枪直接掉了。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倒在地上,又一刀干掉了一个。

  我们行动的太快了,以至于根本没有人察觉出来,摆探照灯的士兵也被我们干掉了。为了不引起注意,我们留下了一个人继续按相同的频率摆探照灯。

  很快就杀进了军火库。军火库的锁非常复杂,指纹锁和虹膜锁,还有一个连着警报的密码锁,我们只有抓住这里的军火库长官才能成功打开这道门,引爆里面的军火,掐断电网,发出信号,附近的二十九个小组从四面包抄,直接端掉他们的老窝。

  离这不远处就有一个地下室。塔利班基地组织几乎所有的建筑全是在地下。所以孙带头我们沿着地下室一步步的前进,整个地下室已经全部被摄像头无死角的覆盖了。我掏出信号屏蔽器,直接将摄像头的画面定死。这样除了原来的样子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秘密行进到最深处的一个板钢门的门口,但却什么都听不见,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里面是否能有人!我和孙决定一探虚实,这么封闭的门不可能没有排风口,我小声对每个队员说道。

  我和孙从排风口进去,其余四个士兵安装橡皮泥炸弹。排风口很小,我很孙行动的很慢。终于能看见军营里的头目了。伺机成熟的时候我和孙直接将三个散光弹和六个烟雾一并扔下去了。随即跳下去,直接开了一枪,当然不是对那些人开的,是发出求救信号。排风口离门口太远,厚实的门又是完全隔绝声音的,我虽用匕首杀了几个人,但是胳膊还是中了一枪。

  烟雾弹的烟雾已经渐渐散去,有一个守卫的士兵直接发现了我,对着我直接开枪。幸好我穿防弹衣了,但我的腿中了几枪。躺在地上动弹不得。那个士兵似乎也意识到我穿防弹衣了直接掏出匕首冲了上来。我的手枪在烟雾中掉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一匕首直冲我的眼睛,我一抓直接接住了匕首。可是手完全被刺穿了,疼得我直咬牙。我一脚踹倒了一个士兵。又一个士兵一刀扎紧我的肩膀,另一只手死死抓住我的左臂。这让我根本没法动弹。一个士兵拿刀直接铺上来了,刀冲着我的脑袋飞驰过来。我奋力挣扎已经根本无法逃脱。这下任务彻底失败了。我想到的是我的一百八十个兄弟今天都要因为我丧命至此!我打喊了一声,只听碰的一声,那个士兵应声倒地。原来是孙看见了我,救了我一命,这时候门也炸开了。我趁乱直接戳瞎抱住我手臂的士兵,扒下我胳膊上的刀,直接对他的心脏就是一刀,那个士兵直接死掉了。后来听说他们是看见排风口里冒出的烟雾才确定我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六个人直接短刀战斗干净利索干掉了所有人。

  我记得刚才开会坐在最当中边的是一个有胡子的人,估计这个人就应该是最高的长官,割下了他的手和头,我们六个人就开始往军火库前进。

  当然我是被孙掺着的。顺利打开了们的时候我们将所有的C4都扔进了军火库,瞬间想起了巨大的轰鸣声,切断了军火库内的电源。所有在附近埋伏的士兵全部都冲了进来。基地的士兵还在睡觉,慌乱的刚拿起枪就被干掉了。几十分钟之内我们就干掉了所有的士兵,大概有一千多人。这虽不是他们的全部但是却是基地成员的核心。

  顺利端掉基地的老窝。美军士气大振,直接又派出10万陆军。一举将残余力量消灭。而军功也全部被他们拿走,因为我们执行任务全部是秘密执行,只有国际保密局的人才知道。

  这次我们有失去了十几个弟兄。我们将他们的尸体带走带回我们基地火化了。然后把骨灰扬进了大海,因为我们这群人是不能让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知道我们存在在这个世界的。

  我养伤这一周自然也是没少调戏护士姐姐,她也对我很热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校稿ing,不影响阅读。

记得撸撸和追书啊,少年们。

加群199188718,有萌妹子为你解答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