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酷匠小说网

池漾 对我来说,或许是最大的惩罚又最难以割舍的,通俗点吧, 是你。 言之 此生他只为一个人,说过一句情话。那就是, 小蚂蚱。 柳言栀 你没有错,只是不爱我。 她没有错,只是不该遇见我。 八年里,他们以爱改名地等着,她隐姓埋名地活着。 八年前的信誓旦旦是否只是为八年后的冷眼旁观写下注定错过的命格, 那么,又为何要相遇。 医院 二十六岁的建筑设计师言执与言栀,撞见代号为罂粟的特工解决师池漾。 他看着她转身即去的背影,喊住她, 她说, 这世上还有无数个池漾,却再也没有一个小蚂蚱。 语末,掉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