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冰凤飞旋,双翅挥动间风雪爆散,无尽寒意冰雪向着黑衣男子覆压而下,令黑衣男子全身冰冷,行动大为受限。

  还有金风虎不顾伤势怒冲而上,挥卷出锋锐如刀的金色狂风。如跗骨之蛆一追着黑衣男子不断绞杀。

  铁傀儡一身灵阵光华闪耀,如一架战车一般持巨剑冲杀而上,它手中巨剑上赤红纹路璀璨如虹,一剑一剑尽有开山裂地之威,对黑衣男子造成不小的牵制。

  饶是黑衣男子实力不凡,天资绝技尽是超人一等,但也双拳难敌四手。他此刻以一敌七,陷入了万分困境之中,只能凭借两件下品灵器,狼狈抵挡,无力扭转局势。

  轰隆!!!

  又是一道金色神雷从天而降轰在黑衣男子身上。黑衣男子身外灵盾一阵剧颤,他双目圆睁,身躯都是一阵僵硬和麻痹。

  龙耀目中杀意如潮,抓住这一个机会纵身跃起,居高临下狠狠攻向黑衣男子。这一次,他并没有用刀,而是用虎魔盾狠狠轰砸而下!

  处于第三形态的虎魔盾沉重坚固,如同钢铁壁垒,它被龙耀全力轰下,威力足以将人拍成肉泥。黑衣男子惊怒嘶吼,只能是匆忙抬起猩红大盾进行防御。

  轰!!!

  两面下品灵器级别的大盾狠狠相撞,发出一声震耳巨响,狂暴的冲击波霎时席卷开来。

  黑衣男子从下向上防御,被那恐怖的力量震得双脚全陷入了大地之下,脚下山石崩碎,乱石纷飞。

  “三步凌烟!!”

  龙耀狞声低吼,一脚凌空虚踏竭力,将被震飞的身躯强行止住,并以雷霆之势持虎魔盾再次向黑衣男子狠狠轰砸下来!

  黑衣男子目眦欲裂,只能继续格挡,被砸得更向地下陷入了几分。

  龙耀全身骨肉膨胀如蛮人,全部的力量毫无保留地爆发,靠着三步凌烟接连凭空借力,以泰山压顶之势,持虎魔盾狠狠向下连轰!

  轰!轰!轰!!!

  三声炸响震天动地,龙耀狂喷出一口鲜血,被叠加到极致的反震之力震得凌空倒飞出去。而那黑衣男子满口溢血,虽然没有被攻破防御,但却是被龙耀压制在原地,两条腿几乎全陷进了大地之中。

  刘巧、许凌薇等人齐齐怒喝,抓住龙耀创造出的这个机会,各自施展杀招绝学,向着那黑衣男子狂轰而下。

  刹那之间人,如同一个巨大的烟花爆炸,各色灵光璀璨爆发,霎时将黑衣男子的身影完全淹没。

  轰!轰!轰!的爆炸令整座山峰都为之颤动,无尽碎石崩飞,方圆百多米的大地都被轰出一个大坑。

  黑衣男子再现出身形,已是遍体鳞伤,血流如注,连他手中的猩红盾牌都已经伤痕累累,威势大降。黑衣男子差不多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他却不甘心受死。他双目猩红一片,身上燃起滚滚血煞,竟是向着要激发秘术做垂死挣扎!

  然而龙耀施展闪通背闪到他的身后,手中蛇牙匕首狠狠刺杀而出!!

  黑衣男子重伤之下反应变慢,猩红大盾没来得及回身抵挡,因而龙耀的蛇牙匕首直接洞穿了的护体灵盾,而后无情地刺入了他的后背之中!

  嗤!

  鲜血飞溅!

  黑衣男子的秘术被打断,重创之下目眦欲裂,张口喷出猩红鲜血来。有金色的电光瞬间席卷黑衣男子的整个身体,蛇牙匕首的强大麻痹里令他全身抽搐,连嘶喊都发不出来。

  众人与黑衣男子的一场苦战终于得胜,众人心中都如一块大石落地。

  许凌薇刚要松一口气但她看到龙耀的动作却是面色大变,急声惊呼:“龙耀,不要····!!”

  然而已经太迟,龙耀目中杀意纵横,他以蛇牙匕首麻痹住黑衣男子,另一手持锋锐无匹的血色短刀横斩而过,直接斩下了黑衣男子的头颅!

  噗!!!滚烫的鲜血自断裂的脖颈喷薄而起,领在场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龙耀···”

  看正iD版%章u节‘上c酷匠网3b

  “龙耀···你竟然···?!”

  “小师弟····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龙耀在力鬼附身的状态下斩杀七品武师的黑衣男子,它与力鬼同时得到巨大好处。

  强大的气息自龙耀身上暴涨而起,卷起滚滚狂风!!

  龙耀成为五品武师还没有多久,但如今他斩杀上百名匪徒,又斩杀强大的黑衣男子,一身修为不断攀升,竟是已经距离六品武师和不远!

  此外,龙耀和力鬼大黑一直以来的杀人都令《幽冥养鬼术》不断进步,幽冥空间里面的阴气不断凝聚,空间本身也在一点点扩大。到如今,长久以来的积累终于有了收获的迹象!龙耀在斩杀了黑衣男子之后,清楚察觉到他的《幽冥养鬼术》已经快要突破。

  而《幽冥养鬼术》突破之后,龙耀便能召唤自己的第二只鬼仆!

  龙耀沉浸在实力暴增与《幽冥养鬼术》突破的感受之中,想到距离自己向项家人复仇更进了一步,因而满目尽是杀意与凶光。

  许凌薇将一切看在眼里,气得整个身躯都在颤抖。她指着龙耀大声呵斥,脸上尽是痛惜与愤怒:“龙耀,你为什么要杀了他?杀人对你来说就那么有趣吗?!

  这黑衣男子身怀神兵阁武学,很显然是我们的同门,你留着他可以追问他的身份和幕后之人,那样才能为你讨回公道,你如今杀了他,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龙耀对于许凌薇来救他的事颇为感激,因而脸上露出几分歉意。但他的观念与许凌薇不同,因而说出的话却并没有让步之意。

  “许师姐,根本不用问也猜得到这黑衣男子是项家人派来的,他们等不及我到千龙矿山再死,因而派来杀手取我性命。”

  “即便留着这人不死而问出这些事来,又能如何?”龙耀的语调越来越冷,道:“难道他供出了指使者是项雷或者项昆图,神兵阁就能为了我一个个小小内门弟子而惩罚项昆图他们?

  还是说,你们戒律堂这能主持正义,为我从项家人那里讨一个公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