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跑不掉的,束手就擒吧”!韩文俊身法甚是了得,本来两帮人马相距三四百米远,可是眨眼的工夫,韩文俊便已经来到晨雷等人身后,吓得晨曦等人哇哇直叫。

  “跑不掉啦!”

  “我们该怎么办?”

  晨曦等人担忧而又焦急的问道。

  “不行,你们快走,我来拦住他们,草!”再度疾驰了千米的距离,韩文俊已经追到他们身后二十米处,晨雷猛一咬牙喝道,“晨霜一定要带着师弟师妹们安全返回少华山,走啊!”

  “大哥!”

  “不!”

  “要死一起死!”

  “要走一起走!”

  晨枫等人大吼道。

  “哈哈哈,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就这么耽搁了一小会,翁白眉闪身追来,一个纵跃直接落到南宫煌等人身后,将他们前后夹击起来。

  “翁白眉,我跟你们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如此咄咄逼人吧?”晨雷将晨枫等人护在身后严阵以待的问道。

  “没有深仇大恨?哼!”翁白眉冷喝一声,咆哮道,“你们打残了老子三十多个弟子,这叫没有深仇大恨?今日不将你们全部废了,老子就不叫翁白眉!”

  “还有我的侄儿!”韩文俊咬牙切齿的喝道,“我侄儿一命要敌你们几十条命,敢打残我侄儿,哼,你们今日必须死几个!”

  “简直欺人太甚!”晨雷爆喝道,不过明显底气不足,连忙道,“晨霜我缠住他们俩,你找机会带他们冲出重围,一定要冲出去!”

  “大哥!”

  “不,不要,我们一起走!”晨曦泪流满面道。

  “我们绝对不会独自苟且偷生的!”晨枫也愤恨的说道。

  南宫煌看到晨雷如此义气、晨枫以及四女也这般的有情有义,也甚是欣慰,觉得也只有晨雷这一帮人还能称得上正派人士,其他人包括石守信等也都是一群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根本不值得他出手帮助。

  想到这里,南宫煌闲庭信步般的从晨雷身后走了出来,淡然自若的说道:“就这两个行将就木的菜鸟也将你们六个吓成这副模样!”

  “什么?”

  酷I匠=网正◎版{/首‘发

  “小孙你搞什么鬼?快退回去!?”

  “你找死吧小孙!”

  晨雷等人先是大吃一惊,紧接着便恨铁不成钢的怒骂起来。

  “小杂碎你活腻歪了是吧?”翁白眉双目冷芒一放,瞪着南宫煌吼道。

  “我看活腻歪了的是你们两个老鬼吧?”南宫煌冷然一笑道。

  “草,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让老子先灭了这小子出出恶气!”韩文俊怒吼一声,随手劈出一道元力气劲呼啸着向南宫煌袭去。

  “小心啊!”

  “小孙!”晨雷和晨霜几乎不约而同的跳将而出一左一右替南宫煌化解此招。

  “轰隆!”随着一声巨响发出,晨雷和晨霜皆惨叫一声向后倒飞出去,纷纷落地、口角溢血,显然受了创伤。

  “大哥、大皆……”其余五人皆大惊失色。

  “先,先天五层强者,噗!”晨雷震惊不已,暗呼自己等人这次可真要倒霉了。

  “小孙你这混蛋,你要找死别拉着我们!?”晨曦泪流满面、怒骂不止。

  “不是我让他们出手的!”南宫煌摊了摊手苦涩一笑,不过对于晨雷两人如此舍命相助,他还是非常感动的。

  “哼哼,识相的你们就自废丹田,我们或许还能饶你们一命,否则的话,统统下地狱!”韩文俊狰狞着面容怒吼道。

  “还在这里大言不惭,看来小爷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是不知道小爷的厉害啊!”南宫煌摩拳擦掌道。

  “我看大言不惭的是你,快退下!”晨枫担忧的吼道。

  “退下啊,别送死啦!”

  “你还不够他们一个小指头捏的,在这里逞什么能啊!”

  晨曦等人纷纷叫道,在他们看来连晨雷这位先天三层境界的大高手都不是对方一招之敌,更何况这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子了。

  “你们啊,都喜欢以貌取人!”南宫煌无奈的笑了笑道,“接下来就擦亮你们的双眼,看小爷如何收拾这两个老鬼!”

  “简直不知死活!”翁白眉嗤之以鼻,不屑的看了南宫煌一眼,随手弹出一道元力气劲向南宫煌胸口射去。

  “小孙!”

  “躲开啊!”

  尽管晨雷等人看到翁白眉发出这一击,但他们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宫煌命丧当场,甚至晨曦等女都尖叫着闭眼不敢再看。

  “啊!”但还未等人众人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只觉眼前一花,南宫煌好像瞬移似地直接出现在翁白眉面前,紧接着翁白眉惨叫一声,直接倒飞十多米远,身在空中便口吐鲜血、落地之后捂着小腹哀嚎不止。

  “怎,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我,我不是眼花了吧?”

