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快腿从后面猛给了那个黑鬼的头一棍才救了我一条命。其他三个黑鬼明显是愣住了,因为他们的老大已经被我给戳死了。黑鬼暴怒抬起拳头冲我的肚子抡了过来,我往旁边一跳闪开了,剩下的两个黑鬼转身去对付快腿。快腿手里有家伙暂时吃不了什么亏,我们三个左右开功,直接干倒了面前的黑鬼。

  现在我们四个对付两个黑鬼,虽然黑鬼很强壮但是手里没有家伙也抵挡不了多久,最后事实证明这三黑鬼被我们四个干的都不能动了。事情闹大了,不过我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跑去救洋洋。洋洋早都昏迷了,裙子已经被那个黑鬼撕扯开,隐约能看见圆饱的胸部,我没时间在考虑那些龌龊的事情了。

  我抱起她便向外面冲出去,上了大胖的跑车,开往了最近的医院。洋洋倒是没什么事,只是惊吓过度导致昏迷,我和大胖虎子可是伤的不轻大胖的手指两根骨折了,我的肋骨被踹折了一根,虎子也被打成轻微脑震荡。快腿倒是什么伤都没受,这小子太尖了,气的我们三个齐声骂道,快腿,我你爸!,快腿也没说什么,自己抽烟去了。

  快腿这小子虽然身体不是很强壮,但跑的很快,脑子也非常灵活,刚刚要不是他,我们三个都得被黑鬼打死。想到这觉得自己还是没有作战经验,我看了看肚子,已经被缠好了绷带,我赶紧叫大胖帮我去看看洋洋怎么样了。

  你小子,自己都tm快死了,还有心管你洋洋,傻x看来你病的不轻啊。说完到胖就去找洋洋的病房了。虎子,这回咱们闯的祸可不小啊,估计躲不过去了,让胖子准备准备回国的机票吧,最好在警方发现之前咱们就跑路了。嗯,行,我去跟胖子说。说罢,虎子也出去了。病房只剩下我自己,胖子真tm土豪,折根肋骨就给我整了个ICU病房,里面什么新奇玩应都有,瞅着各种形状的医疗器具,心里想想真不知道回国该怎么跟父母交代。

  也不知道洋洋那小妞儿到底犯了什么事儿,能让这四个黑鬼给抓了去,说不定只是那几个黑鬼想换换口味,搞一搞中国的女孩?正想到这,大胖进来了,“洋洋没事儿,已经醒了,只是轻微的有点皮外伤,医生已经给她包扎好了。我点了点头便跟大胖说什么时候走,大胖说后天,咱们就跑路回中国。你好好养伤,我和虎子,快腿去把尸体埋一下。说完就匆忙的出去了。

  我叫护士把我用扶到了洋洋的病房,洋洋的脸色不是太好,自己正在那捧着一个苹果发呆。嘿,洋洋,洋洋。我用手在她的眼前划了两下,洋洋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为什么把你带走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洋洋估计早都忘了我,毕竟只是闲谈过几句而已,愣愣的看着我,我其实叫杨静你以后叫我小静就行,这次真的谢谢你能救我,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酒吧那么多女的他们偏偏把我抓了去,对我说了一堆什么话,我也听不懂,他们肯定不是美国人。

  谁知道呢,估计是我爸又在赌场借了高利贷还不上自己跑了,他们才找到了我。我也没多想什么,毕竟这在美国是很常见的。我说你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洋洋没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也直接拿过她的手机,在她的手机里把我的联系方式写在了上面,然后就让护士把我扶走了。

  接下来的两天都挺平静,洋洋也主动联系了我,请我和大胖,虎子,快腿在饭店吃了一顿。听洋洋说,她家因为她爸太好堵,把家里的积蓄都输光了,她的妈妈也和别人跑回了中国。只剩下她爸和她。她爸则是几天都见不到人影......当天我们玩的很高兴,我还给洋洋送回了家,我还是喜欢叫她洋洋,因为这是我对她最深刻的印象。

  0q酷0?匠h3网$◇永N久$免费c看小。说

  就在这天我们四个刚要走的时候出事了。那四个黑鬼原来是黑手党的成员,其他黑手党的人得知他们的手下出事了,连忙四处搜寻最后找到了他们四个的尸体并且打听到了洋洋工作地点,问清了我们四个的底细。真后悔当初没一把把房子给点着了,烧的那几个黑鬼连毛都不剩,我给洋洋打了电话告诉她以后不要在那家酒吧上班了。胖子咬了咬牙说道,事不宜迟,小宇咱快跑路吧。不行就跟他们拼了,虎子大喊道。

  你tm是不是脑子被凤姐用屁崩了,就咱们四个能拼得过黑手党吗?那天要不是我就你们仨,你们早tm找马克思去了,快腿边抽烟边说道。是啊,咱现在跑路是最重要的事,我深思着说。

  于是我们四个赶紧去机场改签。不巧的是,机场只有两张票是现在出发的,因为是胖子掏的钱就先让胖子和快腿走。小宇你tm当我是什么人,撇下弟兄不管吗?那我当初还带你来什么美国,让你自己去坐牢不就行了吗,胖子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我不可能让你们留下。你们赶紧走,两个人比较好隐蔽,四个人目标太大,你是想我们四个一起被抓还是想分头行动然后一块自由,我怒视着胖子。快走吧,时间不多了,我会在两个小时后直飞中国,再说有虎子在我身边也有个照应不是。

  胖子想了想,行,那我和快腿先走,有啥事的话就先去我那躲几天,银行密码是我生日,缺钱啥的直接用就行了。不行我叫人接你来。说完,他就走了,快腿好像还有什么话噎在嘴里,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胖子给拽了。我和虎子则是直接找了一家咖啡厅在离门很远的地方喝起了咖啡。

  虎子这货虽然傻了吧唧的,但是英语说的还挺溜,叨叨了一会儿就能点两杯咖啡,连菜单都不看,而且还加了牛奶。虎子,可以啊,这洋话说的挺溜啊,哪天教教老子,我笑道。叫你可以,来,叫我一声爸爸。虎子一脸淫荡的表情。正当我们聊着天的时候门口进来了大概有八九个黑鬼,虽然天气很热,但每个人都穿着很正式儿七分西装,打着领带。他们好像在找着什么人,我心想,这下完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