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的宋小宇,在美国特种兵部队服役2年。今天终于踏上了回国的飞机。

  回想起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心里不经泛起了一丝波澜。亚利桑那州的一家名为“lovespy”小酒吧是离我们大学最近的一家酒吧。

  所以基本上同学们放学都会去那家酒吧喝点东西,顺便聊聊那种丰乳肥臀的,如果有可能一夜情也是经常的事儿。

  我倒是没太大心思在那些金发碧眼的身上。因为我从很久前就喜欢上了这里的一个中国女孩,她叫洋洋。酒吧里的人一般都不会去告诉你她的真实姓名。

  洋洋是一个在这里唱歌的女孩。她会唱的也基本上是那种耳熟能详的艾薇儿唱过的歌曲。但是她的声音不像艾薇儿那样有些沙哑。而是很淡很淡的那种,忧郁中透出一丝感伤,甚至听不出有一丝美国该有的狂野热火。

  这样的女孩我还真没见过,这让我很挠头,真不知道是该靠近还是该远离,但行为告诉我,我应该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更)新k最快上/酷:p匠网r

  这天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大胖,虎子,快腿来到了这家酒吧。因为我们以前在中国犯的事儿太多,险些闹出了人命。

  大胖的父母遍把他送出了国,虎子,快腿我们几个家庭条件都不如大胖的好,还好因为大胖家有钱不在乎这几个钱,所以我们才能出国在这个破学校“镀金”。

  今天来lovespy却没有看见洋洋,洋洋是不是生病了没来上班,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辞职不干了,我小声低估着。

  小宇,别tm瞎想了,你小子是不是精虫上脑,被洋洋迷住了吧,没听人家说,精虫上脑,应该多喝六个核桃嘛。胖子猥琐的笑道。喝你妈,老子用得着你管。说着我在胖子脑袋上猛弹了一下,嘣的一声,给胖子疼得呲牙咧嘴。

  小宇,你tm敢弹老子,看老子不灌死你,今天我请,咱俩一决雌雄,Hei,bartender说着叫了三打啤酒,胖子自己开始咕咕的大口喝起来,我倒是没多少兴趣。我还不知道洋洋为什么今天不来上班,心里毛毛的总是放不下。

  情急之下只能用我那二b级脑残碉堡英语问了酒保半天。我大致听懂了他的意思,洋洋今天来上班了,但是刚才在化妆间被一个她的什么人给接走了。我心咯噔一下,赶紧又问到底是什么人,酒保说他也没见过,不是酒吧的回头客,是四个黑鬼。

  我赶紧起身猛拍了胖子一下,胖子刚喝到嘴里的酒都被我拍了出来,胖子大骂:“我靠,你怎么回事儿,非得闹是不是,看老子弄死你。

  我起身就跑了出去,胖子看见我匆忙的神情,知道有事不好了就赶紧跟我跑出去了,虎子和快腿也跟了出来。我赶紧上了胖子的跑车,胖子一脚油门跑车蹿了出去。路上胖子问我到底怎么了,我说,你弟妹都快让人给轮了,胖子没多问什么,猛拍了一下方向盘。

  我们顺着酒保所指的方向开了大概20分钟,终于看见那个大众黑色商务车了。胖子刚想换挡我握住胖子的手,示意不要超车上去,毕竟现在我们不知道对方什么底细,在美国可不像是在中国。他们平民是都可以使用枪支的。

  我们现在都是空手,冒然上去岂不是鸡蛋碰石头,我虽然急了但还是有点理智的。又跟了那辆车大约有半小时,这边的道路越来越偏僻也越来越窄,路边荒草杂生,显然很久没人住了。

  终于那个车停了下来,下来了四个黑鬼,跟酒保说的一样,领头的那个高个子黑鬼光头,头上有条长长的刀疤。

  随后两个黑鬼驾着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那背影很像洋洋,我定睛一看不好!是洋洋,玩到老子的妞儿了。

  等他们把洋洋拉进了一个破木房的时候我和胖子几个悄悄从车上下来,在旁边捡了几根铁棍,悄悄地向木房凑过去。

  说的什么玩应,叽了咕噜的。虎子小声地说道。我对他们三个比划了个嘘的表情,继续听着,不一会儿就传来哈哈的声音,紧接着像是布料的撕扯声伴随着一个女孩的尖叫,傻子都听明白了,这不就是上老子的女人嘛。

  不能再忍了,我直接把破木房的房门踹开,大喊了一声cao你妈,你们这群黑鬼。一铁棒劈在守在门口的那个黑鬼头上,黑鬼大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捂着脑袋,鲜血哗哗的从他的脑袋上流了下来。

  剩下的三个黑鬼闻声直接冲上来对着我的肚子踹了一脚,其中就有那个脑袋上有刀疤的黑鬼,黑鬼的体格真结实,一脚就把我踹的脚都离开了地面,直接干的我把喝的那几口酒给吐了出来,疼得我叫都叫不出来。

  大胖他们随即冲了上来,大喝一声,靠,一棍抡了过去,大胖这小子下死手,直接冲黑鬼的太阳穴打了过去。不料那黑鬼身手敏捷一下子用胳膊硬生生挡住了铁棍。直接把铁棍一拧从大胖手里抢了下来,因为铁棍末端不是很平整而大胖死死抓着铁棍的手也被划出了血。

  虎子一身虎劲儿但怎么能斗过两个黑鬼,黑鬼抬起左手,黑色的手臂在昏暗的灯光下像一根结实的钢筋,虎子闪身一躲但还是打在了他的肩膀上,看着虎子咧嘴的表情这下一定非常疼,刀疤黑鬼猛地一拳打在虎子的脸上,虎子一个没站稳摔倒了。

  四个黑鬼把我们三个逼到了角落,为首的那个黑鬼捂着头呲牙咧嘴的从兜里把枪掏了出来,顶在了我的头上,我心想这下可真她妈真的玩欢脱了,直接玩死了。

  冷汗顺着我的头留下来和血水交织在一起。死就死吧,老子从来都不是为了活着来到这个世上的,我大喊一声,FUCK!当的一声,那个黑鬼就倒下了,我灵机一动顺势抓住手里的铁棍冲那个黑鬼的一戳。黑鬼的血大口大口的从嘴里喷出来,喷了我们三个一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然呆先生说:

每天保底两更。

章节铺垫较多,越晚后越精彩。希望大家提点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