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缓缓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打在脸上,让我的眼睛十分的不爽。四下空无一人,我这才发现,我原来又回到了医务室。心想,这帮二b教官是不是tmd有病啊。把我从医务室接出来又亲手把我送回去。我不就是个死刑犯嘛,至于把我救活又这样祸害我吗,次奥,美国看来也不怎么人道。我正想着呢,门口进来个护士,金色的头发下藏着一张俊俏的瓜子脸,高挑的身材散发出成熟女性的荷尔蒙。护士的职业装像是经过了特定的改良,连裙子都包在了护士的屁股上。护士穿着高跟鞋,每走一步胸前那对儿玉兔就呼之欲出,看的我垂涎三尺啊。正意淫着呢,护士姐姐就走过来,温柔的说了一堆英语,意思是我的伤并无大碍,就是体力严重不支加上吃了些不干净的牛肉,身体有点脱水。

  我自然是没听进去他说什么,眼睛死勾勾的盯着护士的那对呼之欲出的大胸。护士姐姐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装,转身就要走。wait,please。我用我那三级残废凤姐护体的英语问了护士半天,大概意思就是我为什么在这,为什么那群人要救我,为什么我还活着,之类的话。护士脸色回复了正常,微笑着对我说道,原来每个来历不明的美国人都会被特种部队纳入备选的编制范围,因为我们大多数人没有户口,而被纳入特种部队的成员也不会因为失踪而被警方知道,这其中那些品行恶劣的人几乎是不会被选中的。每个人来这里的人只有两个结果,要不接受训练,要不直接枪毙,来这里的人基本上要不是战斗力超群要不就是杀过人,很明显我是后者。

  最新章h节#上√酷ab匠)网

  我说怎么从来见不到特种兵执行任务,原来是相当的特殊隐蔽,根本分辨不出来。我们的出路还有一个就是杀过人的在两年的培训里战斗力提升不大,没有达到爆发,只能去当间谍。任务完成后就要自杀,以免被抓住失口说出自己执行任务的目的。

  我可不想当什么特务。我还是服役完成后溜回中国吧,我心里想着。正想着呢,那个高个子教官又进来了,我心里一寒,妈的不会又给我来一电棍吧,我这身体,再电几下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护士姐姐看到也显得特别紧张,她看了看教官又看了看我,刚要开口,教官给他做了个手势她便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了看了我一眼,这样我的心里泛起了波澜。毕竟来这里也好几天了,连女的都没见过,这一下那里就不由自助的就撑起了个小帐篷。

  教官走了过来,奇怪的是他穿的是皮鞋但是走在地板上却根本没有声音而且走的也非常快。这可能就是训练的成果吧,训练完了去当个小偷也行啊,那我就发了。教官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我看到他的手上全是老茧和刀疤,估计这个教官也是参与了很多战争吧。拍的那一下力道很重,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只能咬牙挺着。他拍了几下终于说话了,手放下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他的意思是看我的体格和处事的方式觉得我应该当一个间谍,嵌入中国。正好我是中国人而且这样不会引人注意,出卖祖国的事我坚决不干!我跟他大喊道,她得意的笑道,你以为你还是个中国人?他直接把一打纸摔在我脸上,我一看瞬间傻了。

  我的户口,我的名字,全都是另外一个人,只有照片是我自己的,我问他这什么意思,他说这是我们为你设计的资料,而我的父母也全部没有,我是个孤儿。我心想,真牛x啊,以后要能找他把我儿子的户口改到冰岛多好,据说冰岛的社会福利可好了,生个孩子都给几十万补助。下面的一打纸是我在中国的户口,名字,这么一般,李峰,但是听着有点像富家子弟啊,他说没错,只有富家子弟才有机会接触政治,但你不是富家子弟,怎么去靠近富家子弟我到时候再告诉你。我能咋办啊,命都是人家给的,那人家手短,做吧,到时候不把主要的秘密泄露就行了,省得让你们趁虚而入,我骨子还是个非常爱国的人。

  接下来的几个月自然也是少不了艰苦的训练,刚开始还得做俯卧撑去吃那块牛肉,而且第二天肚子也疼得厉害。不过后来慢慢的好了也不知道是太饿了还是什么原因我居然有点期盼去吃生牛肉喝热乎乎的牛血。我是不是越来越畜牲了……原来我也居然可以这样,但是我们的饭也不只是这一种,其余的饭也自然是丰富多彩,值得一提的是去野外抓眼镜蛇吃。

  昨晚我们的房子又被教官点着了,刚躺下一小时,就闻到了一股烟味,这时候就听见有人大喊不好我们的房子烧着了,这个月都是第三次了但这次不同的是我们的门全都被水泥磨死了。根本不能从门口跑出去救火,烟雾弥漫在整个房间里,根本看不见一个人,窗户还时常钻跳出一股股火焰烤的人非常难受。我只能把袜子蒙在脸上在地上趴着前进,大家一定会想我会被人踩死的,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因为所有人基本上全都在趴着找出口,因为我们都是经过几千次模拟演戏的。

  这三个月不是白学的,我们趴着行进的速度进本上跟竞走运动员的速度差不了多少。我感觉现在要是给我放到铁人三项上去比赛真是太幸福了,因为那也就是我们日常训练强度的一半!我四下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只能把床板拆了下来,直接把木板别在腰间,顺着柱子爬了上去,开始捅房盖,我们住的都是破木房所以肯定能捅开但仅凭我自己的力量是显然不够的。我大喊了几声,大家听到声音也纷纷拿着床板沿着柱子爬上来了,捅了大概几分钟,果然捅出了一个一人大小的窟窿。

  后上来的士兵给我们几个做人梯我们直接爬出了房顶,终于呼吸道新鲜空气了。但是现在我们还有任务就是救火,赶紧找到了水桶去附近的河里打水,但是河水全都备阻断了,河流改道了,根本不知道源头在那里,我们分头着了半个小时,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有水的地方那条河也不知道改到哪里去了。没找到,只能垂头丧气的回去了,嘴里不断的骂着教官fuck,fuck!以后住哪,不会让我们再搭一个房子吧。

  正骂着呢,眼看已经走到我们的寝室那里了,我抬头一看,全烧没了。很多士兵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寝室。这时候军营的教官出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已经修改了前五章。

加群199188718 不死群狼读者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