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楚梵在内,戒律堂数十人全都没想到项天竟然说出那么扯淡的故事来。更没想到项天的古尸不但为他自己脱罪,更是为龙耀和林若雨也脱了罪。

  那古尸扯淡得像一个笑话,但在场没有人敢出言戳破,只能默认下来。

  接受了项天的扯淡故事,戒律堂众人自然没有了抓捕龙耀三人的理由。楚梵虽然万般不甘,但也只能下令让众人放过龙耀三人,带上他们和一地尸体返回宗门,轻长老定夺。

  4更新‘最K快I上酷匠●E网l

  众人返回神兵阁,林若雨伤势太重,龙耀直接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在了怀里。

  林若雨娇柔温软,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兔子一样所在龙耀怀里,不自主地心猿意马,想要一辈子将她抱在怀里。

  路上,林若雨羞得小脸上通红滚烫。不过除了羞涩,她心中更多的事对龙耀的担忧,她眼眶通红地看着龙耀,眼里有晶莹的泪花不断闪动。

  龙耀看得心疼,低下头来对林若雨耳语安慰,还小声地开着玩笑。这一切并没能让林若雨真的放心,却是让林若雨脸上的羞红更加严重,林若雨羞得直接将小脸埋在龙耀的胸前,心里如小鹿乱跳,又酸又涩又甜。

  在路上龙耀给了项天“解药”,项天服下后疼痛稍缓,顿时对于自己中毒的事更加深信不疑。

  其实那所谓的解药正是消除化魔丹药力解药,项天服下的丹丸是以化魔丹粉末为主杂乱糅合而成,因而化魔丹的解药虽然不能完全解毒但也能有所作用。

  龙耀为了操控项天,在给项天解药之前逼项天又服下了一枚胡乱揉捏出来的“毒药”,项天一种毒没解完又中了一种毒,满心愤恨狂怒,但他贪生怕死,为了得到第二种毒的解药,实在是不敢对龙耀造次。

  众人回到神兵阁,十数名内门弟子身死的事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神兵阁内门许多长老被惊动,对龙耀三人、以及戒律堂的那数十人进行了审问。

  花如熏、项雷、项昆图等人自然也全部闻讯赶来。

  龙耀早看穿了项天这样的身份不凡的人最是怕死,因而胸有成竹,面对审讯毫不慌张,他以“毒药”为威胁让项天将那个扯淡到极点的故事当众讲了出来。

  而且故事虽然扯淡,但龙耀、林若雨、项天三人都一口咬定事实正是如此,他们没有半句谎话。任长老如何追问他们都是如此回答。

  若是龙耀说出这个故事,绝对没有人会善罢甘休,但由项天说出来,则完全不同。

  “天儿,你是不是受了什么人的威胁,所有在说着违心的话?我和你爷爷都在这里,你不用害怕,大可以将事实说出来!”项雷向项天吩咐,凶恶的目光不断投向龙耀。

  项昆图也是眉头紧皱,道:“天儿你有什么事尽管说,不必有半点顾忌。你说出真相,我们自会为你主持公道!”

  项天看着父亲和爷爷,心中万分想说出实情,揭发龙耀残杀同门并且以毒药胁迫他的事。

  林若雨紧张得身躯微颤,玉白的小手与龙耀的手紧紧拉在一起。

  龙耀强自镇定,目光深处尽是决然。

  其实之前在清月山的时候龙耀是可以走的,但他还不想离开神兵阁,不想离开花如熏等人,因为铤而走险。

  他以“毒药”操控项天为他脱罪的事是一个极为大胆的赌注,一旦赌输了,后果不堪设想。

  但即便是到了这一刻,龙耀心中对自己为了救林若雨而斩杀十数名内门弟子的事没有半点后悔,若再来一次,他同样会那样做。

  杀人之后戒律堂众人的突然杀到实在是意料之外的变故,为了洗脱罪名留在神兵阁,龙耀只能放手一赌。

  事已至此,只能是尽人事,听天由命。

  龙耀能做的都已经做了,他暗自咬牙,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结果的准备。

  大殿之中,项天的嘴巴张了又合,那些揭发龙耀的话在嘴边翻滚,却迟迟无法出口,最后,他满面苦色,几乎要泪流满面。

  项天在不长的时间里被龙耀连喂了两枚杂乱揉捏起来的丹药,如今体内每一块骨头都痛如刀绞,五脏六腑都几乎挪了位,若不是他一直强忍着,此刻早了在众目睽睽之下上吐下泻,二便失禁了。

  强烈的痛苦不断折磨着项天的神经,未散尽的化魔丹药力更是令他神智一阵阵错乱,难以集中精神思考。

  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让项天觉得自己离死不远,心中早已充满了对死亡了恐惧,在这种恐惧之下,他心只剩求生的渴望,其他的一切都被抛开。

  而项天的生机所在,自然是龙耀手里的“解药”。

  神兵阁中高明的炼药师有不少,但项天贪生怕死,犹豫再三也终究不敢冒险。

  为求保证自己能活下来,项天面对项雷和项昆图的询问,只能是违心地开口道:“父亲,爷爷,没有人胁迫我,我刚才所说的都是实情。”

  听到项天的再次确认,满场微微一阵骚乱,许多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

  龙耀和林若雨心中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心中巨石终于落下地来。

  花如熏本来紧张的面色也终于是缓和下来,紧握的拳头松开,掌心已被汗水浸透。她瞪了龙耀一眼,目中有责怪、担心、意外···等等复杂情绪。

  而且花如熏的目光似是不经意扫过龙耀和林若雨仍旧牵在一起的手,目中似乎还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幽怨。

  项雷和项昆图见项天坚持之前的说法,面色都颇不好看,但也不再多问,转而为项天圆谎。

  项天说出来的故事破绽百出,但既然是项天说出来的,他自己就要对这些话负责,需要面对众人的质疑和追问。

  这个故事根本经不起质疑,但项雷和项昆图为了保项天无事,只能是全力帮项天抵挡其他人的质疑,以强硬手段逼所有人接受这个扯淡的故事。

  以项昆图大长老的身份,在场唯一能跟他抗衡的只有花如熏,但如今花如熏保持沉默,并没有跟项昆图作对的意思,其他长老满心愤懑,但面对项昆图的凶威也不敢再开口。

  最后,在场所有人的智商都被深深侮辱了一番,黑着脸接受了项天说出的扯淡故事。

  如此一来,龙耀和林若雨同时脱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