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寒暄之后,南宫煌知道郝春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且齐云山内还有很多其他修者对诸仙阁虎视眈眈,此地不宜多做逗留,于是经过商议后,南宫煌将凌浩然等人全部放入炼妖壶世界,他驾驭着轩辕剑离开齐云山一直向北方飞去……

  以南宫煌如今的修为,配合他强大的魂力,再进行御剑飞行并不那么吃力,他甚至可以边飞,边进行疗伤,等他到了雪原林海,他的伤势已经差不多痊愈。

  南宫煌之所以选择到雪源林海,就是想去雪海城风神堡,毕竟他曾经和风神堡的人有过一段深厚的交情,并且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如今南宫煌可以说犹如过街的老鼠,在光武大陆上人人追杀,他只有来到这等极为偏远、并且拥有深厚友谊之地才安全。

  没有太过招摇,南宫煌在距离雪海城十里外便落了下来,这段时间应对那些打打杀杀确实有些心浮气躁、煞气冲天,他需要好好的放松下自己,将体内的这些煞气驱除出去。

  然最好的驱除方法就是在这种冰雪满天之地默念佛宗心法,才能让自己从外到内、从肉身到灵魂得到一次洗礼,排除体内所有煞气。

  十里路南宫煌走了整整一个时辰,等他进入雪海城时,整个人容光焕发,就好像换了个人似地,在他身上再也无法感受到丝毫的煞气,让人如沐春风、甚至有种顶礼膜拜之感,不得不说佛宗功法确实神奇。

  雪海城比上次南宫煌来的时候要热闹一些,毕竟如今整座雪海城只有风神堡一家统治,各方面的政策都要比以往完善宽松很多,也能吸引不少游客。

  南宫煌闲庭信步般的走到风神堡,远远的在风神堡广场上看到一座高足有五米、丰神俊朗、玉树临风、器宇轩昂的雕像,这是上次南宫煌来此没有看到的东西,不禁好奇的多看了几眼。

  “咦?”这一看顿时让南宫煌大吃一惊,这雕像竟和自己有八分相似,而且在雕像周围还特地利用大理石围成了一个围栏,雕像正面还架设了一个好像神庙里的灵台,上面摆放了一个大香炉,供人拜祭。

  “这搞什么鬼啊?”南宫煌看着那雕像真是哭笑不得。

  “喂,你在做什么?不来拜祭仙师的话就退到一边去!”南宫煌正在苦笑,不远处两名守卫模样的男子走了过来说道。

  “仙师?敢问两位大哥,他是哪位仙师啊,竟让你们堂堂风神堡如此崇拜尊敬?”南宫煌问道。

  “小子,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两人傲气十足,其中一名守卫侧身对着雕像恭敬的抱拳行了一礼道,“这位乃是我们风神堡的大恩人轩辕仙师!”

  “不过说给你小子停也没啥用处,说了你也不知道,轩辕大师那可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仙师啊,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的。”另一名守卫道,“哦,对了,看着你小子有些面生,你是谁啊?来我们风神堡有什么事情吗?”

  南宫煌闻言眉头微皱,他知道随着风神堡在雪海城一家独大,这些家丁们也变得嚣张跋扈起来,他决定给他们一个教训,于是答非所问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轩辕大师,好像搞的你们和轩辕大师很熟似地,你们见过他吗?”

  “切,少瞧不起人了小子,我和轩辕大师还握过手呢!”

  “轩辕大师还指点了我几招剑技,哼!”

  两人连忙道。

  “哦?是吗?”南宫煌想了想,他对这两人一点印象都没有。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和轩辕大师交情深厚的很!”

  “你小子到底是谁?来这里做什么的?你还没告诉我们呢!”另外一名守卫反应过来问道。

  “哦,我说我就是你们这雕塑的原型轩辕,你们信不?”南宫煌指了指雕像问道。

  “又来一个狂妄自大、冒充轩辕仙师的混蛋家伙!”

  “你们这群胆大妄为的家伙,也太自不量力了,冒充谁不好,偏偏要冒充轩辕仙师,抓起来!”

  两人顿时变得凶神恶煞起来,立即就要对南宫煌下手。

  “等等!”南宫煌连忙挥手制止,十分诧异的问道,“怎么?难道有很多人冒充我吗?”

  “这一个月我们已经抓了八个,你小子是第九个,乖乖的束手就擒,还能免受皮肉之苦,否则有你小子好受的!”两人一边将南宫煌围起来,一边扯着嗓子大叫着。

  “一个月抓了八个?谁那么无聊冒充我作甚?”南宫煌哭笑不得道。

  ,m最U-新章'~节*上酷/匠Hr网t

  “你小子还在这里装,大家快点过来,又抓一个冒充轩辕大师的混蛋!”那两名守卫十分愤怒,就好像南宫煌和他们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似地。

  “我真不是冒充的,我就是如假包换的轩辕!”南宫煌苦涩道。

  “前面几个混蛋都这么说,可被我们抓住后就老实了!”