  不仅是晨雷等人瞠目结舌,就是连对方那位先天五层高手韩文俊也都是不可思议、震惊当场!

  “你们刚刚说要废掉我们的修为是吧?既然如此那我也只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南宫煌很是俏皮的拍了拍手,接着转身道,“接下来轮到你了老鬼,准备好了吗?”

  “草你老母,原来你小子一直在这里扮猪吃老虎,老子灭了你!”韩文俊这才缓和过来,连忙唤出一柄灵剑,咆哮着向南宫煌袭去。

  “唰唰唰……”一连十八道剑气,一道比一道强劲,道道毫无偏差的袭向南宫煌,看得晨雷等人大惊失色,换位思考的话他们连一剑都抵挡不了,他们觉得南宫煌即使在厉害,在这样凶猛的剑式之下肯定也不好受。

  但是再度让众人不可思议的是,南宫煌仅仅张了张嘴巴,一道小山般的金色虎头凭空浮现而出,下一刻,那数十道剑气顷刻间化为虚无,不仅如此,韩文俊惨叫一声,身子好像断线的风筝,一直落到二十多米开外,身在空中,奇经八脉便好像放鞭炮似地噼里啪啦的断裂开来,落地之后剧烈的抽搐了几下便彻底昏死过去。

  “这,这怎么可能?”

  “这也太厉害了吧?”

  “先天五层境界的高手被他一吼搞定,我的天啊!”

  晨雷六人再度震惊失色、皆是呆立当场、脑袋一时间都转不过弯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南宫煌。

  “好啦,又废了一个家伙,现在看他们俩还敢不敢嚣张!”南宫煌很是无所谓的拍了拍手,接着转头道,“你们还傻愣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想引来莫问天收拾你们吗?走啦!”

  “哦,哦,走!”

  “走走……”

  晨雷等人被南宫煌这么一叫顿时惊醒过来,连忙跟着他向山下走去。

  片刻之后,七人已经远离战斗之地,晨雷硬着头皮问道:“大师,请问您究竟是何方高人?”

  南宫煌闻言停了下来,转身看着晨雷等人笑嘻嘻的反问道:“如果我说我是南宫煌,你们信吗?”

  “什么?”

  “你是南宫煌!?”

  晨雷等人皆大吃一惊,齐刷刷的向后退去,都是一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样子。

  “你看看你们还有点出息没有?”南宫煌翻了翻白眼道,“南宫煌难道就那么可怕吗?”

  “南宫煌是杀人不眨眼、无恶不作的血魔,当然可怕了!”晨曦答道。

  “你究竟是不是南宫煌?”晨枫一副恐怖的样子问道。

  “你们谁亲眼见过南宫煌杀人不眨眼?谁又真正了解过他究竟是不是无恶不作?”南宫煌肃然道,“晨雷你有吗?还是晨枫你看到过?”

  “那倒是没有……”晨雷等人面面相觑,晨雷道,“我们也只是听别人说的罢了。”

  “那就是道听途说!”南宫煌厉声道,“你们应该也知道什么叫做怀璧其罪吧?”

  “你的意思是?”晨雷等人略有些恍然。

  “不错,不要说是南宫煌了,只要任何一个人得到佛宗宝库的地图,估计都会成为全光武大陆各大小门派修者的公敌!”南宫煌道。

  “说的有些道理啊!”晨霜道。

  “你真的是南宫煌?”晨雷再度问道。

  “我是不是南宫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不要去道听途说,真正的正义之士绝对不会听信那些流言蜚语,只有亲身经历、亲自去证实,才最有说话的权利!”南宫煌道。

  “大师教训的是!”晨雷等人一副受教的模样道。

  “好啦,这里差不多也安全了,你们早点返回少华山吧,我们后会有期!”南宫煌最后扫视众人一眼,将小猴子放到肩头,直接唤出轩辕剑,御剑而去。

  “御剑飞行!”

  “这,这也太厉害了吧!”

  晨雷一行人又一次的震撼当场,晨枫等更是不由自主的向南宫煌跪拜起来,这种震撼力度绝对深入他们心底。

  “大哥,您说他究竟是不是南宫煌?”好一会儿之后,晨曦缓和过来吃惊的问道。

  “南宫煌不是在刚刚战斗中死了吗?哪里还有什么南宫煌!?”晨雷敲了下晨曦,接着挥手道,“走,我们回山门,这次下山历练收获真不小!”

  “哈哈哈,对,南宫煌已经死了!”

  “回去啦!”

  晨枫等人皆是欣喜不已。

  南宫煌离开晨雷等人便风驰电掣般的向诸仙阁赶去,在他看来解决了莫问天和石守信这两支联盟大军的问题后,接下来诸仙阁应该没什么困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