  “跟他啰嗦什么,将他抓起来!”

  十多个人一拥而上,顿时将南宫煌围了个水泄不通,不过南宫煌并没有还手,任由他们捆绑,不消片刻,便被五花大绑起来。

  “哈哈哈,就你这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想冒充轩辕大师,你吃屎去吧!”

  “毛都没长全就学人家冒充,你就算要冒充也冒充个有谱的吧,轩辕大师何许人也,也是你小子能冒充的起的!”

  “将他带回去关进地牢好好惩罚一番,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来此冒充轩辕大师!”

  十多个守卫凶神恶煞、骂骂咧咧道。

  “我感觉你们这群家伙都是风神堡新招进来的吧?一点眼力见都没有,我敢肯定,只要你们将我带进风神堡,你们铁定要倒大霉!”南宫煌依旧淡然自若的说道,以他如今这么高深的境界当然不会和这群低修为者一般见识。

  “他妈的,都这个时候了你小子还在这里口出狂言!”

  “你信不信老子扇死你,敢冒充轩辕大师,老子就能让你死一百次!”

  众守卫一边辱骂着南宫煌,一边推搡着他走进风神堡。

  “告诉你们嘴巴放干净点!”见那群守卫越骂越是离谱,连他的父母、甚至祖宗十八代都问候到,南宫煌有些不悦起来。

  “哟怎么着?老子骂你娘,你小子还不服气啊,哼哼!”

  “老子都能做你爹了,骂你娘咋啦,老子还要骂你奶奶呢!”

  “敢冒充轩辕大师,你小子就要有这种被骂的觉悟!”

  “老子不仅骂你,还打你呢,你怎么着!?”

  某些脾气不好的守卫顺手便向南宫煌扇了过去。

  “哼!”南宫煌本来只打算和他们玩玩,没想到这群家伙这么不识抬举,不仅辱骂他的祖宗十八代,更是要对他下狠手,他决定好好教训一下他们,于是在那人手碰触到自己身体的一瞬间,一道微弱的闪电在身上一闪而逝,那人惨叫一声便向后跌飞出去、浑身冒着焦烟在地上抽搐不停。

  “草你老母,你小子竟敢来阴的!”

  “兄弟们上去轮了他!”

  剩下的那群守卫见状顿时愤怒至极,一个个手持武器向南宫煌冲杀过去,有种想将他碎尸万段的势头。

  “怎么回事?”就在南宫煌准备还手之际,广场尽头突然一道如天籁般的娇喝声响起,惊了这群守卫一跳,众人齐刷刷的转头看去,只见一名白衣胜雪、宛若人间仙子般的美丽少女正向这边走来,正是风神堡大小姐风晴雪,其身后依然跟着她的贴身丫鬟、一袭青衣的陌晓依。

  “启禀小姐,我们又抓来一个冒充轩辕大师的小子!”

  “那小子竟然不老实,胆敢对我们下狠手!”

  ……

  “轩辕大师……”

  这群守卫你一言我一语的报告、邀功着,可话音未落,便听到风晴雪突然失态的尖叫一起,紧接着泪水狂涌而出、飞一般的冲到众人面前,陌晓依顺手推开两名挡路的家伙,风晴雪一把扑到南宫煌的怀中喜极而泣起来。

  “这,这怎么回事?”

  “不,不会吧?”

  某些守卫脑袋一根筋,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天啊,他,他竟然真是轩辕大师啊!”

  “这下要完蛋了!”

  大部分守卫还是在第一时间明白了过来,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心惊胆寒。

  “几个月不见,两位姑娘别来无恙吧?”好一会儿之后,南宫煌觉得这么抱着风晴雪实在太过尴尬,于是找了个借口推开风晴雪笑着问道。

  “嗯,我们很好,你呢?”风晴雪擦了擦泪水,激动的答道。

  “还很好呢,小姐就会骗人。”陌晓依连忙嬉笑着道,“自从大师您离开我们风神堡后,她每天早晚都要去雪源林海入口等候,真的好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

  “死丫头你再多嘴!”风晴雪闻言顿时俏脸绯红、娇嗔道。

  “咳咳,真是辛苦你了。”南宫煌暗自苦笑,接着连忙转移话题道,“你们风神堡这群守卫有些过分啊。”

  “轩辕大师,是我们有眼无珠……”

  “轩辕大师您大人有大量……”

  “轩辕大师饶恕我们的无知吧……”

  那群守卫皆吓得跪倒在地、苦苦哀求起来。

  “你们这群混蛋,都是白痴啊,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轩辕大师和外面的雕塑那么相似,你们竟然认不出来,哼,真是该打!”陌晓依娇喝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